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說到雲門,我會想到…】戲劇╳黎煥雄:雲門式的抒情和言志

  • 字級


說到雲門,我會想到bn

打開雲門:解密雲門的技藝、美學與堅持
打開雲門:解密雲門的技藝、美學與堅持
1973 年,林懷民創立雲門舞集,2013年,雲門舞集40週年。雲門 40,在舞台上創造出無數令人屏息的魔幻時刻,它集結了編舞者的靈思創想,舞者身心意志的鍛鍊,舞台、燈光、服裝、佈景、多媒體等跨領域專業工作者的心 血。台灣第一本「雲門創意解密」之書!首次打開雲門,直擊工作現場,帶你一窺雲門的身體技藝、劇場美學、創意管理、時代精神。

延伸此「跨界」概念,我們邀請了幾位在各領域努力不輟的專業工作者,請他們談談,說到雲門,會聯想到哪一件建築作品、哪一位作曲家、哪一齣舞台劇作、哪一幅畫作、哪一部電影?現在就一起跨界,打開雲門。




黎煥雄
〔跨界|O3戲劇╳黎煥雄
說到雲門,會想到哪一齣舞台劇作?

黎煥雄/ 劇場導演,文字創作者,近期主要編導作品包括幾米音樂劇《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舞台劇《台北爸爸紐約媽媽》,音樂劇場《落葉傾城張愛玲》。文字作品則出版則有詩集《寂寞之城》等。


雲門式的抒情和言志

文╱黎煥雄

不要懼怕,這個島充滿著讓人愉悅而無害的雜音、聲響與甜美的空氣,有時成千個砰然作響的樂器、有時是一些人聲在我耳邊嗡嗡奏鳴,讓假使在漫長的沉睡後醒來的我又酣然睡去,接著在夢裡,雲門開了,我這麼認為,展現著準備好傾洩於我的豐美,而當我醒來,會讓我渴求著重回夢中。」(莎士比亞,《暴風雨》第三幕第二場)。

當然,雲門舞集的歷史不是一個流放與復仇的魔法師故事,儘管早期舞作裡頭也許不乏許多具有強大敘事戲劇張力的取材,但是,印象中的雲門跟莎士比亞沒有什麼聯結,但這段充滿夢的渴求與嚮往的台詞,提到了雲端蘊藏的美好,我總喜歡私自說成「雲門開了」,因而,每每提到這個讓我們都感到驕傲的舞團時,我會想到的,常常是這段也深受世人鍾愛的台詞。

其實要從一個舞團、一支舞作想到一個戲劇作品,並不是那麼常見的。我努力想像我看過的所有雲門的作品,腦子裡搜尋著一個又一個劇作家或劇作,但總有些徒勞。即使數年前莫斯科「契訶夫藝術節」邀請了林老師以契訶夫作品發想創作,後來完成的《花語》,也更突顯了一種東方獨特的繁華而盡的落花意念,契訶夫《櫻桃園》結尾的砍伐,也已然成為有著自主平行的遙遠遐想,而不再那麼契訶夫了。

這當然也是因為舞團獨特的美學風格、文化脈絡那麼不同於莎士比亞式的喧囂華美,或契訶夫式的抑鬱感傷。或者反過來,在戲劇的舞台上,我們也許無法找到雲門式的抒情、雲門式的言志。只是,在暴風雨結尾,和生命與世界和解的氣度,以及一種表演者的機智謙恤,都那麼值得與一個40年的舞團分享吧——

我們的狂歡已經終止了。我們的這一些演員們,如我先前告訴過你——原是一群精靈……那些構成我們的材料也就是那夢的材料;而我們短暫的一生,都被包攏在睡眠之中。」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