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Emily Chan/要是你也知道,傷心的確可以熬成甜 ──讀《我的眼淚果醬》

  • 字級


有沒有試過讀一個故事、一首詩,聽一首歌或看完一齣電影,覺得好喜歡喔,有種「我懂我懂」以及心靈被觸碰的感覺?然而當故事結束,你恢復理性以後,卻發現難以向別人說明為何喜歡,或自己到底懂了些什麼?《我的眼淚果醬》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繪本。

它的內容與其稱為「故事」,可能更像一個情節。首先出現三個像是青少年的角色,造型是有點幽默的人獸合體,他們眼神冷冷地結伴離開,剩下法蘭克在另一邊孤零零。下頁又看到那三個友人玩得開心,法蘭克繼續孤獨地走。之後再次,每一次都這樣。法蘭克獨自回到空蕩的家,走進廚房捧著一個單柄鍋,用鍋子接住自己落下的許多許多的眼淚。


接著旁白描述製作果醬的配方,要把四百克的糖倒進淚水裡面,攪拌、煮沸,慢慢熬煮直至感覺足夠。過程需要不時攪拌,若太濃稠,
法蘭克便跪在爐頭再哭些眼淚進去,務求做到濃度恰好。眼淚果醬煮熟放涼時,需要打開門窗通風,等待涼透再裝進玻璃罐。

可能因為屋子傳出的香甜,早前不理睬法蘭克的三位友人出現,在他窗外好奇窺視。法蘭克徐徐佈置三人份的餐具,煮了茶,烤了麵包,然後讓客人進來。法蘭克問他們三個,要喝茶配果醬三明治嗎?大家各自說「好喔、要喔」。最後一頁他們四人一起離開,廚房剩下喝光的茶杯跟有麵包屑的盤子。全書就這樣結束了。

閱讀過程中,我生出一個又一個問號,作者到底想說什麼?若感到失落挫折,就該獨處接住自己的悲傷?與其讓眼淚白流,試著把它熬成甜?我好奇法蘭克落下的眼淚本身是酸澀的嗎?製作果醬的糖,象徵現實裡的什麼元素?時間與濃稠度在裡頭有著什麼重要性?悲傷變甜之後,自然就能吸引期盼以久的東西?甚至想,為何只擺三份餐具,法蘭克自己不吃,當中可有什麼含意?

「我不想再吹小小的毛,我要吹更大的東西!」(圖/《今天不想吹頭髮》)


以上的疑問我都沒有定案,若一定要歸納出關鍵概念,可能是默然承受、允許釋放和轉化提煉?但馬上覺得,理性分析其實很沒意思。因為重點是,我好像能夠體會
法蘭克的失落,明白眼淚有時候是可以流個不停的。我知道傷心的確有可能熬成某種甘甜,而療癒之後主動敞開,是個慷慨美麗選擇。我也相信熟成到恰到好處,真的有機會散發溫暖馨香;至於是否能夠吸引別人前來,我認同法蘭克表現的友善歡迎卻不強求。

瑞典作者艾娃‧林斯特的畫作給人柔和、清冷而幽默的感覺,角色造型酷酷跩跩的,不太愛講話。構圖常由大片色塊分割,書中使用的鵝黄、粉綠跟橘色讓視覺清爽亦明亮。物件在頁面上的分佈看似散漫無章,同時又有點節縮和拘謹,留下的空曠則帶來一份微鬱、寂寥、慢節奏的安靜。

我想有些創作者的才華,在於營造一個獨特的空間和氣氛,讓讀者感受一些平常沒有察覺,卻一直存在於心底的東西。在這種情況下,任何理性解讀也許都是過度解讀;無需要追尋教示或喻意,只要心裡共鳴就夠了。所以要是有人問為何喜歡《我的眼淚果醬》這繪本?說了這麼多之後,我最想的還是不經大腦地回答:不知道啊,就是喜歡。並且覺得說不上來的喜歡,也許比說得出來的更難得。

我的眼淚果醬(林格倫大獎得主艾娃‧林斯特代表作品) (電子書)

我的眼淚果醬(林格倫大獎得主艾娃‧林斯特代表作品) (電子書)

我的眼淚果醬(林格倫大獎得主艾娃‧林斯特代表作品)

我的眼淚果醬(林格倫大獎得主艾娃‧林斯特代表作品)


作者簡介

陳麗琼,70年代生於香港,80年代移民澳洲,皇家墨爾本科技大學平面設計系畢業後,回到香港當平面設計師。2006年移居臺灣,曾是臺北上班族,現在是自由插畫師、作家。經營臉書粉絲頁「我愛陳明珠」。
重視早餐,喜歡閱讀、繪本。天蠍質重。養過四隻有人名的貓,現與13歲的陳明珠(貓)居於淡水。
著有《Emily的貓》、《小港包的台北五四三》、《我愛陳明珠》《陳明珠愛我》《黑的扭蛋機》《指繪快樂》。最新作品為散文集《想念的總和》

✎OKAPI專訪:「我想證明自己沒那麼脆弱了,因為我敢讓別人看到我的傷痕。」──專訪 Emily Chan《想念的總和》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孤獨的形狀,自定義

    孤獨、寂寞、獨處、獨身......可以用來形容「一個人」狀態的詞彙如此之多,但單/獨、雙/對、寂寞/狂歡並非二元對立,如果孤寂,在於瞭解自己,何不自定義?

    2535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孤獨的形狀,自定義

孤獨、寂寞、獨處、獨身......可以用來形容「一個人」狀態的詞彙如此之多,但單/獨、雙/對、寂寞/狂歡並非二元對立,如果孤寂,在於瞭解自己,何不自定義?

253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