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書腰的一生充滿縐折】浩介與俊平──電影《我們家》

  • 字級



文案:
「像這種時候,要笑啊……」

──電影《我們家》(ぼくたちの家族)

長男,若菜浩介。次男,若菜俊平。

看電影當時的心境,很容易與電影情節某些部分產生重疊的既視感,因而在放映首日的下午場,下班人潮還未湧入的戲院中,反倒擁有比較寬敞的空間留白,彷彿自己不是坐在舒服的放映廳座椅,而是走入螢幕之中。也許就在長男浩介陪伴母親等待門診叫號,或次男俊平拿著母親的斷層掃瞄片子,現場抽了號碼牌,護士小姐說,可能要等兩個半小時,對,就是那些場景,那個門診之外等待的長椅上,有過類似經驗的人,都可以走入螢幕,成為路人甲乙丙,因為等待門診的長椅上,再怎麼猖狂的人,都被最脆弱的靈魂附身。

長男,浩介,妻夫木聰。次男,俊平,池松壯亮。
惡人
電影《惡人》由吉田修一原著改編

最早看妻夫木聰演戲,應該是日劇《Orange Days》,當時覺得這樣的男演員,雙眼皮那麼迷人,五官如此精緻,應該是走青春偶像派的路線吧!往後或許戲路受限,沒辦法發揮什麼功力。但妻夫木聰根本不是偶像派,他的演技實力看不到邊界,譬如在三谷幸喜的片子裡耍寶搞笑,或被黑道修理到鼻青臉腫,或者像電影《惡人》《東京家族》的角色,情緒都滲入骨子裡了,那不是演戲,好像妻夫木聰生來就是電影角色的「實體人」。

對於池松壯亮的印象則是來自日劇《MOZU》,在西島秀俊、香川照之、真木陽子、長谷川博己、小日向文世這批戲精的夾攻之下,池松壯亮忽男忽女的角色跳躍,毫不青澀。在《我們家》這部電影的次男角色,簡直是直線行列中,以自然的身手,蹲下,再跳躍,非常顯眼。

電影改編自作家早見和真以親身經驗書寫的小說,但真實情況是獨子承受了家庭巨變,早見的母親在2008年因為腦部腫瘤,被醫師宣判餘命只有七天,將不斷找尋可以為母親動手術和積極治療的過程書寫成小說,於2010年開始連載,2011年以《砂上のファンファーレ》為書名發行單行本,早見的母親經過五年鬥病,在2013年過世。

導演石井裕也花了三年的時間,親自編寫電影腳本、選角、擔任影片製作人,決定將獨子改寫為兄弟二人,他在受訪的時候表示,讓獨子承擔這種事情的壓力太大了,如果有個兄弟可商量,應該好很多。2014年電影上映,原小說以電影同名《ぼくたちの家族》發行文庫本。
夜行觀覽車
湊佳苗的《夜行觀覽車》同為以遠離都心的新興住宅區為背景的小說。

以遠離都心的新興住宅區為背景的小說故事不少,譬如湊佳苗的《夜行觀覽車》。為了滿足一生總要擁有獨棟住家的夢想,這些新市鎮或許圓了許多家庭對於「家」的想望,卻也因為長年的房貸壓力,或家的外型雖然完整,但家的內裡卻逐漸被鏽蝕淘空,而有了許多衝突。

可是若菜家,看起來,除了母親記憶越來越不好,經常會自言自語,叫錯媳婦的名字之外,好像沒有什麼嚴重的問題。直到,看完斷層掃瞄的醫生,宣告了母親的餘命,僅僅一個禮拜,這個家的問題,像猛爆病毒,瞬間噴發。母親的病,父親公司的負債,父母向高利貸的借款,以兒子之名為擔保的房貸,七天之內,父親與兒子,哥哥與弟弟,以及哥哥與懷孕妻子的關係,還有母親和時間互相搶奪的餘命,太多戲劇可以誇張的元素,照理要撒許多重口味的調味,否則怎能盡興。但那些過於猛烈的手法,在這部電影裡面並沒有出現,頂多就是母親在門診的尖叫或病房的吵鬧而已,多數時候,這家人,也就是那三個負責在一週之內努力把問題解決的男人們,尤其是兄弟兩人,非常努力把母親、父親,或者說,整個家庭,包括關係原本有點冷淡的婆媳關係,和未來即將出世的小孫子,一個一個面對、解決,像棒球場上的頭部滑壘一樣,有點驚險,但總要拚一下。

得知餘命只有七天的母親,或許是腫瘤壓迫了腦部記憶的部分功能,返家之後,笑著拿起茶杯,替窗台的仙人掌澆花,對身後一臉愁容的長男浩介說,「像這種時候,要笑啊……」

總會有辦法解決的啊,只要是家人一起想辦法。說什麼團結在一起,肩並肩圍起來喊「嘿嘿吼」加油,那也未免太童話了,但是若菜家的兩個兄弟,即使是背負很多難題與責任的哥哥浩介,或一直保持著大學生宅男一樣樂觀的弟弟俊平,都有他們默默支撐著父母的心意,不管誰先爆發,誰先壓抑,誰比較膽小或誰比較勇敢,都沒關係。

所以,當鶴見辰吾飾演的那位白髮醫師,給了弟弟俊平一線曙光,去過醫院等報告或在各診間流浪的人都知道,那樣的曙光,多麼重要。或許有救,或許不是那麼悲觀,即使只是很簡單的訊息,就算醫師是初次見面,就算他一天看診也已經很疲憊了,但是,可以擁抱一下嗎?醫師甚至問弟弟俊平,已經跑幾家醫院了?第10家……喔,其實是第6家……你身上有錢搭計程車嗎?其實我家也有一位像你一樣的笨兒子……

不好意思,透露了劇情,真不應該。但是在戲院裡面,因為這段情節,眼淚就不停止了。

還有,穿著白襯衫的哥哥浩介,喔,不對,是妻夫木聰,早就不是偶像明星,他是實力派啊,完全是。

「像這種時候,要笑啊……」

絕對要記住這句話。





一個人的粗茶淡飯
一個人的粗茶淡飯

米果 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著有
《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13 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最新作品《一個人的粗茶淡飯》
個人部落格
【私.生活意見】 
Facebook
【米果大會堂】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3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