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諶淑婷|思考教與養

「有了朗讀聲,繪本才有生命。」──專訪童書譯者林真美

  • 字級



(攝影/陳佩芸)


當林真美還年幼,甚至無法好好獨自站穩時,她就喜歡抱其他的孩子,「軟軟小小、牙牙學語的小孩好可愛。他們和成人是不同的人種。」以至於她形容,孩子讀書像飛蛾撲火,成人讀書則是隔岸觀火。

飛蛾撲火,是因為孩子讀繪本時是用全身感覺去體驗、投射角色,沉浸於故事中,享受情節的變化,成人則以客觀冷靜的態度閱讀,腦子裡想著:「這本書要說些什麼?可以用來教孩子什麼?」

《100萬隻貓》裡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隻貓打完架,你吃我、我吃你,全都消失時,成人不免倒吸一口氣,孩子卻是張大了眼睛,被不可思議的情節迷住。還有《野獸國》阿奇被媽媽處罰後,在想像世界裡暢快地發洩搗亂,也讓成人感到不安。

已經無法拋棄成人眼睛的林真美,總是試著讓自己變成孩子,找回孩子閱讀時的感覺,最大的差別即是——孩子除了用眼睛看書,還用耳朵聽書

小露露午睡的時候,把襪子脫下來……」林真美以前常常讀日文原版的《襪子不見了》給四歲的外甥聽,外甥聽久了,也喜歡自己說書裡的故事,結果一開口:「我三歲的時候,把襪子脫下來……」她愣了一下,領悟到孩子聽繪本是從已知的知識去拼湊理解,從此她讀這本故事時一定改口成:「小露露中午睡覺的時候……」

100萬隻貓

100萬隻貓

野獸國

野獸國

襪子不見了

襪子不見了

(攝影/陳佩芸)


林真美從1996年開始翻譯繪本,持續出版的譯作已超過兩百本。童書翻譯不比成人書容易,除了要忠實傳達作者語意,還要考量閱讀對象是兒童,得找到更合適的詞句轉換,「尤其孩子除了看,還要聽,我翻譯時必須一直讀出聲音,檢查順不順、夠不夠精練,和孩子的距離能不能再近一點?

日本小說家立松和平的《山之生》《海之生》,用字優美艱深,如何淺顯傳達語意又保有文學美感,林真美不得不向日本朋友請教。而《魔奇魔奇樹》是日本兒童文學經典作品,為傳達老人家說話的語氣,作者齋藤隆介使用了大量「民話」,為了找出能夠替代的台灣俗語,維持古樸感,林真美譯完後,足足又斟酌了三個月才交出去。

生態攝影師星野道夫《熊啊》,描繪在阿拉斯加感受到的時空感、人與大自然間無法跨越的距離感,以及對土地的愛,讓林真美深深感動,她忍不住動手翻譯,卻又苦惱該如何精準表現那種絕對的孤獨、偉大的自然與生命的厚度,這些因景仰、傾慕而產生的煎熬,成了她翻譯童書之路上的點點燭光,讓她能領著學齡前的孩子緩緩走進文字的世界。


山之生


海之生

魔奇魔奇樹

魔奇魔奇樹

美麗新世界:熊啊

美麗新世界:熊啊

「孩子從出生到上學前,沒有能力獨自閱讀,繪本就是進入文字書的準備階段。所以繪本不是讓孩子自己讀,他們只是專心看圖,有成人朗讀文字,才能協助孩子『同步感受文圖』完成閱讀,進而碰觸到文學和藝術。」林真美解釋。

小藍和小黃

小藍和小黃

成人閱讀,是安靜的「平面」閱讀,孩子閱讀繪本的方式卻是「立體」的,所以她強調親子共讀的必要性,「每一本繪本,都是注入成人朗讀的聲音後,才開始有了生命。」她覺得點讀筆和自動故事機雖然有趣,也僅是玩具,並不是閱讀。「我這一代台灣人,童年沒有繪本,我的閱讀記憶是家裡一套被翻爛的亞森羅蘋。」林真美到日本研讀「兒童學」時,只是好奇兒童如何作為一門學問,未料讀到《小藍和小黃》兩個色塊的故事讓她極為驚艷,「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好看的書!」

她更訝異的是,戰後日本主婦發起「家庭文庫」,把自家客廳和書房當成社區的小小圖書館,只要幾十本書就可以讓大人小孩一起在「去管理化」的環境裡自在讀書聽故事,「家庭文庫全盛時期是70年代,全日本有四千多個點,我80年代到日本時,已經進入中後期。當時台灣仍在戒嚴,看到日本人能自辦讀書會,政府也立法支持這場民間自發性的文化運動,對我來說實在不可思議。」

在繪本中看見力量

「小大讀書會」的故事
《在繪本中看見力量》

回台灣後,林真美在1992年辦「通泉草家庭文庫」,接著是「大小讀書會」,然後改名「小大讀書會」,原本只是孤軍奮戰的她,很快擁有了一群瘋狂又熱情的夥伴,但也歷經幾次挫折。「第一年我們辦得有聲有色,我帶著我的書,空降到一個社區,帶著媽媽一起閱讀,但當我離開就無以為繼了,媽媽們沒意識到這是大家的讀書會,只把自己當成參加的人。」林真美決定退到推動者的角色,不再是主辦人,只負責播種,誰想做就跳出來吆喝、召集家長、解決難題。如今「小大讀書會」在台灣約有20個分點,馬來西亞也有海外分點。

(攝影/陳佩芸)


兒童是林真美真正關注的焦點,相較於日本在80年代「兒童學」已是顯學,台灣人對兒童的討論卻僅限於軟性的兒童文化,兒童觀、兒童權利等公共議題付之闕如,「這關乎我們怎麼看待兒童,怎麼對待兒童,作為一個人,兒童有很多基本人權被剝奪,他們不受重視,生活待遇也如現今所見。」

2005年她辦「兒童文化研究社」,從歷史與社會的角度切入,研讀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此舉讓她失去了一些關心小孩、喜歡小孩,但無法一起討論嚴肅議題的夥伴。「可是我們不能一直玩下去啊。」去年她寫了一篇〈爸媽是我們的「人肉盾牌」〉,反擊兒童不該出現在社運場合的批評,文中寫著:當政府不能保護兒童的基本生存權利時,兒童的出現,是最強烈的控訴……小孩的發聲權需要被尊重,小孩的社會參與權也不容被成人忽視。

「有網友留言罵我畜生啊,但寫這樣的文章,被罵也很爽。」有人批評,也有人支持,林真美真正想談的,是別忘了自由對一個人、對一個兒童的自我發展有多重要,成人不應用自訂的框架,剝奪他們的權利,讓他們活得戰戰兢兢。

回到日常生活,兒童本能上就是大叫大跳大亂、會哭會鬧會吵的生物,這樣的特質挑戰了成人生活秩序,也讓父母常感到被他人譴責,無法支持自己的小孩,林真美提醒,「讓我們想清楚,孩子是什麼,不是誰的私有物,社會必須一起改變,對孩子更包容,給他們一點空間、一個出口,你會發現那些吵鬧哭泣其實沒什麼。」

而這一切的包容,不是期待孩子未來成為什麼樣的成人,那樣的壓力與期待成績、職業其實所差無幾,林真美說,「讓我們戒掉對孩子未來的想像,先去了解他們,滿足他們的需要,成人與兒童的關係才能更融洽。」別再去看很遠的未來,讓我們回到孩子的現在。

(攝影/陳佩芸)

林真美的繪本賞析作品
繪本之眼:看見百年來的繪本與繪本中的兒童(經典增修版)(博客來獨家限量作者親簽)

繪本之眼:看見百年來的繪本與繪本中的兒童(經典增修版)(博客來獨家限量作者親簽)

有年輪的繪本

有年輪的繪本


 林真美譯作 

第一次出門買東西(林明子跨世代經典1)

第一次出門買東西(林明子跨世代經典1)

活了100萬次的貓

活了100萬次的貓

不可以!

不可以!

綠色的星星

綠色的星星






從山裡逃出來・垃圾,丟啊!(新版)

從山裡逃出來・垃圾,丟啊!(新版)

三隻山羊嘎啦嘎啦(2版)

三隻山羊嘎啦嘎啦(2版)

手套(新版)

手套(新版)

我吃拉麵的時候...... (精裝)

我吃拉麵的時候...... (精裝)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他是歌手、是詩人、是導演、是演員,再聽一次Bob Dylan的理由

Bob Dylan是1960年代衝突、反叛、革命的代名詞,他是定義搖滾樂的一員,一首首把歌寫出來,用幾十年來證明,充滿智性思考的詩文可以與搖滾樂融合為一,成為充滿人性的民謠歌曲。

2048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