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騷夏:關於我那些質感黏稠的詩

  • 字級



常被同輩戲稱為「感官詩人」的我,也常在與讀者的見面會被點名:是否能談一下自己比較肌膚相親的作品,或創作背後的故事呢?真心不騙,如果要說明當下我的心情,大概就像「嚇到吃手手」的鸚鵡兄弟貼圖吧。


為了能幫自己解危,以及不要太讓大家失望(?)導致繼續追問下去,變成樓歪的超展開,通常我都會自談自唱這首自選曲:

我毛絨絨的小動物,半蜷曲著
我在她的肥油和皮草之間
搭城牆 捉迷藏
在她的壁上作畫

瀕危動物(新詩)

瀕危動物(新詩)

在她壁上作畫
甚黏稠
我用指腹按壓出房子、
吃草的牛羊 還有嘶叫
平和的線條是蹄或掌
囓咬和尖牙代表情緒漸強

她鬍鬚貼臉 嘴角微揚
耳朵薄能透光
血管興奮擴張

我愛極了與她辨認
這是房子、吃草、還有牛羊

——〈瀕危動物38〉,騷夏《瀕危動物》

這首詩字面上大意是描述史前人類在岩穴裡的壁畫的情形(嗯?)。用原始的意象象徵本能,用「在壁上作畫」象徵「指愛」,「囓咬和尖牙」代表性愛過程難免的襲擊,在音效也有顧及(動物的嘶叫)……關於我那些質感黏稠的詩,以及詩裡的愛意及愛液,我想以上報告已經再清楚不過了。

然而必須說,色情在詩的世界裡並不是一個討喜的主題,我想這並不是色情本身帶來的污名,而是這個主題對於詩文體的抵觸。身為寫作者必須認清:詩有一種的潔癖和壓抑的傳統,為了營造所謂「節制的美感」,無人不使出渾身解數去達到若隱若現、意在言外的效果。而這個「節制」的傳統,恰巧與描寫慾望和言說器官快感的「開放」是相反的,像是冰相對於火。

冰與火掌握得當,譬如像是完美激爽的綑綁,若掌握不得宜,大家只記得看你亮出海蔘和鮑魚、噴水與芭樂汁,這不是詩,慘不忍睹不待明言之。


作者簡介

1978年出生在高雄,淡江大學中文系、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作品多帶魔幻色彩,喜於諸性別與身分之間巧妙偷渡交換,從而探索愛與自我之構成。認同身體與呼吸的暢通,是寫作的重要法門,未來最想精進領域為動、植物溝通。著有詩集《騷夏》、《瀕危動物》《橘書》《上不了的諾亞方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林婉瑜讀自己的情詩、騷夏讀莫文蔚的情詩、潘柏霖讀夏宇和湖南蟲的情詩、徐珮芬讀余秀華的情詩,詩人╱私人.讀詩,為你讀首情人詩。

14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