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編輯說書】一的悲劇,無辜者的悲劇

  • 字級

首先,從書名《一的悲劇》,便預感這是個悲傷的故事。而當翻開書頁進入主文沒幾段,映入眼簾的一幕尤其怵目驚心:「我是青梅署的搜查員,已經找到孩童的遺體了。」從警方無線電中傳來的這句話,不但令在場主角的心為之凍結,更彷彿鉤子一樣緊緊鉤住了讀者的心。

──怎麼,這故事竟是從一個小男孩之死開始的?

小編平常最怕看到有小孩死掉的劇情,可是打開《一的悲劇》書稿,從字裡行間傳來的緊繃張力卻呼喚著我不由得一頁接著一頁看下去。才七歲的男孩茂被誤綁,而因為山倉在交付贖金的過程中出了差錯,導致交易沒成功,茂被撕票了!悲憤交加之下,故事主角山倉史郎──其實是茂的親生父親──於是決定憑自己的力量私下調查兇手,查出事情真相。《一的悲劇》這個書名極為抽象,在尋找封面圖片時,小編費了不少心思,最後決定從有裂痕的玻璃發想──對我來說,這整個故事最悲哀的並非死亡,而是令人心寒的謊言、親情的崩毀!當原本完整的情感某處出現了一個破洞,便會開始一點一滴破碎、一絲一絲龜裂,終至無可挽回的破滅。幸好,在這過程中,還是有一些永遠無法切斷的連繫貫串其中,最後當我閤上書頁時,在悲傷之中,仍感覺到有那麼一絲期待……

有一點令小編感到好奇的是,山倉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在調查?他是真心恨那個殺人兇手嗎?還是帶著對茂的贖罪心情?或者,甚至有點鬆了一口氣,有點慶幸這樣一來自己有私生子的事就不會曝光?帶著滿心疑惑,我跟著山倉一起追查綁架了茂又撕票的兇手,跟山倉一樣注意起周遭任何可疑的蛛絲馬跡,頻頻感覺到故事中出現的每一個角色都令人起疑,就連山倉本人也有嫌疑!

就在這時候,法月綸太郎出現了。有趣的是,他是帶著「共犯」的嫌疑色彩出現的。當然,法月對此一點也不以為意,反而給山倉許多追查方向的指點,過程中他傳授對推理詭計一竅不通的山倉的一席話,也等於是替讀者上了一堂密室詭計課。可以說,在這本書裡,儘面「檯面上的偵探」是行動派的山倉史郎,真正的「幕後名偵探」則仍非法月綸太郎莫屬。不過很人性化的一點是,名偵探法月雖然見過大場面,但他可不是都料事如神或查案一帆風順,他也會被矇騙、也會有疏忽的時候,甚至他的情緒也隨著事件發展而高低起伏,難怪現實世界中的作家法月綸太郎有「煩惱作家」之稱。

看這本作家法月綸太郎寫的「偵探法月綸太郎」辦案,有個很好玩的地方,當作家將自己寫入書裡時,常會藉由書中的「本人」反映出自己的想法。推理評論家冬陽在本書導讀中寫道:「法月綸太郎:日本的艾勒里.昆恩」,將法月和昆恩做了比較,而法月在這本書裡介紹自己出場時,也藉第三者之口寫了這麼一句:「書上的作者簡介譽他為艾勒里.昆恩以來的名偵探。」小編不禁猜想,這是當年才二十六歲的法月綸太郎的自信之語?還是他對自己的期許?

從1988年入圍江戶川亂步賞、獲得推理大師島田莊司大力推薦而出道以來,法月綸太郎的作品並不多,如冬陽在導讀中所寫:「出道二十年不到十五部長篇」,但他部部都是精雕細琢之作。想必也是因此,《一的悲劇》成為冬陽引頸企盼的作品之一。而2009年三月將出版的《二的悲劇》又會是什麼樣的悲劇系推理故事呢?實在令人期待!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172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