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玩真的

【黃麗如專欄|玩真的】關於看極光的幾件小事

  • 字級



冬天是極光旅行的季節,但極光女神不見得賞光,花了大把鈔票去冰島、挪威、芬蘭、美國、加拿大、俄羅斯等地看極光卻不保證可以見光。因此我一直不敢把旅行目的是要「看極光」講出來,很怕一說出來導致自己太在意,最後失落收場。所以冬季去北極圈一帶旅行總是嚷嚷要去喝酒、要去賞雪、要看寂寥的世紀末風景,至於極光,則是附加的。然而在心底,可是把看極光擺在第一順位,但不能說出口。

我佩服那些以「看極光」為名號而帶遊客出國的旅行團。天體深不可測,極光更不可測,雖然現在有一些APP可以預測極光出現的方位、機率、極大值,但報名旅行團總是在三個月甚至半年前,誰知道一百多天後的天氣是陰是晴是雨?我覺得能那麼早做決定去參加極光旅行團的遊客都好勇敢。不過旅行團可不會讓遊客感受片刻無聊,畢竟看極光是入夜後的事,白天還是可以走行程、看景點,至於極光,他們都會再三強調是要賭運氣、不保證看得見,儘管行程表上「極光」兩字總會是粗體的標題。

我更佩服標榜拍極光的攝影團。不同於一般旅行團有景點看就好了,極光攝影團以拍到極光為號召,而且不只要拍到,還要拍得很美且有詩意。這種團多半會選擇沒有月亮的時候出團,這樣才不會有月光的光害遮擋了極光,此外出團的天數至少會賭上一個禮拜來追極光,今天天氣不佳那就等明天,明天不行就等後天,一直等下去。參加這種團就要有等、等、等的心理準備,等極光出現,出現後就要一直拍一直拍以等到極光消失。若運氣好碰到極光大爆發,攝影團可是會拍到天亮,翌日整天補眠睡覺,晚上再戰。他們試圖捕捉整個天空下的極光模樣。

攝影團不只是要拍到極光而且要拍到好的極光(在他們眼裡可是有壞的極光、不美的極光),所以已經不是只有光圈快門的問題,還要找一些特殊的景,讓構圖呈現張力或魔幻感。我在冰島雷克雅維克的書店就翻到幾本關於極光祕境的書,裡頭的「風景」有:廢棄汽油桶上閃著綠綠的光、報廢的爛車旁有一堆廢木柴(看起來意圖焚毀車輛),而極光就在木柴上方……總之攝影老師一定要找出這些祕境,帶團員拍出獨一無二、石破天驚的照片。這些風景如果大白天去看,多半都有點像命案或棄屍現場。

我怎麼會知道攝影團如何追極光?因為我曾看過極光,而且看極光的時候都有攝影團在旁邊。由於極光過於夢幻,我第一次去看極光前,認真地靠google搜尋各式各樣拍攝極光的技巧,旅途上還帶了腳架與快門線。當我在俄羅斯莫曼斯克(Murmansk)松樹林裡等待極光時,只覺得冷、感嘆極光怎麼還不來,當時天空霧霧的,導遊悻悻然地說:「今天應該沒機會,大家上車回旅館吧。」同行者看似失望,其實心底都鬆了一口氣,畢竟零下20度的夜真的太冷了,在戶外守著極光會守成冰柱。但同一個地點的攝影團,仍百屈不撓的守著那片朦朦的天。

在俄羅斯莫曼斯克小木屋度假村裡看到的極光。(攝影/黃麗如)


莫曼斯克另一個賞極光的地點是在旅店裡,也就是所謂的「極光小屋」。這種形式的房間有大片落地窗,讓人可以吹著暖氣看極光。但熱血的極光旅人當然要走到戶外、站在雪地上以恭敬的態度迎接極光女神到來,怎麼可以隔著玻璃拍極光?一開始大家都冷到精神抖擻的站在戶外拍極光,沒拍多久就被冰空氣逼進屋內取暖,一夥人紛紛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看極光……挺舒適的。當然,攝影團還在戶外,而且苦思別出心裁的構圖,不少人爬到山坡的制高點,以極光小屋為前景來展現極光普照。

芬蘭的極光小屋白天看起來非常普通。(攝影/黃麗如)

芬蘭極光小屋的內裝非常溫暖,大片的落地窗讓人可以邊喝茶邊等極光。(攝影/黃麗如)


俄羅斯的旅程讓我的極光成就達成。但印象最深刻的看極光經驗是去年的格陵蘭船上。我本以為見過極光,已對這幻影不會有太大激情,怎知當躺在床上聽到探險隊長廣播說極光出現了,我和室友立刻從床上跳起來、飛奔到甲板(應該是在60秒之內)目睹海上的極光。當夜極光大爆發,一會兒在東一會兒在西,一會兒東邊和西邊串成一條綠色火焰染滿天空。海上的天空太開闊了,我都不曉得要拍哪個局部的極光才好。這回拍極光,我用的是手機,我已經認清自己不會是極光攝影家,用手機拍拍紀念就好。當然,在甲板前方插滿一根又一根的腳架,鏡頭朝向各種角度,陣式有如在打獵,他們要獵捕整個天空。

極光一出現,不管多晚多冷大家都會衝到甲板賞光。(攝影/黃麗如)

在格陵蘭的海上航行,天一黑,極光就湧出在雪白的山頭。(攝影/黃麗如)


在格陵蘭海上的夜空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極光,極光女神依然奮力跳舞,我和室友已經拍到不曉得還有什麼好拍(其實也累了),便決定去拿瓶酒,邊喝酒邊看極光。海風徐徐襲來,天上的極光如浪波動,我們則仰躺在甲板上喝著紅酒看極光,那一刻,我覺得這是看極光最美且最自在的姿勢。大爆發的極光太難用鏡頭捕捉了,不拍了,就用眼睛好好的看,仰望這夜空、讚嘆如同裙襬搖曳的極光線條以及交錯在綠光旁的點點星光。就在極光忽快忽慢的跳躍間,我們美酒一杯又一杯,眼神越來越朦朧,眼前的天光越來越迷幻。

看見極光是幸運的、看見燦爛的星空是幸運的,握著酒杯,會覺得自己是全宇宙最幸運的人,希望幸運也可以感染在宇宙間交會的親朋好友與各種物質,良善感在闃黑的夜裡湧了出來。

左:邊喝酒邊賞極光是極致享受。右:在俄羅斯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可以吃著鮭魚卵配伏特加等待極光。(攝影/黃麗如)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
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最新作品為《呼吸南極》(與鄭有利合著)。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作家金句:「旅行的價值自己最懂,無需旁人碎嘴。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2023春節特企│今年春節來不及出國,那就來規劃年後的出國!

從日本到清邁,再去新加坡甚至冰島,疫情後的旅行更具挑戰性也更讓人動心,現在就開始規畫下一個目的地,讓放假的心情無限延續!

10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