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充電5分鐘5-Minute Reading

陳浩基:既與社會攸關、亦與社會無關的異色傑作──讀臥斧「碎夢三部曲」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自2014年《碎夢大道》和2016年《抵達夢土通知我》出版後,臥斧的「無名偵探系列」終於在2020年迎來三部曲的最終作──《低價夢想》。對於《碎夢大道》與《抵達夢土通知我》,坊間評論大都以冷硬派推理小說的角度切入,的確綜觀兩者,本系列有著強烈的冷硬派(歐美分類)或社會派(日本分類)的特質,作者就像拿著顯微鏡和手術刀,精準地放大某些一般人視而不見的社會現象,剖開某些陰暗的社會事件暴露其本質,以虛構情節配合真實資料,呈現出優美獨特的推理風貌。然而,縱使第三作《低價夢想》一樣具備深刻的社會議題,我們在讀畢本作才會發現,假如單單用冷硬派/社會派去評價這部「碎夢三部曲」,可能嚴重低估了作者的創作意圖和眼界。

碎夢大道 (電子書)

碎夢大道 (電子書)

抵達夢土通知我 (電子書)

抵達夢土通知我 (電子書)

低價夢想 (電子書)

低價夢想 (電子書)

在《碎夢大道》中,主角甫登場便建立了冷硬偵探的形象──在夜店以俐落身手制伏企圖對女生不軌的醉漢,然後讀者會瞭解主角的特徵──健壯、聲音沙啞、臉上有傷疤、功夫了得、話少、富正義感、在夜店工作、喜歡喝波莫威士忌,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因為意外而失憶,過去經歷一片空白。這設定未必算是典型,但大概誰也會認同這很切合讀者對「冷硬偵探」的要求。劇情更配合主角貫徹這股冷硬風格,在《碎夢大道》裡他被委託尋找失蹤的年輕舞孃,在《抵達夢土通知我》中則插手調查針對東南亞移工的連續殺人魔,而在本作主角面對的是十歲女童綁架案。這些被害者都是社會的弱勢,而主角以身犯險,親自跳進這片泥濘,以拳腳及智慧直面犯人,抓住讀者那顆義憤之心,以上種種似乎都說明以冷硬派角度去審閱這系列並沒有錯。

與此同時,在冷硬派推理小說,故事往往折射出社會的黑暗面,在「碎夢三部曲」裡臥斧亦有著墨,而且分量不輕。《碎夢大道》以拆除舊區的都更計畫為背景,《抵達夢土通知我》以(影射)太陽花學運為主軸,《低價夢想》談的是新興宗教爭議。作者從沒將任何真實地名寫進故事,他甚至刻意迴避,沒有創作地名,只以「這城市」、「南部」、「西南區」之類來交待地點,模糊掉真實與虛構的界線。即便地點與事件沒有明寫出來,臺灣的讀者(和熟悉臺灣社會的讀者)會清楚知道作者影射或取之為藍本的新聞或議題為何,作品中的案件(失蹤、殺人魔、綁架)在現實裡並不存在,但它們緊扣著真實性,激發我們從一些新角度去思考我們身處的社會問題、弊病和矛盾。這是社會派推理小說在文學意義上的功用,這系列亦能充分完成。

然而,假如純粹以上述兩把尺標去衡量這系列,故事的某個設定卻構成一個十分離奇的突異點,甚至令部分讀者質疑它破壞了這推理類型(冷硬/社會)的構圖──本系列的世界存在超能力,主角擁有抽取並閱讀他人記憶的異能。

雖然沒有明文規定冷硬派推理小說不能加入科奇幻元素,但資深書迷都理解兩者在本質和美學上互有衝突,在這類型的故事裡加進這元素往往吃力不討好。冷硬派或社會派推理強調寫實,縱然故事虛構,讀者依然會以最嚴格的現實尺度去審核評估橋段和角色行為,判斷人物的想法、情感是否合理。這類型往往連古典推理中那些才智超凡的名偵探也容不下,更遑論目前科學無法解釋的超自然力量。超能力在推理創作中是離現實最遠的元素之一,本格派推理作家亦敬而遠之,不敢輕率採用。

既然如此,這「讀取記憶」的異能設定在本系列是否贅筆呢?《低價夢想》給予了讀者答案,更讓我們發現,純粹以冷硬派的角度來閱讀這系列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誤會。這不是「加入了奇幻元素的冷硬派推理系列」,而是「加入了冷硬派和奇幻元素的推理系列」。

毫無疑問,臥斧描寫社會議題的力度剛猛,對冷硬偵探的運用技巧純熟,可是這並非本系列、尤其是本作《低價夢想》的全部。表面上,《碎夢大道》的謎團在於舞孃玻玻的去向、《抵達夢土通知我》的謎團在於連環殺人魔的身分與動機、《低價夢想》的謎團在於綁架小女孩的犯人目的,可是實際上貫穿三作的是一個核心謎團──失去記憶的主角無論在系列的哪一部作品裡,不管是失蹤的舞孃、隱身的殺人魔還是被綁的女孩,「尋覓」都是主題,而伴隨這些水面上的「尋找之謎」,水底下更有著「主角尋找失憶前的自我」的謎題,而這個謎題的「重量」不比前述的謎團輕,甚至可以說是這系列的真正骨幹。聚焦在這謎團上的話,冷硬或社會元素也不過是用來配合主題的手段,如此一來它們在作品中的價值就不比異能設定高,奇幻元素是構成謎團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假如我們後退一步,不抱任何推理子類型的偏見來閱讀這系列,便會發現作者在三部作品用社會議題來凸顯的真正主題。《碎夢大道》借樸實的舊區與浮誇的建案做比喻,談的是人的「本質」;《抵達夢土通知我》以移工和學運來談「他者」;《低價夢想》用宗教和權力來談「信仰」。這些形而上的哲學概念超越了「社會」範疇,作者探究的是放諸任一時代、任一國度都相同的「人性」。在系列的前兩作中,這主題或許不算明顯,但在《低價夢想》裡,我們能夠透過主角找尋自我的經歷,知道作者「真正信仰」的事物為何,而這個,正正是推理小說的本質,是推理作家能引以為傲的信念。

我期待臥斧將來再以這份信念,寫出下一個三部曲,讓我們繼續透過他的視野去觀察社會,尋找自我,認清人的本質。

低價夢想

低價夢想


氣球人

氣球人

陳浩基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獎、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香港文學季推薦獎得主。作品《13.67》獲得2017年度日本「週刊文春推理Best 10(海外部門)」及「本格推理Best 10(海外部門)」兩大推理排行榜冠軍,為首次有亞洲作品上榜。另著有推理小說《遺忘.刑警》《網內人》、科幻小說《S.T.E.P.》(與寵物先生合著)、《闇黑密使》(與高普合著)、奇幻小說《大魔法搜查線》《氣球人》《山羊獰笑的剎那》等多部作品,最新作品為《氣球人》、短篇集《第歐根尼變奏曲》《筷:怪談競演奇物語》(合著)。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媽,我想跟你說_____

親子關係並非只有一種樣貌,你和母親的關係如何?母親節這一天你想跟她說聲感謝還是抱怨?

6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