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譯界人生】陳信宏:一如鋼琴曲改編吉他曲,翻譯也必須做很多取捨

  • 字級


(攝影/陳佩芸)台灣多本艾倫.狄波頓作品皆由陳信宏翻譯(攝影/陳佩芸)


問陳信宏,從事翻譯是否已20年?他聞言靦腆一笑,「這樣講出來很可怕。」

陳信宏自大學時代開始接觸翻譯,當時同學接旅遊錄影帶的字幕翻譯,他也跟著做,因而生起了興趣。其後曾獲梁實秋文學獎之翻譯獎,被出版社發掘,自此正式踏入譯者之路。

他的第一本譯作《吻、搔癢與煩悶》一直被他留在身邊,視為一個警惕。「當時呆呆的,想說有書就譯,我的設定是只要一般大眾看得懂的,我應該就能譯,但這本書滿難的,是英國當代精神分析大師亞當.菲立普的作品,譯完自己也很惶恐。」

交稿後,沒想到編輯頗為讚賞,旋即約他見面吃飯,又掏出另一本從中醫和希臘醫學角度看身體之謎的《身體的語言》,遊說他:「你不要怕,別看這麼大一本,又是談中醫,書末附有中英對照表噢。」他信以為真,接下這份差事。事後發現,所有不需要查的全在中英對照表上,至於他一無所知的內容,補充資料反倒付之闕如。尤其當時還是撥接上網時代,網上搜尋遠不如現今便捷,全書譯完還剩一些遍尋不著的疑問,幾乎窮途末路了,他最後跑到台北市圖,行屍走肉般地在書架間遊走,隨意取書翻閱,竟查到讓他苦惱許久的一句華陀的話,其餘的,編輯就委請中研院的研究員協助。

非商業旅人

非商業旅人

乍聽之下,陳信宏的入行經歷,頗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味道。

迄今譯作80餘本,他回想起來,翻譯狄更斯散文集《非商業旅人》最為痛苦。「接到一本書後,我常有一個念頭:如果做不出來怎麼辦?如果背景知識不懂或是查不到怎麼辦?」譯者多少都會恐懼,尤其是愈專業的書,「這本就是讓我做到一半,真心覺得快做不下去的書。」狄更斯的句子長而厚重,本就不易翻,加上書中寫的是生活見聞,很多細節難以考證,譬如狄更斯寫道,每天早晨出門都會遇到一個小水手,並對他展開大篇幅描述,後來始知,這位「朋友」其實是一座雕像。諸如此類的暗喻讓陳信宏大傷腦筋,幸運的是,交稿前兩個月,英國公布一個狄更斯研究網站,其中有許多《非商業旅人》的研究討論,為他解開不少疑惑。

亞瑟的悲劇

亞瑟的悲劇

翻譯有苦有樂,《亞瑟的悲劇》則是為他帶來許多快樂的書。翻譯這本書的挑戰極大,因為書中安插了一部偽造的莎劇。「念外文系的人,一定念莎士比亞,那是英國文學的最頂峰,書中劇本雖非莎劇原作,但已經仿到連許多莎劇專家都說真假難辨了。要翻譯它,既是對自己的挑戰,也是一種肯定,又愛又怕。」陳信宏決定先試譯劇本的部分,由出版社找來台灣莎劇專家彭鏡禧審閱,確認沒問題後,他才繼續譯下去,而這本書也成了陳信宏私心偏愛的譯作。

英國知名作家艾倫.狄波頓善寫愛情、旅行、建築、文學,縱橫於不同題材,自《我愛身分地位》之後,其譯本多由陳信宏負責,包括最新出版的《愛的進化論》。狄波頓的作品中,陳信宏最讚賞《幸福建築》一書,「我一直有一疑問:如何斷定藝術品的好壞?他講出了我沒想到的東西,提出一套評判的方法,令我覺得驚豔。」

接案時,陳信宏並不設限主題,他謙遜地說,學文之人本無一技之長,藉由翻譯,恰可涉獵不同領域,拓展知識幅度。翻譯的作品中,他尤其喜愛能為他注入新知的書,如扭轉他對商業書偏見的《引爆需求:讓顧客無可救藥愛上你的6個祕密》、改變他飲食習慣的《海鮮的美味輓歌》

我愛身分地位

我愛身分地位

愛的進化論

愛的進化論

幸福建築

幸福建築

引爆需求:讓顧客無可救藥愛上你的6個祕密

引爆需求:讓顧客無可救藥愛上你的6個祕密

海鮮的美味輓歌:健康吃魚、拒絕濫捕,挽救我們的海洋從飲食開始!

海鮮的美味輓歌:健康吃魚、拒絕濫捕,挽救我們的海洋從飲食開始!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就陳信宏觀察,這20年來台灣譯作品質明顯進步,尤其是翻譯觀念上的轉化。他還記得,高中畢業剛上成功嶺受訓之際,他滿腔抱負,特地借了一本看來很文青的翻譯書,一讀發現完全看不懂,心裡很挫折。進台大外文系後,大一有門文學理論,將評論家泰瑞.伊格頓(Terry Eagleton)的經典作《文學理論導讀》列為教科書,該書譯本同樣令人摸不著頭緒,大夥兒還組成讀書小組,一直到大二看了原文版,才發現不是他們的錯。

「通常會接觸翻譯的人,一開始都是對外文有興趣,抱著要引介外國東西進來的使命,強調忠於原文,盡量保留英文的表達方式和句法,讓中文讀者去感受。我慢慢發現,這個做法並不恰當,這樣直譯,讀者根本看不懂。譯者要想的是,如何用中文的表達方式呈現,而非純粹就字面上翻譯。」陳信宏憑藉個人經驗,一路摸索,終於悟得翻譯之道。

他舉了一個優美的譬喻,西班牙作曲家阿爾班尼士(Isaac Albeniz)寫了很多鋼琴曲,因曲風本土,有人認為,他的鋼琴曲根本是為了西班牙甚具代表性的樂器吉他而作,所以他的曲子幾乎都被改成吉他曲。幾個月前,陳信宏恰好在網路上看到阿爾班尼士鋼琴曲〈格拉納達〉(Granada)吉他版現場演奏,驚覺這首曲子指法之複雜困難,完全不適合吉他彈奏,「鋼琴有88個鍵,吉他只有6條弦,選擇受限,一個把位要同時表現伴奏部和旋律部,就必須做很多取捨。如何保住鋼琴曲本身的味道,又帶有吉他這個樂器的特色,這很不簡單。翻譯就類似這樣的過程。我為什麼對翻譯有興趣,因為太有趣了。」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常有人問,翻譯是科學或藝術?傾向科學一邊的說法是,要忠於原文,不能竄改;站在藝術這邊的人則認為,要有灰色地帶,如何在其中表現,才是關鍵。

年輕時候,陳信宏一心想藉由翻譯引入西方新知,現在則是抱著一種發揚文化的心情。他解釋其心態的轉換,「翻譯有兩種功能,一是引進國外新知,另一是復活本土語言。當一個弱勢的語言缺乏作品,要復興它時,最快的方式就是先透過翻譯,畢竟創作沒這麼快。我是從第一種功能慢慢轉到第二種。大部分從事翻譯的人應該都會有這樣的歷程:先是喜愛另一種語言,到後來發現要有自己的東西,因為這是自己的文化,希望它能存續下去,繼續發展,且根基穩健。

從事翻譯長達20年,對陳信宏來說,翻譯既得奠基於自身豐富的文化基礎,同時也是吸納新事物、活化本國語言的契機。


〔陳信宏譯作〕

世界為何存在?

世界為何存在?

媒體失效的年代

媒體失效的年代

新聞的騷動:狄波頓的深入報導與慰藉

新聞的騷動:狄波頓的深入報導與慰藉

藝術的慰藉

 



 



 


機場裡的小旅行:狄波頓第五航站日記

機場裡的小旅行:狄波頓第五航站日記

無聊的魅力

無聊的魅力

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

美麗與哀愁:第一次世界大戰個人史

全球化矛盾:民主與世界經濟的未來

全球化矛盾:民主與世界經濟的未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13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