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成熟味的繪本,一則失魂後如何尋回的溫馨提示──讀《遺失的靈魂》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寂寞到極致可以怎麼形容?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朵卡萩(Olga Tokarczuk)寫說:

於是他沉默了。他一整個早上都沒和自己說話。

故事主角,因為生活步伐太過急速,早在路上丟失了靈魂,某天醒來不知身在何處,忘記自己是誰,於是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彷彿他體內什麼人都沒有。」裡面沒有人,空蕩蕩,便是空虛與惘然的寫照。

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朵卡萩。(圖/wiki


遺失的靈魂

遺失的靈魂

遺失的靈魂是朵卡萩的首部繪本作品,得知她本來是位臨床心理師之後,更讓我相信這次她想藉由繪本,以簡單明暸的方式,說一件重要的事。這是一個沒有拐彎抹角的寓言故事,文字只占全書大概一頁篇幅,餘下都交由細緻動人的圖畫來延展意蘊。

引言說,若從上方俯視人們,會看到世上充滿匆忙疲憊的人,以及他們遠遠落後的靈魂。甫開場,文字與圖像便帶領讀者抽身,試著以較高的角度檢視人生。揚像社會上任何一個平凡勞碌的成年人,工作繁忙、做事快速,而他的靈魂不知從何時就丟失了。然而,沒有靈魂的生活仍能過得不錯,照樣吃喝工作與玩樂。不過,總有某些時刻感到內在掏空,日子千篇一律,奔忙的軌跡只像在算術紙上移動,被格子重重圍困。書中描述揚不帶靈魂活著的前半部,背景都是工工整整、密密麻麻的小方格。

封面上書名的無色浮雕效果,正好配合遺失的意味。

甫開場的畫面試著以較高的角度檢視人生。(圖/《遺失的靈魂》內頁)


揚求教於一位很有智慧的老醫生,她解釋靈魂誕生於遠古時代,彼時宇宙的轉速遠比今天緩慢(想想現今的網路世界),因此靈魂移動的速度比身體慢許多。跟丟主人的靈魂會徬徨失措,拋下了靈魂的人雖然運作如常,卻失去了心。

醫生口中的靈魂彷如腳步短小的可憐小孩,而我們既然是主人,便有責任照料它,它需要的是愛心與耐心。幸好醫生篤定的說,靈魂一定就在過往路上某處,言下之意是靈魂總會找得到路,認得它的主人。失魂的唯一處方是停下來靜候,直至等到它為止。如像其他人生重要的事情,答案很簡單,卻未必容易。

心在哪裡呢?

心在哪裡呢?

朵卡萩行文精簡,卻不乏耐人尋味的細節,例如揚極度迷失之際,站在鏡子前只看到一道模糊的人影,相對老醫生說在古老的年代,靈魂可是能夠從鏡中看到自己的。教人思想,自我認同的意識,到底憑何根據?要像揚那樣從行李箱翻出護照,憑上面記載的國籍姓名年齡,或是依靠無形無相的感覺?讓我想到童書心在哪裡呢?,小孩與小動物輪流發問,到底心在長哪裡?女孩說在臉頰,因為一見到喜歡的人臉就紅了;男孩說心在頭上,因為每次用力想事情就會頭痛;小狗說心一定在尾巴,因為還未動腦,尾巴就搖起來了。小朋友和小動物做出種種可愛臆測,心在手上、腳上、眼晴、嘴巴、聲音裡、淚滴中……如果這是啟發心靈覺察的幼幼版,《遺失的靈魂》便是成熟味的大人篇,一則失心失魂後如何尋回自我的溫馨提示。

本書寂寥柔雅的大人味,大部分得歸功於插畫家尤安娜.康哲友(Joanna Concejo)的視覺呈現。樸素鉛筆描繪的懷舊情調,充分發揮故事的古典情懷。開場俯視白雪皚皚的公園,人們渺小如螻蟻,寧靜得彷彿聽見落雪的聲音,為故事掀開蕭瑟的序幕。接著揚獨坐餐室,客人與服務生混身散發苦悶與無力感。然後揚遵從醫囑,決定隱居市郊小屋等待靈魂,畫面漸分左、右兩邊雙線敘事,右頁是揚獨處室內,單調卻有著細微變化的日子;左頁上映時光倒流的片段,並穿插小靈魂千里尋主的旅程。

揚獨坐餐室,客人與服務生混身散發苦悶與無力感。揚獨坐餐室,客人與服務生混身散發苦悶與無力感。

揚開始等待靈魂,畫面分左、右兩邊雙線敘事,看似單調卻有著細微的變化。(圖/《遺失的靈魂》內頁)揚開始等待靈魂,畫面分左、右兩邊雙線敘事,看似單調卻有著細微的變化。(圖/《遺失的靈魂》內頁)


揚獨處靜候的時光裡(現可稱為自主管理居家隔離),繪者把一人一桌置於方格紙的中央,翻閱圖畫的過程,便已經讓讀者同步經歷安靜、緩慢的況味。頁面上角不定期出現的數字暗示著日子流逝,伴隨揚的髮髯與植物日長。由於室內的設定相當固定,讓人更能仔細觀察微細的改變。桌面的杯盤、煙灰缸與盆栽略有移動,窗外風景悄悄換季,更有味道是隨意擺放、時多時少的椅子,甚富虛位以待的意味。我甚至覺得揚的背影也有微妙的戲,從傴僂鬆馳到後來的自在放鬆。

反觀書的左頁,讀者漸漸意會那再三出現的男童就是揚的靈魂。有一幕,男童在火車廂裡看向窗外,全書首次出現微暖的色彩與光線,配合右邊成年的揚在屋內養了一頭貓,貓低頭喝奶,揚閱讀信件,本來濃濃的孤寂終於流露一絲溫情。

揚的靈魂在火車廂裡看向窗外,配合右邊成年的揚在屋內養了一頭貓,本來濃濃的孤寂流露一絲溫情。揚的靈魂在火車裡看向窗外,配合右頁成年的揚在屋內養了一頭貓,讓濃濃的孤寂流露一絲溫情。

靈魂看起來很累、渾身髒兮兮還傷痕累累,是作者有心安排的苦肉計。(圖/《遺失的靈魂》內頁)靈魂看起來很累、渾身髒兮兮還傷痕累累。(圖/《遺失的靈魂》內頁)


年紀小小的靈魂跋涉到達揚的居所,趴窗觀看室內的畫面其實滿詭異,文字描述它看起來很累、渾身髒兮兮還傷痕累累。這分明是作者有心安排的苦肉計,想要我們多加疼惜自己失落了的部分。

朵卡萩寫這故事用「從前有一個人」起始,「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作結,無論文字與圖畫都是既真實也奇幻的心靈寓言。即便沒有當頭棒喝的震撼,也絕對是寧靜幽雅、溫柔含蓄,由始至終散發著美麗哀愁的精緻繪本。

結局春暖花開生氣蓬勃,大概是作者希望大家得到的身心合一理想狀態。讓人想到海子的詩: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圖/《結局春暖花開生氣蓬勃,大概是作者希望大家得到的身心合一理想狀態。讓人想到海子的詩: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餵馬,劈柴,周遊世界/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圖/《遺失的靈魂》內頁)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國際不打小孩日 小孩不打不成器?別讓暴力成為家長無能為力的藉口

教養小孩很多時候讓人理智斷線,深感挫折的父母可能會選擇以體罰做為手段,但打出來的乖小孩是真的乖嗎?

63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