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這滿是活人的幽冥之地──《來了》關於人的心魔

  • 字級



這世界啊!我沒有什麼本錢跟你齜牙裂嘴的搏鬥,
但我仍有一支筆來當小刀,以為陰暗可以被我劃出一道一道縫隙來。讓那裡透出來稀微的光,能刺眼出我久違的眼淚。
一起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吧!
它被我們搞壞了,但我們仍有傾斜看它的角度,一眼認出它曾經的美好,於是抱得滿懷,即使即將失去。
這就是電影存在的理由,紀念我們所有可能失去的美好,還有我們曾經被拍下的純真。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電影以古代的驅魔儀式,為主角挽回喪失的靈魂,以呼喚自然之力來驅逐人內心的貪念與偽善,卻無法根除那社區裡生根的心魔,或可說是整個城市的慾念,早已不是古代淨化儀式能傷它分毫。那過程中飛濺的血花,與其說來自誰的傷亡,更像是這土地埋藏極深的傷痕與穢物。

邪臨

《來了》原著小說《邪臨》

有什麼正要來了,有誰的靈魂之火飄搖,預計就要被吹滅了。這城市裡,誰的星花被吹滅了也不稀奇,因為人都在盯著自己倒影看,看得似妖成魔的自戀與自厭,這般如同燭火招喚著野風,沒一樣踏實的人注定要被吹吹走走。

這部電影就是在講一些人靈魂枯萎的經過,像靈氣被榨乾了似的,蒼白地貼在城市角落,那生命的黏貼力僅同一張便條紙。

妻夫木聰與黑木華這次演的這對夫婦活脫是現代怪談中的身影,遠看還像人,但若看他們的倒影,依仗的也不過是被人一踩就散的倒影,一朵朵飛濺的水花,就足以讓他們經營的假象面目全非。

這對夫婦活脫是現代怪談中的身影,遠看還像人,但若看他們的倒影,依仗的也不過是被人一踩就散的倒影。


導演中島哲也以古代的驅魔儀式,為主角挽回喪失的靈魂,那一次次呼喚自然之力來驅逐人內心的貪念與偽善,卻無法根除那社區裡深根的心魔,或可說是整個城市的慾念深不可測,早已不是古代淨化儀式能傷它分毫,那過程中飛濺的血花,與其說來自誰的傷亡,更像是這土地埋藏極深的傷痕與穢物。

由於日本保持了怪談這文化視角,於是一處地方或人的異化,都會像經緯突然錯置一般。結界被破壞了,即便景物不變,卻讓你知道某人已神魂不見,某地已失了生氣。

如妻夫木演的秀樹,新婚時搬到的社區,以小家庭為主,樓下公園仍有孩童嬉鬧聲,春日的陽光一灑,配著那有冬季餘威的風,映在那緊鄰狹小的窗門,竟成了成排綿延的陰影,讓那地方雖網羅了幾處歡笑聲,但抵不過無處不水泥的蔭涼。

中島哲也的畫面總是好的;他的影像語言有兩面性。一如這電影一開始那場秀樹家族的喪禮,雖有日式傳統庭院,但倒任其荒蕪了一般,空有擺設,屋內光影明滅難辯,人雖多,但卻有著「什麼」就要來了的冷冽觀望。那屋子僅失智的老奶奶在廊簷下低語,對照著裡面大家族口不對心的寂寥,死者無人懷念,活者無法相依,秀樹自小活在那裡,情緒都習於隨手廢棄在一角,這家人明顯任意丟擲了不想處理的糾結。

那屋子僅失智的老奶奶在廊簷下低語,對照著裡面大家族口不對心的寂寥,死者無人懷念,活者無法相依。


秀樹對誰都不上心,注意力永遠放在遠方,這人活得跟張紙條一樣,上面只潦草地有幾句備忘。加上之後與黑木華飾演的香奈的婚禮,那些歡騰影片與搞笑的道具,不相關於席間眾人的表情、女方母親的失態,那裡面人與人沒有踏實的聯繫,但這大把空虛,導演將其潑撒在人間沒溫度的死艷與社群的喧鬧中,彷彿那裡的人早沒了靈魂,死寂搭著熱鬧配也可入口,人們吃得熱滾滾。

電影以鬼道來講述人心神的喪失,如主角秀樹著迷於自己受歡迎的奶爸部落格,但到了要幫忙家務或孩子生病時,他卻慌了手腳也不想管,照片貼出來的都是假象。他對自己真實身分沒有歸屬感,更習慣活在別人眼皮子下。不假思索地只黏在別人的觀感中。除了自己外,對外在都不上心,如此偷懶與害怕面對真實,偷懶慣了,人就像個木偶,只信奉自己的假面,除了方便行事外,就是無限的空洞。

他跟他朋友都活得像偷工減料的房子,幾分像就好,因此他朋友生病時,秀樹探病的一幕格外鬼氣陰森。在那照不進陽光的落邊間,朋友吃力喘息著,秀樹依舊言不及義的安慰,每一句只顯出他的毫不關心。那天下午,他像個稻草人一樣站在稀微光線中,比他瀕死的朋友,還適合身周那一大片陰影。

他從小就長年看著那生重病的長輩,身旁大人是缺席的,他聽著那沉重的鼻音,以為長輩下一刻就要斷氣,那像是秀樹每日課後的光景。長大後,那一刻停滯在他人生中,像打樁一樣釘死人生,那一刻的不滅化為人生,他往後都只管逃。

秀樹的太太香奈也是如此,為逃過酒醉母親給她的陰影,她看起來是如此像一個命運的逃犯,只要有人愛或收留,她就如同一癱軟物,濕淋淋的在那裡生苔,任憑日子蔓長包覆著她這空心,原來是個從沒破繭的死胎。

也是一個死去已久的靈魂,每一幕她都在各種的求歡與撕裂中,她以自己的女體為障眼,即使身體違和,她也婚前婚後地配合秀樹表演,帶著作噁感的忽視各種感受,只有恨是她的基調,沿襲了她母親,以女體為籌碼地活著,也憎惡著這帶給她不安的女體,是女性自我厭女情結的最極致。

香奈像一個命運的逃犯,只要有人愛或收留,她就如同一癱軟物,濕淋淋的在那裡生苔。


這電影的心魔都寄居在人心的細縫裡,之後都開得茂盛如火,如幫忙的業餘驅魔人與她的男友,表面浪擲人生,但執念更深,對孩童的幸福與所謂美滿,有著近乎苛求的理想性。對人生的不實際,讓他們盡在追求著與自身無關的,與秀樹夫婦看似相反,但以失格為美,也將自己人生空託夢想,給心魔收了去。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DVD(Memories of Matsuko)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DVD(Memories of Matsuko)

告白 DVD(confession)

告白 DVD(confession)

人生的各種躁動,面具下的殘缺,導演中島哲也的多部電影包括《告白》《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都像是收妖鏡。這部最後安排了日本大型的驅魔儀式,想藉著古代聖靈與自然之氣想收服城市的瘴癘雖未果,但在中島的鏡頭下,他則讓百鬼現形,作祟者都是活人,包括看似可愛的秀樹的女兒,表面可以脫離假面父母而活,但最後卻以脫離現實感的蛋包飯卡通片做結尾,收尾或許看來突兀,但在那遭受巨變的當下,這片段讓人想起「令人討厭的松子」的言行,或許她已然失去了對現實的感受力,與主角們的欺騙自己相呼應。

我們看到的這樣繁華之地,其實已變成是一個無神也無明的所在。各種邪祟來了,那是人也是鬼。



 

《來了》

《來了》(It Comes) 日本導演中島哲也睽違五年之作,改編自澤村伊智「第22屆日本HORROR小說大賞首獎」得獎大作《邪臨》。故事描述任職於東京食品公司的田原秀樹(妻夫木聰 飾)和妻子香奈(黑木華 飾),幸福地一起扶養2歲的女兒知紗。秀樹沉浸在身為「奶爸」的喜悅中,常在社群媒體中分享自己的育兒日常。看似是個幸福美滿的小家庭,但他們淡忘的離奇過往也悄悄地重襲而來……。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金馬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想看賀歲片?春節推薦你這部

今年入圍的奧斯卡強片你都看過了嗎?馬欣幫你一次複習(內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16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