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專欄|玩真的】被搶了,還是要繼續旅行

  • 字級



「有被打嗎?有受傷嗎?」
「沒有,就是東西被搶。」
「那就好。重辦護照要有舊護照影本、照片、報案單。週一早上來馬德里辦,下午應該可以拿到。」
「不能在巴塞隆納辦?」
「辦事處在馬德里,只能來這裡。」

在大馬路旁的停車格掛了電話,思考代辦事項的順序:先去警察局報案拿報案單→買去馬德里的車票→更改回台灣的機票……巴塞隆納的天空藍得跟昨天和前天一樣,星期六上午的陽光舒爽而慵懶,但我們的心跳是急促的,仍心有餘悸。陽光像是在訕笑我們半個小時前的天真。

半小時前,我和旅伴滑著行李到巴塞隆納聖人火車站巷子裡的 OK rent a car 租車店取車,打算以三天兩夜的 Penedès 酒區旅行為秋天的歐遊劃下句點。我很喜歡巴塞隆納,著迷於每個轉角的建築,甚至單純的光影都可以看很久。在巴塞隆納,我多半靠雙腳旅行,可以從蒙特惠克山(Montjuïc)一帶走到聖家堂,僅搭過一次地鐵,只因為地面上的風景太吸引人了,唯有靠步行才看得清楚。走累了就在酒舖一坐,喝一杯後,繼續走。在大城市裡晃蕩當然會提醒自己小心財物,雖是漫步,卻很警醒。繃了好幾天的警戒心,將要在鄉野酒區得到放鬆,正在租車店前,心情非常雀躍。

辦租車手續時,店員興奮的跟我說,我們租的車升等了,原本的雷諾升級成 Kia 最新款休旅車。升等當然是好事,但我沒有特別開心,因為我一直避著不使用韓貨,儘管生活中總是無奈的會遇見韓貨。銀藍色的新車閃閃發光,我們興奮的把行李放上車,準備往酒區前進。坐上駕駛座後,旅伴習慣性地先鎖車門,但在高端的駕駛面板上一直找不到鎖車門的按鈕,連我們習以為常的門邊也沒有。正疑惑到底怎麼上鎖時,有一個戴著毛帽的中年男子突然猛敲我的車窗,接著要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我,直覺反應就是猛拉車門,不讓他打開,在巴塞隆納這幾天狂吃狂喝所累積的力氣都用上了,我用手關節緊緊抵著車門手把,萬萬不可讓他把門打開。後來,他鬆手了,騎著腳踏車快速離開。

我和旅伴鬆了一口氣,以為躲過一劫。為了搞定上鎖這件事,我下車問了車行到底怎麼鎖門。租車店的小姐出來研究了一會兒,才找到車內上鎖按鈕的位置。我們再次發動車子,駕駛座旁巨大的面板顯示左後方的車門沒關好。那一刻,旅伴回頭一看,發現原本放在後座的隨身小包不見了。我們才意識到,真的被搶了。剛剛那個戴毛帽男子並不是要搶我,而是聲東擊西,當他把我們的注意力騙到副駕駛座的車門時,他的搭擋悄悄地將駕駛座後座的東西拿走。包包裡沒有什麼現金,但有存滿將近一個月旅程照片的手機以及護照。

即使被搶,再回看巴塞隆納的照片,還是很美。那依然是迷人的城市。(攝影/黃麗如)


原本愜意的星期六早上,變成驚魂星期六,旅伴的手機沒了,只能靠我的手機聯繫。先打給在馬德里的駐西班牙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感謝辦事處週末有人接電話),接著就去報警。我們到蘭布拉大道(La Rambla)旁的警察局,門口排了五個人,警察問我們怎麼了,我們說被搶了,他稀鬆平常的說:「現在排很多人,輪到你們要下午了,下午兩點再來吧!」

我們只好把車子開回早上 check out 的 Poble Sec 區公寓一帶(比較好停車),找個咖啡館等待。旅伴勢必要去馬德里拿護照,本來想買張機票去,但發現搭飛機要用護照,在沒護照的狀態下只能只能搭火車或高鐵。但是當他要刷卡買車票時,刷卡頁面顯示要傳「交易認證碼」到手機,問題是他沒有手機,根本收不到密碼。在處理車票、後續機票變更的事宜時,恨透了所有的手機綁定,當手機不見,需要認證的交易都窒礙難行,連要在一台新的電腦上打開自己的 email 信箱都很難。最終的解決方法就是先刷我的卡。

搞定了馬德里和回程機票事宜,接著要填寫辦事處寄來的護照重辦申請單,那是一個 PDF 檔,我們得印出來才行。我們必須在星期六,歐洲百業休息的時間找到印表機把它印出來。在前往警察局的路上,我們穿過許多拉下鐵門的小巷,試圖找影印店,最後終於在高第知名建築作品奎爾宮(Palacio Güell)旁看到一間巴基斯坦人開的易付卡專賣店,他有影印機讓我們搞定所有的文書作業。我把今日的遭遇說一次給他聽,他同情我們,但也覺得在這大城市裡,被搶很稀鬆平常。

週六驚魂記在黃昏裡看到這片葡萄園後得到安慰。(攝影/黃麗如)


回到警察局,填了長長的表單,警察問我們有看到搶匪嗎?我說有,他要我描述他的模樣。我講完後,好奇的問:「你們會去抓他?」他笑了笑,僅在我們的報案單上蓋個章,靠那個章我們就可以重辦護照了。這件事情就這樣結案,沒人問要怎麼找到搶匪、有沒有可能找回包包、護照或手機。

走出警察局,下午三點半,蘭布拉大道的遊客如織,陽光很亮,但我卻覺得冰冷。從案發到結案(只剩下去馬德里拿護照)花了六小時,慶幸星期六還有人受理這一切。

「接下來呢?還要繼續去酒區嗎?」我問。

「去啊!反正護照也要星期一才能在馬德里拿,星期一再去馬德里。」旅伴說。

我們照著原來的計畫開往 Penedès,開進暮光裡的葡萄園民宿。車子停好後,在院子裡曬了很久的太陽,才發現陽光會燙,才發現手指關節隱隱作疼,有幾處破了皮,汨汨的流著血。  

不管發生什麼事,好好的喝一杯,一定有辦法解決的。(攝影/黃麗如)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
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最新作品為《呼吸南極》(與鄭有利合著)。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作家金句:「旅行的價值自己最懂,無需旁人碎嘴。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中秋宅在家不挨餓方案│不能一起烤,那就自己烤

Delta入侵,無法群聚烤肉沒關係,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烤得有海有陸、有菜有肉、有甜有鹹!

139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