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誰跟你「好朋友、大姨媽」,經血才不是藍色的!談這些避諱背後的「月經羞辱」──讀《月經不平等》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去年11月,英國推出一則衛生棉廣告,將模仿血跡的紅色液體倒在衛生棉上,而不是一般廣告常見的藍色液體。最近這則廣告在Facebook引起一些討論(為什麼這麼慢我也不懂),網友的留言集合起來,就是現成的性教育題材。例如有男網友自首,他一直到高中才知道月經不是藍色的,也有女網友分享,自己的男性朋友以為月經如同尿液可以憋住,當她想多解釋一點時,那位男性朋友斷然拒絕,覺得和自己無關別浪費時間了。

不過最精彩的留言是這些:「台女到底憑什麼覺得全世界的男人都要懂妳們」、「汽車衝撞測試怎麼不撞真人」、「紙尿布的廣告也要有黃色的液體和大便」、「我一點也不想在吃飯時看到衛生棉廣告有紅色經血,感覺很噁心」,姑且不論這些留言的男網友平日生活有多不快樂,以至於不願意理解月經是紅色血液應該是基本知識,我想先呼籲,在中小學實施性別平等教育真的很重要,正確的性教育可以讓你知道經血不是藍色,你的女性家人、朋友或伴侶不是藍血人啊!


打從13歲那天初經來潮,我足足納悶了23年,到底是誰異想天開,把月經稱為「好朋友」,我每個月都覺得它很討厭,不來又讓人擔心(到底什麼時候會來?不要是考試或出遊那天啊),真的來了我又懶得多看幾眼,只計算每支衛生棉條要10元,一天換6至7支,等於一杯喝不到的觀音拿鐵加珍珠。

如果以台灣女性停經平均年齡是52歲計算,我的人生約有40年每個月都有月經,扣掉懷孕兩次以及哺乳期間,至少有36年,大約有430次左右的月經,每個週期6天計算,加起來大約是2500多個日子。今年36歲的我,至少還有16年要面對(而且據說最後10年頗惱人,身體因為女性荷爾蒙減少,可能出現盜汗或各種不舒服症狀)。

月經不平等:一段女性身體的覺醒之路

月經不平等:一段女性身體的覺醒之路

感謝老天,一位朋友推薦我閱讀《月經不平等》,從歷史上、不同的社會文化、醫學知識等面向好好認識月經。也許有人覺得無聊,為什麼2018年的今日,我們還把「不平等」掛在嘴上?但我得誠懇地說,月經是任何一位男性終生都無法理解的壓迫,不說過去月經是一個禁忌,女性被禁止出海、打獵、投票、公開發言;直到現在,輕視女性的人還是會不經大腦說出:「她怎麼了?月經來了嗎?」當醫學研究將精力投注在改善勃起障礙的威而鋼時,怎麼困擾地球一半人口的經痛,卻始終沒有良好的治療方式?

如果月經影響的是男性而不是女性,男性會吹噓自己來得多持久、量超多(畢竟他們連尿尿的水柱強不強都可以比了),國家會設立月經失調機構對抗每月的疼痛,政府會投注資金提供免費的衛生用品……」書中這段描述一點也不誇張,許多男性對月經罕見的關切,是因為他們無法在某些時候和伴侶發生性行為,除此之外,他們懂的真的不多。一位擔任高中生物老師的朋友告訴我,竟有男學生以為衛生棉的黏貼部位要貼在女性下體,不然怎麼固定呢?

我試著回想自己「第一滴血」來的那天,是國小畢業那年暑假,我到朋友家玩,回程路上感覺肚子不太舒服,上廁所時,發現內褲上有一片咖啡色污漬,思考了很久,我才理解應該是月經。

在此之前,沒有教科書或師長告訴我,初經可能不是鮮紅色,咖啡色其實很常見,我沒有做錯事或是吃太多冰。我開始穿上很不舒服、不透氣的生理褲(防止當年設計很差的衛生棉會外漏),學習使用一點也不服貼的衛生棉。

雖然這應該是一件超級正常的事,但女同學們都保持沉默,是什麼讓我們感到尷尬?明明我們有著一樣的恐懼──月經漏出來了,還有,總是懷疑自己「有點味道」,畢竟廣告一直提醒著「在這些日子裡也要保持清新」,彷彿月經讓我們帶有沼澤的臭氣。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師會特地在班上提醒女學生,丟棄衛生棉在廁所的垃圾桶時要包好,保持整潔,做好個人衛生,當一位淑女;但男廁裡也有沾滿大便的衛生紙,老師可沒特別向男學生宣告什麼要當名紳士。可是我到底在擔心什麼呢?就算月經露出來沾到褲子,除了擔心血跡乾掉不好清洗,到底我在為了什麼尷尬?

而我也終於理解廣告會騙人,無論吸收力多好的衛生棉,只要沾到經血(還附帶血塊),女性下體一定會感覺到微微濕黏,到下一次更換的兩、三小時間必須如常活動、坐在椅子上聽課,一點也不舒服。但衛生棉又非能夠隨心所欲想換就換的低廉價格。

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每次月經只會流失50毫升的血,相當於3大湯匙或是半個酒杯的量,才半瓶養樂多啊。是因為由凝滯的血液混合子宮內膜組織碎片組成,所以讓再厲害的廠商都無法開發出真正讓人「無感」的衛生棉嗎?

女性自己感覺不舒服是一回事,整個世界讓來月經的女性感到不舒服又是另一回事了。《月經不平等》提到,出生於西元23年的古羅馬作家老普林尼,以《自然史》留名,他就認為經血非常惡劣,有月經的女性靠近甜酒就會讓酒變酸,穀物會減少收穫,坐在果樹下會讓果實掉落……。流血的女性被認為好像學了煉金術一樣,擁有可以轉換物質的能力。好吧,原來男人從古至今都很擅長為自己的失敗找理由。

月經在各種宗教被認為是一種邪惡或污穢,例如有月經的女性不能敬拜或走進清真寺,不能念也不能碰觸《古蘭經》,她們被認為處於不潔的狀態。天主教沒那麼嚴格,但中世紀的女性不可在月經時領聖餐,不能接近唱詩班,生產後必須等40天後才能進教堂。台灣至今許多寺廟依舊規定來月經的女人不能進入。

要對抗月經的污名,必須提及2015年26歲的印度裔美國音樂家琪蘭.甘地(Kiran Gandhi),她在參加倫敦馬拉松當天發現月經來了,但她不打算放棄這場賽事,反而決定不使用衛生棉、衛生棉條,就這麼跑完42公里的全馬,任經血染紅她的褲子。

當我起跑後,我心想為什麼女人與男人都被社會化地去假裝月經並不存在?社會透過建立羞於見人的月經觀感,有效地阻止我們分享這占了每月二分之一的經驗。因為難以開口談論,在工作場合我們便沒法表達疼痛,且更不能承認男女之間有著一些些不一樣,因而去建立一可接受的基準規範。我們全都選擇沉默,社會規定女人不能抱怨、不能談論她們的生理功能,只因為沒有人看見它在發生。你沒看見,可能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為什麼這很重要呢?因為它正在發生啊,就是現在。所以我開始讓它自由地流下。」(引述自琪蘭.甘地個人部落格

(圖片來源 / independent)Kiran Gandhi(左)參加2015年倫敦馬拉松。(圖片來源 / independent


很多人覺得這個舉動噁心、不優雅,在這則新聞下留下批評言論:「這個社會哪有『月經羞辱』這種事?你這樣真的很噁心有礙觀瞻耶!但如果琪蘭.甘地是比賽過程中跌倒受傷,選擇不包紮,讓血恣意橫流,我想反應會是大不相同,至少不會有人說:「天啊,你居然讓大家看到你手臂流的血,真噁心!

什麼是污名化?不是逃離來月經的女性,或是向她們丟石頭,而是一股社會氛圍,讓女性無法清楚、安心地討論自己的身體,讓我們能向朋友以借ok繃的音量借一片衛生棉。琪蘭.甘地認為這是一種「月經羞辱」文化,月經這件事應該愈隱晦愈好,不該被拿出來公開討論。

台灣也是如此,這個社會不知道發明了多少用來代理月經的詞彙,從大姨媽(某位不受歡迎的親戚)、好朋友(女子月月來的友)、小紅、小月、到那個(哪個?),根本是一個佛地魔的概念。更別提去買衛生棉/棉條,店員總會追問需要紙袋嗎?好像讓人知道你月經來是多羞恥的事,但我無意責怪店員,很多時候,是消費者自認為必須隱藏。

除了大眾對月經的貶低,琪蘭.甘地的舉動還提醒大眾另一個更重要的議題:衛生條件的不平等,在已開發國家把衛生棉和棉條等衛生用品視為理所當然之際,世界上仍有很多女性無從取得這些資源,例如印度只有12%的女性能使用安全高品質的衛生棉/棉條,就連美國境內也有許多女性生活在貧窮線下,而衛生棉/棉條的費用並不包含在食物券裡。

衛生條件的不平等,正是「月經貧窮」(Period Poverty),近十多年國際亦有「STOP TAXING PERIODS」免除生理用品稅賦的運動。2004年肯亞成為第一個生理用品免稅的國家,非洲其他國家如奈及利亞、坦薩尼亞跟進;美國13州已通過免稅法案,加拿大、牙買加、尼加拉瓜也陸續通過。亞洲目前仍未有免除生理用品稅的國家,但韓國首爾市從今年十月開始,在公廁外提供「免費衛生棉」,目前提供的場域包括青少年訓練館、圖書館、科學館、美術館、歷史博物館、購物廣場、基督教福利館等十個地點,有需要的女性只要旋轉免費販賣機的轉鈕,就能取得無香無害、全韓國銷售前三名的免費衛生棉。

回到台灣,去年有立委提出「不要向陰道課稅!女性生理用品免稅政策」,立刻有網友抗議「吃飯要不要扣稅?每人生存必須天天吃飯」,「不是男女平權嗎?你要嘛就一起免稅,誰規定一定要痛才能免稅? 」認為男女平權下,有陰道稅實在不公平。就算台灣女性不要求這些,只想好好放一天生理假好了,也不能避免被嘲諷「來月經就不能照常工作/煮飯喔?」沒體驗過經痛的人(無論男女)常不自覺說出各種風涼話。去年還有新聞報導,一間公司要求請生理假的女員工必須拿著試紙到廁所沾血,並拍照佐證,才能請假。

我只能提醒自己,十年後,當我的女兒準備迎接月經時,我會記得準備好衛生棉、棉條、避孕藥、事後避孕藥和一本資料手冊,放在一個色彩繽紛的袋子裡,也許她會懶得理我,也許她會想聊聊那些不舒服的感覺,我會分享幾十年來自己的月經生涯(希望那時我對月經有了比較友善的看法)。若每一個家庭都能開始和伴侶、子女好好談月經,無論老少與性別,這不也是一場寧靜的「流血革命」?


作者簡介

曾任報社記者,現為「半媽半X」自由文字工作者,偶爾在從小長大的社區賣菜。育有一狗二孩三貓,關心兒童與動物的權益與未來生活環境。合著有有田有木,自給自足:棄業從農的10種生活實踐 》《餐桌上的真食:用腦決定飲食風景,吃出環境永續 《遜媽咪交換日記》,以及《迎向溫柔生產之路》
OKAPI專訪:成為你孩子的夥伴!爸媽也要不斷學習修正生產是媽媽與寶寶的第一次合作
OKAPI專欄【繪本告訴你怎麼教小孩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當身心性別不一致的兒童(與其家庭)意外失足,我們能不能伸手接住他們?

為什麼推動性平教育很重要?當認為自己被困在錯誤的身體裡掙扎長大的孩子,正被他人以和自己認同性別完全相反的方式對待,歧視成為日常,他們該如何求生?

62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