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玩真的】如何定義一個地方「好不好玩」?

  • 字級





幾個月前友人問我:「想去哪裡休長假?」我不假思索地說:「最好可以在一個沒什麼人去的小地方,生活或學個東西一陣子。」

現在,我在玻利維亞的蘇克雷(Sucre)

蘇克雷被列為世界遺產城市,有「白色之城」之稱。蘇克雷被列為世界遺產城市,又稱「白色之城」。(攝影 / 黃麗如)


蘇克雷雖然是玻利維亞的法定首都,但中央政府機關多半在拉巴斯(La Paz),所以這個當初玻利維亞宣布獨立的地方並非政經重鎮。相對於超級景點「天空之鏡」烏優尼(Uyuni),或是周邊具有南美洲銀礦歷史意義的波多西(Potosi),蘇克雷並非旅人來玻利維亞的首選。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對這個城市特色的描述是:優雅的殖民時代建築、大學城、玻利維亞的歷史誕生地。然而這些描述(除了玻利維亞歷史誕生之外)皆可套用在許多中南美洲城鎮,對時間有限的旅人來說,不需要特別拐過來看。兩年前我造訪玻利維亞,也略過此城,當時的念頭是:這個國家有天空之鏡、有亞馬遜雨林的奇特體驗、有世界上最高城市的纜車捷運系統,台灣人實在不需要飛二、三十個小時來看一個漂亮的大學城,它不符合一般人對「好玩」與新奇的期待。

但這一回,我並不想看景點,不想重遊天空之鏡,即使法蘭岑的小說《純真》聖克魯斯(Santa Cruz)的情境寫得玄妙,我也不想身歷其境;甚至切.格瓦拉身亡的地方所衍生出的「切.格瓦拉之路」行程都不吸引我。我只想在南美洲一個小地方安靜地待著、不用花太多錢(這是選擇玻利維亞的原因之一)、學一個新的語言,用不同的語法來解讀世界。兩年前的採訪對象Sumaya直覺地跟我說:「我覺得你很適合蘇克雷,那裡很小,你走來走去就可以處理生活所需。」

秘魯‧玻利維亞手繪旅行

秘魯‧玻利維亞手繪旅行

逆光天堂:看見你不知道的拉丁美洲

逆光天堂:看見你不知道的拉丁美洲

沒有研究太多,出門前再次翻了一下香港旅友李碧君的書《逆光天堂:看見你不知道的拉丁美洲》、又看了一眼張佩瑜《秘魯.玻利維亞手繪旅行》關於玻利維亞小鎮面具的那幾頁細膩的內容,就來了。抵達的那個清晨,巴士經過5月25日廣場(Plaza 25 de Mayo),中學生一群一群的穿過廣場過馬路準備上學,旁邊的市場果汁攤前擠著準備喝一杯現打果汁就去上班的上班族。光影在白色的教堂和古典的樓房間流轉,建築的背景是接近無限透明的藍天,眼前舒爽的日常氣息令人安心。


蘇克雷的5月25日廣場(Plaza 25 de Mayo)(圖片來源 / wiki


每天時間的走法是早上八點半到十二點半上西文,然後鑽進市場或是學生餐廳吃午餐。由於上午用腦過度,下午多半要睡一下午覺,接著開始寫作業。本以為日子就是這般平靜地度過,沒想到蘇克雷以文化活動豐富聞名。旅居期間,剛好碰上為期兩周的國際文化節(Festival lnternacional de la Cultura),邀請來自11個國家、多達900多個藝術家參與盛會,從早到晚都有展演。這段期間,我在解放之家(Casa de la Libertad,玻利維亞簽屬獨立宣言的地方,也是這個國家誕生的地方)歷屆總統肖像前聽了一場吉他六重奏;還在古典的玻利維亞大學的中庭看了一場戲;甚至在前身是修道院的San Felipe Neri教堂廣場目睹一場打擊樂與時裝秀……,這些表演都免費,來欣賞的都是在地人與大學生。


解放之家舉辦的音樂會,雕像為玻利維亞國父西蒙.波利瓦(Simón Bolívar)。(攝影  / 黃麗如)

教堂(圖片來源 / )San Felipe Neri教堂廣場(圖片來源 / soysucre


相較於阿根廷的探戈嘉年華、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每兩年舉辦一次的拉美戲劇藝術節,蘇克雷的國際文化節聲勢一點都不浩大,但是它緊緊的跟在地人對話,每個人都可以參與、沒有經濟上的負擔。也因為這裡是大學城,因應學生而發展出來的文化活動、特色咖啡館與酒吧,非常多元。我甚至被一個大學生帶去Santa Clara教堂所設的甜點店喝下午茶,看著三百多年前的宗教繪畫,吃著融合多重奶香的蛋糕,真的很靠近天堂。

老實說,我完全沒料到蘇克雷的生活如此精彩,但這一切是需要花時間住在這裡才可以感受與體驗的(根據統計,通常觀光客停留蘇克雷的時間約一至兩晚);而時間,對許多觀光客來說是最奢侈的東西。

我們選擇所謂的旅遊產品時,最在意的無非就是時間與行程,好的行程是異地日常生活的濃縮與快轉,讓觀光客可以快速的體驗、直接的感受,在快要覺得無聊時,趕緊接下一個景點,迎接下一個高潮。因此,所謂「好玩的行程」就像賀歲片,節奏掌握精準,寧可讓人玩到累翻天但絕不能無聊。這也是為何中國團客遊台灣的基本款行程為八天,八天是觀光台灣無冷場的設計。

如果此刻的我是20歲,我一定會想馬不停蹄、絕無冷場的以有限的時間把南美洲走完。但經歷過那麼多旅行後,很清楚這個世界是看不完的,花三個月、半年、一年都看不完一個地方。與其不斷移動(其實是懶惰),反而會想在一個地方待久一點、認識深一點、多喝一點那個地方的酒、多吃一點那裡的食物。看自己在那裡可以長成什麼樣的人。

而這樣的旅行,其實是沒有經過剪接的電影,無聊沉悶的時候居多,但比較接近真實人生。

當我懷有如此的認知時,就代表我無法當旅遊達人。我再也無法精要的回答一個地方好不好玩、該去看那些景點、今年必遊的十大國度為何。看得愈多,衡量的標準卻愈來愈模糊,不管好玩或不好玩,他方總是有人哭有人笑。

如果你問我蘇克雷好不好玩?我只能說我很喜歡這個地方,喜歡到願意為它更動之後的旅程。至於怎麼玩、怎麼樣才好玩,住了快一個月的我,竟無法回答。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跟著民俗學者、歷史學者、戰國迷,遊走不一樣的日本

日本這個由四座大島和無數小島組合成的國家曾分崩離析,多達60多個行政區分別擁有各自的風土民情,其間相異對現代日本仍造成深厚的影響,也讓今日日本地區性旅遊染上強烈的地方色彩。 本系列企劃透過民俗學者、歷史學者以及戰國迷的眼光,參照主題書籍,伴隨讀者不只走近日本的觀光都心,更能走入地方的歷史文化核心。

12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