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專訪劇作家簡莉穎:故事要有人性的部分,有立體的角色存在,觀眾才會有感

  • 字級



簡莉穎幾乎是台灣劇場界的票房保證,劇作產量穩定,口碑好,演出常常一票難求。關於她,有個流傳已久的謠言:當她開始寫劇本時,會煮一鍋飯,然後用白飯拌醬油連吃幾個禮拜,直到劇本寫完。向本人求證,她激動說,「是有機胚芽米跟有機醬油!我也會買橘子跟香蕉啦!」會這樣做,她說是因為懶得出門,想專心把劇本寫完。不過,現在她已經會出門吃飯了。

服妖之鑑:簡莉穎劇本集2

服妖之鑑:簡莉穎劇本集2

《服妖之鑑》是簡莉穎的第二本劇本集,收錄《服妖之鑑》、《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她們的Brother)》、《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以及未曾搬演的新作《直到夜色溫柔》等四齣劇本。《服妖之鑑》以白色恐怖為背景,透過一名渴望穿女裝的特務頭子,由性別切入,窺看國家暴力;《賓士車》與《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改編自契訶夫《三姐妹》易卜生的《群鬼》,探索現代家庭的日常與糾葛,以及「媽寶」之養成;《直到夜色溫柔》則是首度公開的18禁作品,談慾望與約炮文化。


春眠:簡莉穎劇本集1

春眠:簡莉穎劇本集1

簡莉穎的創作能量豐沛,去年出版的首部劇本集《春眠》背景是老人安養院,劇作《妳變了於是我》談面對同性伴侶的變性慾望,BL搖滾音樂劇《新社員》更是轟動一時。原創力噴發的同時,也改編國外經典,對簡莉穎而言,這些創作都是在回應所受過的戲劇系教育──透過重新閱讀、整理學校教過的西方經典劇本,再創造出它們與「當下」的連結。題材看似包山包海,但核心概念都指向:用劇本折射出現代社會的某種樣貌。

台灣的戲劇系學生,演出的多半是西方文本,除了翻譯的語言隔閡,還有文化脈絡的落差,雙層隔膜之下,演員或許不見得能完全理解自己說出口的台詞,也演過戲的簡莉穎笑說,「有些台詞唸起來就是會嘴軟……」因為在別人的劇本裡找不到想說的故事,她的大學畢製選擇自編自導,就此開啟寫作之路。

劇場語言有其獨特性,跟角色身處的狀態與空間連動,「語言」必須承載更多動能,而不是只為了提供資訊。簡莉穎說,「劇場的語言不只是文字,而是透過你唸的這句話,讓觀眾感受這個角色的行動,甚至看到背後的身體,感覺到動作,那是『聽覺的文字』,像李宗盛的歌,是空間跟節奏的建立。我寫劇本就是一直在摸索這件事。


《服妖之鑑》是原創作品,首演時反應熱烈,門票供不應求。這個故事創作的起點很單純,簡莉穎只是想看演員謝盈萱反串。「有時候你看到一些演員,就會非常想看他們演某些角色。」演員會引發創作者的靈感,就像梅蘭芳之於齊如山,「我太想看謝盈萱穿男裝了,單純演男生又有點可惜,就想到可以利用演員『性別氣質的雙重性』,加上現代穿女裝的阻力沒那麼大。我之前讀過FBI局長胡佛是同性戀、有變裝癖的野史,就把故事設定在以前的歷史,來講一個有扮裝癖的情報頭子的故事。」

講故事就是這樣,從單純的點出發,讓情節持續放射,到最後完美收束,過程依賴的,大概就是創作者的個人化濾芯了。以《服妖之鑑》為例,簡莉穎蒐集資料時,先往變裝的路線去找,發現《漢書》有一段話:「風俗狂慢,變節易度,則為輕剽奇怪之服,故曰時則有服妖。」簡單來說,就是人的衣帽服飾、所用器物,甚至是動作制度,與自己的性別不符合,難為世俗所容。既然在中國文化中找到材料,便讓她決定劇本結構以「說書」方式進行,「 內容和形式會互相影響,素材怎麼來的,自然會影響你怎麼去說。」整個設定就這樣誕生,加上受谷崎潤一郎小說《春琴抄》、電影《東京小屋的回憶》透過一個後輩回憶過往的表現手法影響,讓她更加確立劇本的結構。


《服妖之鑑》演出劇照(攝影/登曼波 ©耳東劇團臉書 )


除了原創作品,她重寫經典劇本《三姐妹》與《群鬼》,提供翻譯、解構、拼貼這些劇場手法之外,另一種理解經典的可能。為了連接經典與現代,她以台灣現代生活的難堪、瑣碎做為黏著劑,並融入一些共通的家庭景象。好比,一些身邊朋友家裡會有的長子或么子,始終不去工作,全家都寵得不得了,或者去上班沒幾天就快崩潰,一直罵公司。簡莉穎捕捉日常點滴,從平凡家庭那些很煩的小事寫起,讓西方經典與現代有了更親近的連結,更長出一種「很台」的骨幹。

想說的故事還有很多,她接下來要從劇場跨足影視,手邊正在進行的案子必須理解某一段台灣歷史,她觀察台灣戲劇一直以來的狀況,「只要談到歷史,戲劇呈現好像都是大江大海,正經得不得了。」這類敘事手法,她認為還是太像原始資料了,要成為「故事」還少了消化與整理,「如果觀眾不覺得是在看故事,歷史也就難以進入一般大眾的記憶,這是很可惜的。




少爺的時代(全五卷)

少爺的時代(全五卷)

她想到最近剛讀完一套講述明治時期樣貌的漫畫《少爺的時代》,「那個詩人主角石川啄木就是借錢大王啊!跟所有人借錢,也發誓一定會還,可是手上一有錢就覺得好想吃馬肉跟嫖妓喔,咚咚咚就跑掉了,再開始後悔怎麼又把錢花光了。我讀的時候就覺得,這角色怎麼會這麼立體!」簡莉穎認為,故事要有人性的部分,有立體的角色存在,觀眾才會有感。「因為基本的人性是共通的,不然這歷史真的就是……好想睡(翻白眼)。相較於日本或歐美,可能台灣人跟自己的歷史還不夠熟,戲劇也就沒有『顛覆』的立足點,這是非戰之罪。在這些偏正史的故事中,該如何加入有趣的元素跟角色,融入不同的敘事類型,可能就是在文化累積中比較困難的過程。

雖然歷史的基礎建設不足,相對來說,也沒有包袱。已經在劇場做過許多奇妙的劇本的簡莉穎,現在要帶著她一路積聚的強大能量,持續挖掘屬於台灣的故事,踏上影視產業的冒險征途。

 


 延伸閱讀 
1.【專訪】《羊之木》導演吉田大八:我的電影想問的是,當社會價值混亂時,你的基準點在哪裡?
2.【專訪】《奇蹟的女兒》連俞涵專訪──演員其實很像賭徒,角色來了,那就賭一把
3.【專訪】那些年一起變彎的直男!──BL搖滾音樂劇《新社員》
4.【書評】文學與漫畫的完美結合──董啟章讀漫畫《「少爺」的時代》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性平教育不能等!五篇好文帶你看動人的生命故事(還有相關繪本推薦)

男生要有男生樣、女生要有女生樣?這些刻版樣貌是誰決定的,又為什麼一定要遵守呢?這些文章裡有著自由的靈魂。 更多討論請見 #性平閱讀 專區:https://okapi.books.com.tw/feature/article/11697

8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