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帶我去平行宇宙】女孩與機器人:平行宇宙v.s電遊時空 對談

  • 字級


女孩與機器人banner

女孩與機器人 / 《平行宇宙》(博客來獨家限定2CD版)
女孩與機器人 / 《平行宇宙》(博客來獨家限定2CD版)



TGnTR女孩與機器人//

女孩Riin、兩位機器人Jungle、蛋所組成的Electronic Pop樂團,饒富趣味的團名,甜美的女主唱搭配兩個生冷的機器人,曲風多變,融合Pop、電氣、搖滾精神、跳舞音樂,極具玩心與實驗精神。


女孩與機器人電遊時空會談紀錄01
(圖片提供/女孩與機器人)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我們終於有機會邀請了參與混音專輯《電遊時空》的音樂人DJ Mykal(林哲儀)、1976阿凱和黃小楨老師來聊聊這次合作過程中的趣事,面對我們最喜歡的音樂,大家一打開話匣子完全停不下來,完全是一頓七嘴八舌、熱鬧歡樂的下午茶!現在就帶大家來看看我們究竟聊了什麼吧!

哪裡:海邊卡夫卡
哪些人:女孩與機器人、DJ Mykal(林哲儀)、1976阿凱、黃小禎


1. 這次為什麼為《平行宇宙》又作了《平行宇宙 / 電遊時空》混音專輯的想法

女孩與機器人Jungle:這個idea在第一張專輯的時候就出現了,但礙於時間和預算並沒有付諸實行。直到製作這張專輯的時候,發現混音專輯的形式非常符合《平行宇宙》的專輯概念,邀請大家來重新混音,就像是讓我們的歌曲在另一個平行時空有另外一個新的長相,所以即使時間有點緊迫,還是很快就馬上聯絡大家來參與了!很幸運的是朋友們都二話不說願意傾力相助,國外音樂人的部分也因為有DJ Mykal、DJ Noodles的幫助進行地相當順利,甚至連我們自己寫信邀請的I Am Robot And Proud聽了歌之後,都表現出很高的參與意願,真的很感謝各位的幫忙!

接到女孩與機器人remix邀約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對自己要重新混音的歌又是怎麼找到方向的?

哲儀:蛤?有人敢找我喔?(眾人大笑)因為我角色上畢竟還是DJ,在production方面比較缺少經驗,坦白說大概是小學生程度吧。我的技能足夠讓我有辦法照自己的set去mash up或re-edit來配合我放歌的需求,但對重新混音製作這件事還不夠。剛好接到電話時,我剛開始和Pilot K合作「MKP」這個project,我覺得Pilot K在這一輩年輕人當中算是技巧相當好的,但他的歌放在DJ手中要播的時候會比較缺乏起承轉合,所以我們倆等於是一個很好的互補。

m-flo 隕-浮流 / SQUARE ONE 重新啟動 (日本進口初回限定版, CD+DVD)
m-flo 隕-浮流 / SQUARE ONE 重新啟動 (日本進口初回限定版, CD+DVD)
第一次聽到〈魚〉原曲的時候,覺得有點Digitalism的味道。雖然我們倆一開始因為Riin的聲音特色,有考慮過作成Perfume的樣子,但又覺得太順理成章了。思考了一下之後,因為我和Pilot這個project要做的內容是要很能符合時下舞池潮流、很能跳的,所以做成了現在這樣electro力道比較強的EDM的版本。

上週我把歌丟給M-FLO的Taku,他也很喜歡,在他電台裡播放。這個remix邀約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嘗試,但最後結果我和Pilot K自己都非常非常滿意。

〈魚〉在《平行宇宙》專輯裡原版

〈魚〉在《電遊時空》混音專輯裡混音版


Riin:
小楨的想法呢?
小楨:我也是『蛤?怎麼有人敢找我?』
Jungle:但老師其實我們在第一張單曲裡就請妳來混音過一次了耶……
小楨:好吧,那我的感覺是,『蛤?你們「還」敢找我喔?』(眾人大笑)
Jungle:其實這張remix都想找新的、沒有合作過的對象,但只有小楨算是我個人的私心、很堅持想把這首歌分配給老師做的,因為這首是我寫的啊……
小楨:哎唷!不早說…我收到邀請的時候是蠻開心的啊,但他就在電話裡支支吾吾…
Jungle:(笑)
小楨:我說怎樣?該不會你歌還沒編完吧?他說…
Jungle:根本不是還沒編完,是只有beat跟vocal跟一個嗯嗯嗯~的loop!
哲儀:其實編完給我們也沒差別啊,因為他們作好了完整的給我,我也都沒用!(眾人再笑)
小楨:我是真的有想問是不是vocal的句子都要留著?
Jungle:其實我們都很開放放手讓大家去做,甚至如果各位要自己重唱也都可以!
蛋:像日本的Dexpistols最後混音版本vocal根本只留了幾個音節,其他都剪掉。
小楨:後來聽完歌我就開始想我要怎麼做,因為我覺得主題是平行宇宙,那應該是你還是看得到你自己原本的長相,但是旁邊的風景是完全不一樣的。
哲儀:(笑)這樣比起來我很膚淺,只想做很舞池的東西而已!
小楨:我也想做很舞池的東西,只是我不會做!而且其實我也試過Perfume的版本……
Riin:啊真的?!
哲儀:果然!我就覺得很適合!而且你這張的唱法比起上一張又更適合了……
Jungle:那阿凱呢?
阿凱:我只是好好奇你們本來找的是誰…不然怎麼會時間這麼緊迫找我來當救火隊?
Jungle:哎呀其實我原本找的是大麻(「1976」樂團吉他手,也曾參與樂團「閃靈」)但被他拒絕了所以只好找你……(眾人笑)
阿凱:我先抓了和弦,但我想如果加了吉他,會真的很像吉他搖滾,我就想還是先用re-edit的想法,把不要的東西抽掉,結果就被Jungle打槍了……
Jungle:(羞愧)
阿凱:(笑)所以我後來就重來了。然後我也想在這次的remix中讓Stardust(1976阿凱曾作過的一個音樂團體,電子風格,曾發行《夢露 夢露》EP等作品)復出。
Riin:我有買Stardust噢!
Jungle:我們也是因為很喜歡Stardust的風格才想找你的。
阿凱:但是因為阿光太忙了,真的沒辦法復出。我後來又嘗試找了Easy搭上一個吉他,因為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有個吉它句子,像是solo的感覺,但我和Easy倆個人沒辦法抽時間搭上一起完成,所以後來我就自己彈了一點比較ambience的東西,有一點英倫搖滾味道。

女孩與機器人電遊時空會談紀錄02
1976阿凱(圖片提供/女孩與機器人)

2. 各自當DJ時放華語音樂的現場的狀況是什麼呢?

Jungle:其實我們很好奇現在舞場裡都放些什麼樣的歌?大廳還在放Hip-Hop嗎?
哲儀:現在已經沒有人在放純的Hip-Hop了,現在大家放的是EDM那樣的東西…
Riin:EDM?
哲儀:這名字應該是去年才出現的,Electronic Dance Music。例如David GuettaSteve Aoki那樣的類型統稱EDM。其實也是David Guetta把這樣的音樂做得很大,在美國和許多Hip-Hop、R&B、或是主流歌手合作,算是為他們開了另一條路,讓他們的音樂在舞場也很受歡迎。

David Guetta與當紅的Nicki Minaj, Flo Rida合作作品

Steve Aoki與Kid Cudi與Travis Barker合作作品


Riin:那你們在放歌的時候會想放中文的舞曲嗎?
哲儀:我會啊!我記得我第一次在夜店聽到中文歌,是小時候在Spin聽Joe Ho放了一首崔健的〈不是我不明白〉。
小楨:為什麼說到「小時候」要看我!
哲儀:我是在看小楨和阿凱兩位。(笑)而且那時候在Spin聽歌的經驗讓我覺得,其實只要是我喜歡的音樂,我都可以抱持著分享的心態,可以不用設限嘗試去放。我不覺得語言有高下之分,所以我還是會做一些mash up穿插在歌裡面,現在已經是大家都習慣我的set裡會有中文歌,聽到的時候反而會有一種…
Riin:「來了!」的感覺嗎?
哲儀:沒錯。
蛋:所以其實觀眾是可以被養成的。

崔健的〈不是我不明白〉


Jungle:那我很好奇,中南部的觀眾是不是比較能接受中文歌,因為我記得小時候去玩,DJ都在放草蜢
哲儀:其實不是他們比較能接受中文歌,我自己的感覺是中南部觀眾本來心態就比較開放。台北的觀眾可能會因為覺得自己聽得比較多。
阿凱:所以抱持著一種學術觀點在跳舞嗎?(笑)
Jungle:(笑)該不會是還要在家裡先把歌全部聽過一遍練一下才敢去跳這樣?
蛋:不過其實表演的時候也是中南部的觀眾會比較勇敢有直接的反應……
Riin:台北的觀眾比較矜持一些。
阿凱:但我今年放了兩次華語金曲之夜,大家也都很熱烈。
Jungle:對喔?華語金曲之夜好像都很熱烈?
哲儀:但華語金曲之夜比較像是大家當作大型KTV在玩,和一般party放歌還是有些不一樣。
阿凱:是啊。我沒有哲儀的勇氣,其實自己平常放歌還是都放老外的歌為主,不過我聽說哲儀有在舞廳放過〈摩登少年〉。
哲儀:對啊我常放耶!
阿凱:當初這首歌設定beat就是老黑人的舞曲。但我自己也是不太好意思放自己的歌就是了。
哲儀:當初作「魚」的remix時我也有考慮是不是不要放中文歌詞在裡面,怕在國外放歌會受限,但後來還是覺得不應該這樣去想。

1976的〈摩登少年〉


Jungle:為什麼其他國家的歌在台灣就不會這樣?現在好像很多舞廳在放韓文歌?
哲儀:因為韓文歌正在現在的流行風潮上。
Riin:連Madonna都和PSY一起跳舞了。
阿凱:之前新加坡還有舞池放過韓文之夜。現在韓國工業力太強大了。

「連Madonna都和PSY一起跳舞了」


3. 關於印象最深刻或最喜歡的remix專輯

Bloc Party / Silent Alarm Remixed
Bloc Party / Silent Alarm Remixed
Jungle:Bloc Party的《Silent Alarm》,其實是聽了這一黑一白的兩張專輯後,才產生我想找人來開始製作remix專輯的想法。
Riin:FPM的《Too》和《Zoo》,這是我第一張聽的remix專輯。
哲儀:蛤!這樣我罪惡感好重,我沒有幫妳牽線達成妳的心願…
Riin:哈哈我們還有下一張專輯的機會!
蛋:因為我是Pet Shop Boys的大fan,所以我非常喜歡他們的「Disco」系列。從Disco 1到Disco 2、Disco 3、Disco 4…到Disco 4的時候已經不是單純的混音專輯,而是收錄了他們幫別人做的混音歌曲。還有New Order的《The Rest Of》裡的〈Age Of Consent〉,是一個很chill-out的版本,後來聽到原曲非常驚訝,覺得remix竟然可以開發出一首歌完全不同的樣貌,因為當時年紀還小,有種視野完全被打開的感覺。另外還有Aphex Twin的remix,謠言說他有的時候完全不聽原曲,做了一個音樂就掛名是某首歌的remix了。
小楨:喔那很有可能像是他會做的事!(眾人笑)
蛋:覺得這好像又是另一種對remix的想法。

原版〈Age Of Consent〉


哲儀:Soulwax以2 Many DJs發展的「As Heard On Radio」系列,當年那張專輯不管是對電子或搖滾的人來說都是一個震撼,他們把mash up正式提升到另一個創作的概念,對我來說特別是他結合了DJ放歌的觀念在裡面,所以對我本身的衝擊是很大的。
Kings Of Convenience / Versus
Kings Of Convenience / Versus
小楨:我現在想到的是Kings Of Convenience紅色封面的《Versus》,那張是我逛街時聽到的,覺得『哇,怎麼這麼好聽啊?!』所以買了下來,真正聽到原曲大蓋是在兩年後,就覺得……『蛤?怎麼不太好聽啊?』(眾人笑)那時候才覺得remix可以把一個原本是民謠的歌變成完全不同的東西,真的很厲害。像我小時候聽黑膠是非常討厭聽remix那一面的,覺得都是咚咚咚!都沒有人在唱歌嘛!
哲儀:你說的應該是八零後的那種extended version remix吧!
小楨:就是那種嗯嗯嗯嗯~整面持續十五分鐘大概沒有停過!
Jungle:我小時候一直以為那面是給人家工作用的,比如說sample他的節奏之類的,不是用來聽的!
哲儀:其實有種說法是那些空拍是為了預留給DJ好接歌所以存在的,所以真的是extended…
小楨:但現在反而蠻喜歡extended,現在可以進入狀況了,有種懷舊感!
阿凱:我的話還是喜歡八零左右的,比較喜歡的一張的話…應該是Depeche Mode的「81-04」那一系列,因為Depeche Mode還是搖滾樂團的編制,Dave Gahan的唱腔也蠻歌德的,所以不會是單純的extended那麼無聊啦…〈像Enjoy The Silence〉這首歌,我在聽的時候就會想如果是我會想怎麼重新remix它。

收錄在King of Convenience混音專輯《Versus》之中的〈I Don't Know What Can I Save You From〉混音版


4. 那麼聽了女孩與機器人新作品《平行宇宙》和混音專輯《電遊時空》有什麼感覺?

小楨:我已經全部都聽完了!還有對照著聽,我覺得這個idea真的很棒。
哲儀:我聽了〈沈默〉的時候有點嚇一跳,覺得原來原曲是這樣!因為我一開始是先拿到Dexpistols混音版本的沈默,覺得他歌曲的中後段處理得很好,通常我放歌是不會把歌全部放完的,但我上周放到這首的時候真的覺得卡掉後面太可惜,所以從頭放到尾。後來聽到你們的原版才發現,「阿咧!原來長這樣!」
蛋:因為Dexpistols是做得很minimal的…耶~(開始模仿柏蒼的vocal)我好喜歡!
阿凱:我後來在廣播上聽到你們版本的〈平行宇宙〉有點驚訝,不過一方面也覺得好險,因為我在remix的時候有些我覺得很重要的句子,在你們的版本裡就擺得比較小,真的是邏輯很不一樣。不過這樣也好,做完才不會太像,不然我心都要涼了。(眾人大笑)我常常都還會想到蛋編的那道樂句,好好聽,好八零。有點Depeche Mode的味道。
蛋:其實我沒有特別想到耶,不過聽你一說好像有一點。
阿凱:所以後來奇哥的remix有彈吉他嗎?他跟我說他想彈吉他。
Riin:他彈了bass,所以你們私底下有偷偷交流意見嗎?
阿凱:對啊。
Riin:混音專輯真的可以聽出每個音樂人的編曲邏輯,很有意思!像李雨寰的版本就把蛋的和聲擺的很大。
小楨:超像他自己唱的!我還以為是雨寰自己唱的!
Jungle:做remix送vocal的意思!
阿凱:他們倆個人的vocal都很八零。
小楨:那你們下次還要再找我,我也可以送vocal給你們!(笑)
Jungle:那老師對專輯裡什麼歌印象很深刻嗎?
小楨:嗯,〈超過〉吧,我從demo版本就有聽了,我很喜歡。
哲儀:尤其是〈超過〉和〈等待〉擺在一起,整個很順,這張專輯的起伏排得很好,情緒累積到「超過」,再接到「等待」,語言和2-step節奏的關係,不只聽起來很順,其中又有變化。
蛋:這張曲序我們真的設計了很久,很用心把那個flow排出來

5. 最後,大家各自2013年在音樂上的計劃是什麼呢?

阿凱:
明年會繼續製作大家的東西,Easy馬克白FinnHush!1976自己也計劃有新作品。
哲儀:和Pilot K的project”MKP”會繼續持續下去。
小楨:我應該還是一直和別人合作新的有趣的製作吧!就像幫你們混音一樣,真的很好玩,謝謝你們給我這個機會,我終於學會了Ableton Live!

女孩與機器人電遊時空會談紀錄04
(圖片提供/女孩與機器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從《藍色大門》到《一 一》,青春回不去,至少我們還有經典國片

有些電影不為時光蒙塵,無論第一次看是幾歲,再看時觸動的情感依舊。《藍色大門》、《一 一》、《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五篇文章帶你重溫經典國片。

63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