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一噸垃圾值多少錢》亞當.明特:原料稀缺和價格上漲有助於改變人們行為

  • 字級


trash_1
《一噸垃圾值多少錢》作者亞當.明特實際考察回收場/Copyright @ Adam Minter

一噸垃圾值多少錢
一噸垃圾值多少錢
在中國廣東石角鄉,每年回收處理約九千多公噸、來自美國的廢棄聖誕燈飾,燃燒後從中獲取銅,轉賣給手機製造廠、電線與電纜製造廠,或將銅製電線宿膠外皮剝離,賣給拖鞋鞋底製造商,其獲利驚人。

作者亞當‧明特出身於垃圾回收的家族,曾走訪世界多處垃圾回收場,深入調查政府單位所無法獲取的真實數字、挖掘開發中國家不願意公開而世人也未曾獲知的驚人事實──從經濟成長已達頂峰的國家接收廢棄金屬,從中提煉分離出需要的金屬元素,以因應大規模的基礎建設所需。以中國為例,中國是美國主要的進口與出口國,在廢棄金屬的進口上也不例外,而這比從西藏開採銅礦或是進口原料都要划算便宜得多!

全球的回收工業已形成一龐大的金錢帝國,垃圾國度的勢力已深植於全球的各個角落。


Adam Minter
作者簡介
亞當.明特(Adam Minter)

出身於美國明尼亞波利斯經營廢料場的家庭,後成為專業記者,目前在上海擔任彭博資訊《世界觀點通訊》特派員,並定期為《大西洋月刊》、《外交政策》與其他重要雜誌撰稿。現居上海。



翻譯整理/時報文化 周京元

Q1:您個人如何看待國家發展與資源浪費二者間的關係?
亞當.明特:我們縱觀歷史,得知財富和廢棄物之間有很強的相關性。這是有道理的。畢竟,富人有能力消耗更多物品,以致他們可能丟掉更多。就某種意義上來說,適用於個人的邏輯亦適用於社會。

以美國為例,十九世紀時,美國人以節儉出名。此肇因之一在於美國屬於新拓疆國家,許多美國人根本沒有獲得消費物品的機會。結果就是美國人所製造出的廢棄物數量不足以支持工業回收,並將之轉化為新產品,因此這段時期,美國便從英國和歐洲進口廢料。到了二十世紀初,美國已然逐漸富裕,以至於製造出比國內工業所需更多的廢棄物,進而成為廢料淨出口國。

同樣的情形自二十世紀的五零年代起,亦發生在東亞各國。日本、台灣和韓國這些本來不消耗或不浪費的社會,也從依賴進口廢棄物做為原料,轉變成為廢料淨出口國。由此可知,這是產業發展的自然過程。

Q2:中國由於經濟快速發展,以致對於廢料的需求大增。就您對全球巿場的觀察,下一個廢料需求大國會是哪一個國家?
亞當.明特:現今,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製造商,因此需要極大量的原料。然而,在中國缺少這些原料的現實下,為了滿足其生產需求,企業從世界各地的廢品回收公司進口這些原料。如果中國沒有製造業的需求,那對原料就不會有所需求了。

因此,就現實面來看,哪一個國家成為下一個世界的廢料進口大國,意味著這個國家其實就能取代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製造商。只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任何國家能夠在這方面取代中國。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亞洲的出口製造業目前正處於低迷時期。但是,中國內需市場是如此之大,其短期到中期的原料需求不可能下滑。

Q3: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美國曾輸出大量廢料到日本,當時日本急需原料之因在於軍國主義興起,全力發展武器,並點燃亞洲戰火。然而,以商業的角度而言,無法顧及輸入國對於廢料的使用方式。您自己有什麼想法?是否會擔心,現今廢料巿場的繁榮,其實隱藏著軍事發展的可能性?
亞當.明特:您說得很對:從一九一○年代起,日本自美國進口數百萬噸的廢鋼,就算不是全部,其中大部分的廢鋼都是用於軍事武器的建設上。這種貿易一直持續到一九三○年代末期,而此時,日本帝國所發動的戰爭已持續多年了。對於美國廢金屬行業來說,這是一段黑暗且可恥的插曲。

只是,我們有能力預防這類一連串的事件再次發生嗎?這是一道非常棘手的問題。畢竟,廢鋼能夠製造出許多產品,不僅僅是武器,例如廢鋼便是製造汽車的原料主要來源。因此,防止廢鋼出口是一道難以回答的問題。

最近這幾年,的確有某些種類的高科技廢料可能被用於發展先進的武器裝備,導致許多國家禁止其出口。但是,這僅是廢料整體貿易的一小部分而已。

然歷史可能重演嗎?我不認為如此。戰爭的性質已然改變。在核武時代,當年為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所需的飛機及船艦隊,如今已不足以打贏一場戰爭。因此,也就不需要打造這些龐大艦隊所需的大量廢料。與此同時,現代經濟情勢也已然改變。當年的日本,如今已是廢料的淨出口國,且其主要市場是韓國和中國!

trash_2
正在拆解馬達的工人/Copyright @ Adam Minter

Q4:廢料處理場的工作人員等同於將自己暴露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中,不但造成環境汙染,對於健康也造成很嚴重的損傷,尤其亞洲地區的情形甚為嚴重。您是否曾就這點來建議廢料處理場如何改善,而對方如何回應?
亞當.明特:您說得很正確。在一些廢料加工廠的情況確實是糟糕透頂。然而,身為一名記者,我不認為建議業主或管理者如何經營他們的工廠是我的角色。事實上,一旦我這麼做的話,我相信我會被要求離開,我的建議也會被忽略。所以,做為一個心態務實的人,我試著盡我所能蒐集準確的資料,然後向我的讀者報導。我希望讀者能從中獲得更深刻的認識,這將有助於改善狀況。

不過,我心中的確經常感到深切的矛盾。

trash_3
廢料加工廠的工作環境/Copyright @ Adam Minter

Q5:原本沒有用的廢料,成為有利可圖的商品,但在處理廢料的過程中,卻出現資源浪費、環境汙染、健康損害等問題。您認為這二者之間是否有取得平衡的可能?
亞當.明特:就現實而言,我不認為人類會降低自己的消費和浪費。我認識的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想要有新的 iPhone、一間大房子以及周遊世界的機會。也許我們有些人願意放棄這些享受,但現實情況是我們大多數人都是凡人,我們樂於追求快樂,忽視宏觀後果。

然而實際上,發展中國家雖因為經濟成長而更加富裕,但是享受發達國家的生活方式的成本也相對提高, 結果導致僅少數人能夠像二十世紀中葉的美國人那樣揮霍浪費。我相信,原料稀缺和價格上漲將有助於改變人們的行為。

這聽起來很淒涼,但我樂觀地認為:人類有能力適應──自在地適應──一種不必太過奢華的生活方式,並使更昂貴的世界適合人居。

作者的廢物回收場之旅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人當廚師、有人追蝗蟲,讓OKAPI帶你認識五位「找到一件想做的事,而且用生命去做」的人

他們有人徒步中國、有人用30年紀錄台灣環境、還有人成為業配之王,如何對抗他人的質疑全心投入一件事?他們的故事告訴了我們答案。

53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