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Murder Takes Time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Murder Takes Time
Murder Takes Time
我和大王偶爾還蠻喜歡依情境挑書的,例如去大峽谷玩的時候讀《Over The Edge》(講發生在大峽谷的死亡事件),去蒙他拿州時看《Mark of the Grizzly》(灰熊攻擊人的意外故事),包括我回台灣時,大王買了《Not Comin' Home to You》《No Time for Goodbye》,都有情境選書的意味,這種挑書法常常可增加閱讀的樂趣。然而,我又是為什麼會挑《Murder Takes Time》呢?其實只因為我的兩個繼子目前正在義大利度假,《Murder Takes Time》的作者Giacomo Giammatteo雖是生長在美國的美國人,但看名字就知道其實他的家庭原本來自義大利。所以這本小說裡的主角們都是有義大利背景的美國人,他們就像一夥眷村長大的孩子一樣,在美國的某個義大利人聚居的地方長大。

Murder Takes Time(直譯是「謀殺需要時間」),在我讀了上半本的最直接感言是 It does!謀殺真的很耗時!雖然故事一開頭就有兩三起的謀殺案被說出,然而,一般偵探或推理或犯罪小說都是緊接著就開始辦案了,這本書卻不是,它返回去「話說從頭」!(昏~)有多麼從頭呢?從主角出生前開始……

當然囉,一個贅言太多的人是不可能當上小說作家的,耐心往下讀下去,你就會知道作者這樣做是有原因的,簡單地說就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鄰家小男孩義結金蘭(義大利式)──他們誓言絕不背叛出賣彼此,有難當自擔,不拖朋友下水。這夥人其中最重要的三人分別是東尼、法蘭奇、尼基,而東尼和尼基的淵源更是深遠,東尼媽和尼基的媽是好友,當尼基的媽因為難產尼基而過世之時,東尼媽羅莎自此挑起照顧尼基的責任(當然尼基的爸也有照顧自己的兒子啦,不過他畢竟是個粗漢),所以東尼和尼基可以說自幼起就和兄弟沒兩樣,聰明的東尼是領頭,尼基的兇狠和義氣卻也不是鬧著玩的,他們曾因為盜竊被抓,尼基死也沒供出任何一名同夥。

這個故事是過去和現在穿插進行的,在現在,已經改邪歸正成為警探的法蘭奇面對著幾樁毫無頭緒的命案──倒不是命案現場沒有任何一絲跡證,相反的,是太多了,兇手殺人前四處收集他人的DNA,殺人後又把這些東西仔細安置在現場。幾個死者之間也還沒找到任何關連。倒是法蘭奇愈來愈懷疑事有蹊蹺,這些看似無意義地被兇手留在現場的東西中,有幾樣幾乎是直指著他——法蘭奇的過去。而且自然只有他才能參透那些東西背後的意義,難道說,兇手是他的舊識?在現在,尼基因案坐牢多年,三年前才剛出獄;東尼已經是個黑幫大頭的手下(連同一個至今還跟隨著他的童年夥伴),法蘭奇自當上警察開始,雖然猶記當初不出賣朋友的誓言,但他也極力避免和這些朋友相聚,維持著兩不相干的態度。死者他無一認識,而兇手如果是他的舊識,他到底要對自己傳達什麼訊息?目的又是什麼?

這幾個童年夥伴,為什麼又走到了如今正邪不兩立的狀態?連親如兄弟的東尼和尼基也已經分道揚鑣?還好,故事的「過去」有說。在他們青少年時期,尼基因為交了個女友而漸漸減少和兄弟鬼混,儘管還年輕,他對這個女友卻相當認真,絕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可是有一天,他的兄弟和某幫派械鬥,尼基聽聞消息立刻趕到現場支援弟兄,雙方人馬惡鬥到出了人命,當警察來時,還活著的人都作鳥獸散,唯獨講義氣的尼基還留在現場拚命搶救一個受重傷的夥伴。不幸地,那名兄弟還是死了,再加上敵營的死傷,尼基被判了七年徒刑,他獨自把後果都扛了下來,完全沒有出賣任何一名弟兄。

照理說,他入獄後,弟兄們應該也要有點義氣才是,可惜東尼這時開使沾毒,有一次甚至在開車載尼基的女友去探監時,在回程路上吸毒後強姦了她。同時期法蘭奇開始和兄弟們漸行漸遠……不過卻沒有人將這件事告訴獄中的尼基,連尼基的女朋友都決定不說,並不是她變了,而是她深知男友的個性,她不要他在監獄裡惹出更多麻煩,甚至莽撞喪命。在獄中的前幾個月只有羅莎媽媽不斷找機會去看他,羅莎雖然是東尼的生母,但對自小就照顧自己如同己出的羅莎,尼基一樣將她視為自己的親媽。可惜沒多久羅莎也過世了,尼基在獄中被特別允許去參加羅莎的葬禮,也是在那時,他才發現女友已經大肚子了。

除了當事者,沒有人知道東尼幹了什麼事,所以尼基在獄中數年來甚至都以為自己是孩子的爸,直到他出獄後,他才得知在他入獄沒多久,女友就嫁人了(她並不是嫁給東尼,而且她是因為不願未婚生子才隨便找了一個人嫁了),尼基並沒有去追究原因,他甚至沒去看望她一下,就直接前往紐約,他的兄弟們不論黑道白道此時都在紐約闖天下,他雖沒打算重回東尼麾下,但兄弟見個面總是必要的。

這一切都發生在三年前,後來尼基在東尼引介下幫某個黑幫老大當殺手。本來東尼也不知道尼基在幫老大做什麼,不過聰明的他很快從老大口中套出答案,並且開始忌諱著尼基的才幹;讓我們這麼說吧,童黨時的誓言,結果唯一沒在遵守的是帶頭的東尼──殺手尼基在某次幫老大執行殺人任務時,和他的「目標物」產生了感情,他教她詐死逃生,本來都已經成功瞞過老大,但卻讓東尼給戳破,東尼太了解自己的兄弟了,他知道尼基不會殺女人。這是東尼第二次背叛了自己的兄弟,也是第二次毀掉兄弟深愛的女人。

長期跟監著這位黑幫老大的FBI,發現警探法蘭奇定期和黑幫老大的幾個重要手下聚會,他們拿法蘭奇的職業生涯來脅迫法蘭奇為FBI蒐證,結果連法蘭奇這種身分的人都還是沒背叛朋友,他一開始就用只有同伴聽得懂的暗語,告誡大家他身上有監聽器。FBI在法蘭奇身上得不到任何好處,於是法蘭奇又回到他原本偵辦的命案上,但現在,他開始懷疑東尼和尼基之間必有一人是兇手,他開始覺得東尼背叛了兄弟情義,可是尼基更有可能是兇手,果真是這樣嗎?如果真的是,身為兄弟的他,又該怎麼辦這個案子呢?……

這本書真的是很高度的情義理的多角衝突,雖然Murder Takes Time,可是在下半本還真的是讓人無法控制地一頁快飛過一頁!你無法阻止作者takes his time,但你迫不及待的心總能逼迫自己手眼兩倍速快轉,直到最後一頁,你才得以安心地嘆一口氣,嗯,好看!


His meaty hand clasped around a drink.

他的肉手(肥手)環扣著一杯飲料。

妙135
(圖/張妙如)

I think he took the bottled-up frustration from his home life and took it out on whoever he fought.
我想他把從家裡得到的壓抑的挫敗發洩在(出氣在)任何和他打架的對象上。

I'd sacrifice anything for you, but I won't be a martyr and let myself be destroyed.
We'd both lose.
我可以為你犧牲任何事,但我不會當個殉道者並任我自己被摧毀。這樣我們會雙輸。

When Mamma Rosa died, it devastated me. Each day pushed me beyond limits I thought were impassable.
當羅莎媽媽死了,那壓垮了我。每天我都被推過了那些我認為不可能通過的極限。

Embarrassment and guilt are the two most powerful deterrents to truth.
不堪和罪惡感是兩個扼阻真理的最大力量。

Everyone had a weakness. What was his?
每個人都有弱點。他的是什麼?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03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