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終結《審判》——卡夫卡的虛構遺稿】胡晴舫:審判

  • 字級


卡夫卡。審判bn

當代華文小說家,書寫卡夫卡的未完遺作!約瑟夫.K的審判來臨前、定讞後,還發生了什麼連卡夫卡都不知道的事?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博客來獨家限量精裝)
今年為卡夫卡誕辰130週年,漫步文化出版其代表作《審判(原始手稿完整版)》,是根據德文校勘本為基礎,還原卡夫卡原始手稿,並收錄未完成的遺稿,完整重現《審判》全貌。

原始手稿能夠被世人所見,歸功於卡夫卡的摰友布羅德(Max Brod)。卡夫卡過世前,交待布羅德將其作品全數銷毀,布羅德不僅違背了他的遺囑,更將部分作品出版,才使卡夫卡的作品有機會出現在世人眼前,包括
《審判》的遺稿。而今,我們邀請知名華文作家,各自為《審判》創作一篇「虛構的遺稿」,看當代華文作家如何書寫卡夫卡式的荒誕。


〔作家|05〕胡晴舫 /
台灣台北生,台大外文畢業,美國戲劇碩士。寫作包括散文、小說、文化評論。著有《城市的憂鬱》、《旅人》、《辦公室》、《濫情者》等書,固定專欄發表於兩岸三地以及新加坡各大中文媒體。新書《第三人》獲第37屆金鼎獎「最佳文學圖書獎」。現居紐約。



他一口氣慷慨激昂說完,胸脯劇烈起伏,短暫耳鳴,一時之間只聽見自己的咚咚心跳。他自認字字鏗鏘,極具說服力,法庭上那些聽眾必定都同意他的觀點。

他並非僅替自己答辯,而是替全社會之人發出不平之鳴,他們共有的這個司法制度不完美,犯了錯,把一個無罪之人莫名其妙提到法庭之前。他點出了制度的荒謬,任何人聽了他這番答辯,都會明白,這場可笑審判並不是針對K 他一人,卻是對全社會的審判。

他表情莊嚴,極力恢復他平日的冷靜,他想讓群眾知道他向來理性,行事條理分明,在銀行當經理,從不曠日,盡責把分內事做好,是個奉公守法的公民,社會應當以他為傲,而不是沒由來羞辱他,將他拉到這裡來,進行這場虛妄的答辯。

等他呼吸逐漸和緩,他才發覺,法庭內悄然無聲,彷彿他獨自一人站在那裡。他眼光肅穆,環顧四周,以為會尋到許多雙眼睛表示同情,閃耀贊同的光芒。聽眾有的垂下眼皮,有的別過頭,躲避他的目光,有的直視他,眼裡淨是責難,有的甚至嘴皮嘖嘖作響,誇張表達他們的不贊成。更多人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毫不掩飾他們等著看熱鬧的亢奮。

他起初訝異,繼而憤怒。原本冷眼觀察他的初審法官不再看他,兩隻手忙著整理桌面,豎起一堆凌亂的藍色卷宗,砰砰敲打桌面,將文件對齊,面色蠟白冷漠,情緒平板如一條直線。法庭依然靜默,光束由窗口進來,照亮灰塵漫舞,有個人喉嚨癢,不敢咳嗽出聲,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咳進肺部深處,將不舒服的感覺深深埋入體內。

一片沉默中,初審法官靜靜開口,語氣充滿嘲諷,「先生,我所理解的範圍內,您的檔案還未送達此處,恕無法審理。您今日請回,靜待通知。」

「我既然都已經來了,我們不能討論我的案子嗎? 」

法官重重嘆了口氣:「您的檔案號碼?」

「我不記得,但您有我的名字,我本人在此。」

「抱歉,名字無效,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所以我們才將檔案皆編了號。沒有號碼,系統就找不到您。」K 還想爭論,法官口氣略微急躁起來,「我們一天要審幾十件官司,後頭還有很多人等著。請您回去吧,下次記得帶您的編號來。」

K 只得拿了帽子往外走,法庭突然恢復熱鬧,像蜜蜂嗡嗡飛過。出了門口,K猶豫了一下,還來不及回首,已有人喀啦將大門關上。



〔卡夫卡作品〕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
審判(德文手稿完整版)
蛻變:卡夫卡小說傑作選
蛻變:卡夫卡小說傑作選
變形記(第二版)
變形記(第二版)
給米蓮娜的信:卡夫卡愛情書簡
給米蓮娜的信:卡夫卡愛情書簡
卡夫卡的沉思:卡夫卡的第一本書1913年
卡夫卡的沉思:卡夫卡的第一本書1913年
失蹤者(又名:美國)-卡夫卡與人類的和解之書
失蹤者(又名:美國)-卡夫卡與人類的和解之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99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