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譯界人生】《浮士德博士》譯者彭淮棟:當你要翻譯,你必須很謙虛

  • 字級


(攝影/蕭如君)(攝影/蕭如君)


《浮士德博士》第一章起頭的第二大段裡,提到一部書刊叫《隱晦者書簡》。譯者彭淮棟在隨書附的「導讀.譯注本」標號6的譯注中,做了如下解釋:

一五一九年德國一部拉丁文書信集。道明會僧侶認為猶太書籍不合基督教義,獲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准許,要將之盡行燒毀,德國人文主義者羅伊希林為此與眾僧發生衝突,而產生《隱晦者書簡》(Epistolae Obscurorum Virorum)一書,書中收集當時人文主義者聲援羅伊希林的書信,嘲諷焚書及其論據……

浮士德博士:一位朋友敘述的德國作曲家阿德里安.雷維庫恩的生平(德文直譯+導讀譯注本)

浮士德博士:一位朋友敘述的德國作曲家阿德里安.雷維庫恩的生平(德文直譯+導讀譯注本)

如譯注中所述,彭淮棟續之細細說明:「obscurorum這個字就是英文的obscure,原來指的就是陰暗、暗處、沒沒無聞等意思,象徵這些不能具名的人文學者。」但到了啟蒙運動時期,obscurorum衍生出obscurantism,意為「蒙昧主義」,為啟蒙運動之敵對,也與原來的本意相去甚遠。「但我看過有位譯者表示自己花上十年心力翻譯《浮士德博士》,卻將Epistolae Obscurorum Virorum這部集子往蒙昧主義理解,等於整部書一開始就弄錯了,你說慘不慘?」彭淮棟說,他實在替這位譯者感到遺憾。

而光是一個「隱晦者書簡」,要能準確地轉譯出這個字詞,譯者需要事先具備的基礎,究竟如何才能數得清楚?「我得先去瞭解歐洲中世紀的狀況,那段禁書、禁思想的經過;我必須重新追溯德國人文主義的起源,等等。這當中牽涉到很多歷史、思想史。太多了。」一部短短五個字的集刊名稱,需要上百字的注解來輔助支撐;而在這濃縮的耙梳背後,是成千上萬四散各處的背景學識共同匯聚而成。即使只是一個讀者可能過眼即忘的字詞,對譯者來說都是畢生之力的傾注,絲毫馬虎不得。

將彭淮棟的譯著一字排開,幾乎一本硬過一本:《音樂的極境:薩依德音樂評論集》《無盡的名單》《論晚期風格:反常合道的音樂與文學》《貝多芬:阿多諾的音樂哲學》《西洋政治思想史》《鄉關何處》;即使是列為小說的《浮士德博士》,講實話,也一點都不好入口。這部托瑪斯.曼一生最鍾愛、也被譽為可憑此書再得一次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在彭淮棟的定義裡,的確是一部對想要瞭解德國19至20世紀之交思想變化、對尼采、對德國社會學家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有興趣的人需要看的書。「但它不是托馬斯.曼的入門書,它是給專家學者讀的。其他讀者要啃這顆堅果,可能有點難。」就連譯過《魔山》,對托馬斯.曼有一定了解的他,都認為《浮士德博士》著實硬得非比尋常,倘若貿然大口啃下,牙齒怕會受傷。他不只替讀者、替出版社擔心,也扎扎實實地度過了踏入譯界以來,最煎熬的兩年半。

「這部書應該是我截至目前為止譯過最難、也是最久的。真的很痛苦。」身為報社早班編譯,彭淮棟每天約莫午後兩點下班回到家,從公司的電腦換到家裡的電腦,一坐就是八個鐘頭起跳。「有時三更半夜還爬起來譯個兩段!」就這樣一天過一天,日日和托馬斯.曼爭鬥,「等於閉關,什麼地方都不去,朋友都不交了。」他笑。

(攝影/蕭如君)(攝影/蕭如君)


你必須讓自己完全進入作品,又不能「只」沉浸在作品當中。「在譯的過程裡,要翻查無數各領域的歷史資料──歐洲史、德國史、宗教史、宗教改革史、音樂史;要弄清楚古典音樂到現代音樂的歷程,除了音樂本身的轉變,還有理論方面的轉變;你要念一些法文詩、法國文學;要熟悉歌德尼采華格納,還有英詩也要念很多……這部小說幾乎像本百科全書,裡面包含太多東西了。」他細數未完,我們已頭昏腦脹;何況他說的「一些」,絕對不只是一些。「這不是一部能夠自足的小說,它需要太多參考知識,其中每個句子都有典故。我要瞭解多一點,就得先離開這本書,去看很多旁邊的事,才能回來繼續譯,否則會不知道裡面的角色在講什麼。」兩年多來,彭淮棟所有的閱讀都指向此處,眼前的任何字句,都會讓他連結到這本書。他彷彿成了那個無法抗拒魔鬼的需索者,托馬斯.曼成為他的浮士德。

既知其難,何以仍願開始?「這是責任哪。我覺得應該要有人把它譯出來,它太重要了。」除卻自身對托馬斯.曼恆常不變的興趣,《浮士德博士》的確是托馬斯.曼個人思想、聲明與對世界意見的陳述。「德國人到現在都沒有原諒他,因為他講實話。」戰後德國一度避談納粹,歌頌的是戰前的、英雄式的德國;及至20世紀後期,新一代歷史學家崛起,呼籲德國必須正視歷史,德國的戰時行為才終於浮上檯面。「如果不承認過去,未來也將是盲目的,心靈更無法獲得真正的自由。」這無非是托馬斯.曼對藝術、對國家,最深刻也最沉重的省思與呼籲。

譯者似乎總能比讀者讀得更多作者的思想。「因為每個句子你都必須盡你最大的能力去瞭解,不瞭解就是混。不懂就要去問、去查,就像托馬斯.曼緊抓阿多諾不放一樣,你要給讀者一個可以信服的世界,不能讓裡頭有任何一句外行話。」彭淮棟打趣說,這比寫博士論文還難。

「光懂語文不能譯書。語文能力再好,沒有其他文化背景支撐,你不能譯書。否則譯出來會非常僵、非常可怕。」為了避免自己淪為語無倫次的網路翻譯,在接稿之前,要確保自己知道這本書在講什麼,一定要看得懂。「當你要翻譯,你必須很謙虛。」再簡單的書,即使只是一封父母寫給孩子的家書,都得了解父母是在什麼狀況下寫的信,而不是字義轉譯了事。「很多人都認為自己語文能力夠好,但翻譯這回事,有很多事情要考慮。總之就是要謙虛,不要硬來。」

「翻譯其實沒什麼樂趣,我都把它當成正事、當成很嚴重的事情在做。」彭淮棟雖不以翻譯餬口,卻也不將此事做業餘等閒視之。「翻譯不該是消遣。接了就要好好做,不要管錢多少、書難不難。要好好對待每一本書。got the job done,而且是要well done。」問他平常正職工作也翻譯,回到家也翻譯,整天都在翻譯,難道不膩嗎?他想了想,又笑,「做了就認了吧。」


〔彭淮棟譯作〕

音樂的極境:薩依德音樂評論集

音樂的極境:薩依德音樂評論集

無盡的名單

無盡的名單

論晚期風格:反常合道的音樂與文學

論晚期風格:反常合道的音樂與文學

貝多芬:阿多諾的音樂哲學

貝多芬:阿多諾的音樂哲學











鄉關何處:薩依德回憶錄

鄉關何處:薩依德回憶錄

醜的歷史

醜的歷史

美的歷史

美的歷史

後殖民理論

後殖民理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74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