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精選專欄

【週二|我在你的塗鴉牆上+動詞】第8週:擁擠的樂園

  • 字級


小樹專欄1
 
〔續前篇〕
他離開以後,我連在塗鴉上「哭腰」或「呼救」的能量都失去了。喔,不,我絕不會用什麼「洩了氣的皮球」如此老套又給足旁人指涉空間的字眼來形容自己此刻手腳癱軟能坐不站能躺不坐的情況。我頂多是……

嘖,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在乎自己是什麼?



隔日勉強撐起氣力工作,騎著小50穿梭城市巷弄送貨。「這都什麼時候了 / 怎麼一點都不餓 / 別人在吃喝玩樂 / 那我又該等待什麼 」腦內關鍵字點唱機又自動響起,「這是什麼日子呢 / 勉強出去幹什麼 / 熱鬧是屬於他們的 / 而我只屬於自己了」一邊哼著,又忍不住厭惡自己老拿這些哭哭啼啼的國語K歌安慰自己,不知哪個廣告說夢想決定人生的高度(總之,喝了那牌子的酒就會為夢想付出一切這樣),可是現在無疑是我的心情決定天空的高度,誰知那究竟是空氣污染或純粹是雲層水氣變化,總之覺得頭頂灰濛濛那一大片都快壓到眼前來了,我愈騎愈快,活像災難片裡的主角飛快逃離身後正在崩毀的世界。好不容易成功甩開(除了刻意被編劇寫成倒楣鬼的主角外,無論是吞噬了數百萬人車及大樓的災難,或槍林彈雨都傷不了主角分毫,我當然也不能例外),提前把貨都送完後,翹班轉進一處久違的地方,熄火停車。



分不清究竟接下來是自憐還是打算解放,點唱機倒是自動切換成︰「我又回到相遇的地方 / 一個空曠淒清的地方 / 讓北風從我臉上吹掠 / 我的心也隨風飛翔」

陳昇/擁擠的樂園
陳昇/擁擠的樂園
老練的觀眾應該知道,主角想的說的宣告不一定都是實話,儘管〈曠野寄情〉這歌由李建復唱來正氣凜然,眼前的確也是我跟他相遇的地方,站在冷氣輸送管下方涼意陡升更不是假的,但與空曠淒清正好相反的,自動門後,是一處「擁擠的樂園」!

我立馬褪去衣物,賭氣般地用力塞進置物櫃,快步進入主場,迎面而來每人胸前那壯碩的車頭燈照得我睜不開眼,怎料剛才那歌繼續還在耳邊響著︰「我又聽到熟悉的音響 / 一種溫柔原始的奔放 / 劈啪啪弦聲在山谷迴響 / 我的心也隨之蕩漾」,手中拿著小毛巾來回遊歷過走廊與各個鎖上或半掩的房門,透過木頭隔板傳來的撞擊與呻吟聲,啊,還有比這更奔放的場景嗎?那音響在這地下空間,緊緊跟隨電音舞曲重拍,反覆纏饒折射似無法躲避的隱形雷射光束佈滿身旁叫人難以動彈,我心不但沒有如預期般蕩漾,情緒爆起如壓抑不住的嘔吐欲望,一個腿軟便蜷在角落大哭起來。

「一輩子能夠遭遇多少個春天 / 多情的人他們怎會瞭解一生愛過就一回 / 沸騰的都市盲目的愛情 / say goodbye to the crowded paradise 」

哭濕了的此刻,我感到有人蹲下來抱住了我。

〔下週待續〕



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樂評人小樹的音樂創意美學300擊
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樂評人小樹的音樂創意美學300擊

小樹
StreetVoice音樂頻道總監。曾任Hinoter映象集總編輯、KK Box達人樂評、Hit FM Chill-Out Zone DJ、台北之音內容中心副理,學學文創植樂空間總監、北京酷樂時代科技有限公司內容總監、捷運盃熱門音樂大賽評審、第十六屆與第十七屆金曲獎評審、第一屆金音創作獎評審。著有《1982》《關電台司令什麼事啊?》。廣播節目【StreetVoice未來進行式】周六晚10-12@中廣流行網。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