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傅月庵:用小說寫出俗世中的清明,從淺田次郎聊起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台灣人深刻認識淺田次郎,多半是1999年降旗康男導演,高倉健、廣末涼子合演的電影《鐵道員》賣座之後的事,隔年中文漫畫《鐵道員》出版,然後才是2002年小知堂的《鐵道員》中譯本上市,距離同名小說獲得1997年117回直木賞,已經5年了。

但其實,1998年夏天實學社便推出過三冊本的《慈禧秘史》,而這,也就是淺田1996年入圍115回直木賞,各方均稱佳作的《蒼穹之昴》。2009年此書也由中日合作改編成25集的電視劇。2010年上映,高寶集團於2011出了新版,也恢復了原書名。

淺田自稱是「小說的大眾食堂」,但所以能「大眾」,跟他的作品被大量影視漫畫化不無關係。若非電影、電視、漫畫這「三種神器」推波助瀾,大概也不容易成為「平成年代的催淚者」。

他能寫,這是毋庸置疑的。一輩子文青,當過自衛隊員,開過女服飾店,卻始終念念不忘要當個小說家,於是不揀鉅細,只要有稿費,這也寫那也寫,賭馬、黑道……什麼都來,漸漸練出筆,也闖出名堂來了。但「能寫」更可能奠基於「能讀」。據說淺田讀小學時,每天上圖書館借書看,一天一本,幾乎不間斷,日後養成每天必定閱讀4小時的習慣,不可謂不驚人。這跟司馬遼太郎每天撕一頁百科全書默背的傳說,幾乎有得拚了。

有趣的是,也得過「司馬遼太郎賞」的淺田,早年以「花田秀次郎」筆名所寫的「極道」(黑社會)小說暫不論,改名「淺田次郎」之後,大眾小說、時代小說掺雜著寫,早期「大眾多時代少」,2000年之後「大眾少時代多」,《壬生義士傳》《輪違屋糸里》《一刀齋夢録》號稱「新選組三部作」,《憑神》《一路》之後,更隱然形成所謂「淺田史觀」,而被拿來跟司馬遼太郎的「司馬史觀」相提並論。

兩者到底有何不同呢?司馬遼太郎的作品翻成中文者眾,完讀之後,相對清楚。淺田的幕末小說猶在發展,翻譯成中文的,大約也僅《憑神》(遠流)、《一路》(新經典)兩部,硬要拿來說,也只能憑主觀印象了。

一路(上)

一路(上)

一路(下)

一路(下)

憑神

憑神

請神容易送神難 DVD(The Haunted Samurai)

《憑神》改編的電影《請神容易送神難》

司馬遼太郎的史觀,徹頭徹尾是英雄史觀:英雄創造時代,萬骨不與,自枯耳。他寫西鄉隆盛、寫坂本龍馬、寫秋山好古秋山真之正岡子規……莫不如此,按中國大陸說法叫「突出中心人物」,只不過因他「全知鳥瞰」寫作技法了得,獨創一幟,讓人不禁讚嘆,悠然神往,而彷彿明治時代真乃天公抖擻,不拘一格降下人材成堆了。換言之,在司馬心目中,江戶不足一提,後來的大正、昭和不過明治一步一步走向墮落的過程而已。

淺田則不然,若從《憑神》《一路》兩部小說來看,他毋寧相信時代考驗英雄,歷史是「延續」而非「斷裂」的。沒有江戶時代武士道精神根柢,便無明治維新的淬礪之花。作為將軍家影武者後代的別所彥四郎與田名部小藩「參勤交代」座頭的小野寺一路,兩人同樣遭受時代之風播弄,被吹得東倒西歪,卑微可憐甚至可笑,最後卻因選擇回歸「初衷」(武士道)而綻放出異常的光采。——論颯爽自然沒有司馬筆下人物的英氣颯爽,論清明卻自有一種俗世的清明之姿。

論者以為,司馬史觀拯救了戰後的日本大眾,讓他們從「肯定明治維新」中找到振作的力量,重新站了起來。那,淺田史觀呢?「肯定江戶幕府」的意義何在?僅僅是平成江戶熱的遺緒之一,或與路漫漫其修遠兮的平成大蕭條有所關聯呢?僅此兩部當然還不足以論證。但無論如何,拉遠來看,任何小說,尤其系列作品,總是土地裡長出來,而非天上掉下來的,邊讀邊想邊觀察,上下而求索,或即閱讀樂趣之最大所在吧。

讀讀《一路》,讀讀《憑神》;讀讀《龍馬行》,讀讀《宛如飛翔》;讀讀淺田次郎,讀讀司馬遼太郎。有趣極了!


一心惟爾:生涯散蠹魚筆記

一心惟爾:生涯散蠹魚筆記

傅月庵
本名林皎宏,台灣台北人。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肄業。曾任出版社編輯、主編、總編輯,二手書店總監,現任掃葉工房主持人之一。潛心砥礪編輯技藝,視為匠人修行;致力探索書籍未來形式,各種出版可能。偶亦為文,散見兩岸三地報章雜誌。著有《生涯一蠹魚》《天上大風》《一心惟爾:生涯散蠹魚筆記》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男生不能穿裙子嗎?

日前有高中開放男女學生都可以穿裙子上學,卻引起部分人士的憤怒恐慌,認為這樣打破了男女界線、家長不敢讓孩子唸這所學校。恐懼因不了解而起,讓這幾篇文章幫助你了解「開放穿裙子」的真正意義。

46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