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專業書評

黃麗如/南極半島遊程上的「景點」,其實是探險家當年的受難「遺址」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在2022年末首波寒流來襲的時候,讀著朱利安.桑肯頓(Julian Sancton)《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台北的低溫和書中描述的南極冰風景交織出宇宙深處的驚悚感,一趟19世紀末的「比利時號」南極探險紀實文學,讀起來像極了恐怖小說。弔詭的是,國境解封後,不少旅行社推出高價的大旅行產品,尤其南極團,市場反應熱烈。相較於「比利時號」被困在南極度過冬天(人類史上第一次),現在南極之旅的行銷話術是把「世界盡頭」當成說走就走的景點,風啊、浪啊、冰啊都是旅行的難忘風景……死不了人的。

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史上首支成功度過南極冬季的探險隊求生錄

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史上首支成功度過南極冬季的探險隊求生錄

1897年夏天「比利時號」遠征地磁南極點,卻卡在冰上度過地獄般的嚴冬。(圖/wiki


台灣出版過的南極探險書籍,最知名的是描述羅伯特.史考特(Robert Scott)1910年出發挑戰世界上最先抵達南極點的世界最險惡之旅,和紀錄1914年恩斯特.薛克頓(Sir Ernest Shackleton)「堅忍號」冰海探險七百天的《極地》。這兩本史詩級的探險文學,都是大英帝國探索世界盡頭的故事,在20世紀初「大探險」的時代氛圍下,走訪未知之境、抵達人所能抵達的極限,不只是理性的科學研究,有更多的情緒是宣揚國威,比賽誰能把國旗插到最遠的地方。為國爭光的意志,把這些探險家推到世界盡頭的盡頭。

1922年出版的《世界最險惡之旅》是悲劇性的旅遊文學,當史考特一行人狼狽的走到南極點時,卻發現那裡早已插上挪威國旗,史考特在日記裡寫道:「最可怕的狀況真的發生了……老天啊!這真是個傷心之地。」早一步抵達的挪威探險家羅爾德.阿蒙森(Roald Amundsen)在《世界最險惡之旅》中是英國隊揮之不去的陰影,不過書中讀不到這個厲害的挪威對手是如何養成的,而甫出版的《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就活靈活現呈現了阿蒙森的性格、脾氣和無法撼動的意志力。

世界最險惡之旅(上下)套書

世界最險惡之旅(上下)套書

極地(2020年版)

極地(2020年版)

挪威探險家阿蒙森(1872-1928)。(圖/wiki)

1911年,阿蒙森和隊員看著在南極的挪威旗幟。(圖/wiki)


阿蒙森是在1897年加入由比利時探險家亞得里安.傑拉許(Adrien de Gerlache)組成的南極探險隊「比利時號」,這是阿蒙森的南極初登板,他見識到南極的狂風和人性的瘋狂,甚至隊友真的發瘋了。但也因為這一趟恐怖的南極旅程,鍛鍊阿蒙森更堅定的心智與極地探險能力,為日後與史考特的南極點競技埋下勝算。因此,《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可稱得上是《世界最險惡之旅》的前傳,也像是薛克頓「堅忍號」的預演,更玄妙的是,歷經冰海七百天探險的薛克頓「堅忍號」,竟然也跟「比利時號」的指揮官傑拉許有關係──「比利時號」的南極探索很難定義為大成功的極地任務,卻是20世紀初人類南極探險大躍進的基石。「比利時號」在災難中累積的養分與瘋狂,圓了指揮官傑拉許為國爭光的心願,造就了庫克醫師(Dr. Frederick Cook)的極地夢,更鍛鍊出日後無人能超越的探險家阿蒙森。

當南極成了大眾化旅遊的此刻,讀《世界盡頭的瘋人院》更有感觸,因為當年「比利時號」走的路線就是現在最熱門的「南極半島」旅遊路線旅遊產品上從阿根廷烏蘇懷亞(Ushuaia)出發的南極半島八天遊程,「比利時號」花了一年多才回到阿根廷、智利,抵達陸地時已人事全非。同行夥伴有的死了、有的瘋了、有的彼此為敵,更遑論在世界另一端等待的妻子、愛人、家人更遭逢無法預期的劇變。當然,他們出發時沒想到會花那麼長的時間才可以回家。這艘船還沒到南極就已經一波三折,後來根本沒有抵達原本預期要找到的南磁極,船行至南緯70多度就卡在塊冰上動彈不得,從南極的夏天被囚禁到永夜的冬天,甚至還發生了幾次要被冰塊夾擊、船毀人亡的事故。

現在南極半島遊程上的「景點」,其實就是「比利時號」的探險與受難「遺址」,諸如以指揮官傑拉許命名的傑拉許海峽(Gerlache Strait),以隊員名字命名的丹科島(Danco Island)、他們也曾在絕美的天堂灣(Paradise Bay)登岸……讀到這些我曾流連的景點竟跟「比利時號」的探險有如此密切的關係,不禁頭皮發麻。我的南極旅程多半把這些地方稱為世外桃源、人間淨土,但對當時被冰卡住的探險家來說,這裡無疑是煉獄,庫克醫生的日記這麼描述:「水晶地獄的黑暗冰雪監獄。」冰雪監獄讓人染上壞血症,最後必須生吃企鵝、海豹過活;水晶地獄讓他們吃罐頭食物吃到想要謀殺廚師,伙食的不滿足造成全團暴走。沒有陽光的南極冬天考驗人類的心智,原本身強體壯的探險者一一理智大斷線。

傑拉許海峽(Gerlache Strait,以「比利時號」指揮官傑拉許命名)的冰山。(圖/wiki

以「比利時號」隊員埃米爾.丹科(Emile Danco)命名的丹科島(Danco Island)。(圖/wiki


疫後極地旅遊大爆發,很多人想去世界最遙遠的地方、看絕美的景致。現在的南極探險行程都當一般觀光行程在賣,標榜船有多高級、強調有米其林餐廳…...文宣寫得越享受我讀得越不安,再美再豪華的船,遇到巨大冰雪風浪夾擊也可能分崩離析。2022年底,南極半島探險船就發生兩起意外,一個是巨浪把船艙玻璃擊破,碎玻璃刺死一名美國旅客;另一個意外是在象島(薛克頓「堅忍號」冰海歷險之處),橡皮艇巡遊時,大浪把一艘橡皮艇打翻,兩名遊客不幸溺斃。儘管現在船的硬體設備遠勝過一百多年前,儘管現在的探險裝備已經優化到刀槍不入,依然不能藐視南冰洋水手間流傳的定律──南緯40度之後,沒有法律;南緯50度之後,沒有上帝;南緯60度之後,沒有常識;南緯70度之後,沒有智慧。

《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呈現了地球絕境如何消磨人的心靈、逼人發瘋,也呈現了著迷於探險的人如何瘋狂挑戰自己,甚至不惜喪命或失蹤,前進一個又一個無人之境寫下紀錄。對「創紀錄」的著迷,使人類無法克制的造假或是泯滅他人成就來造就自己,如此著魔的「瘋人院」,存在於山之巔、水之深、地球的極境,乃至於外太空。險途總是有魅惑人心的吸引力,讓有志者甘願瘋狂,就算身敗名裂也在所不惜。不瘋魔不成活。

 

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史上首支成功度過南極冬季的探險隊求生錄 (電子書)

世界盡頭的瘋人院:史上首支成功度過南極冬季的探險隊求生錄 (電子書)



作者簡介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
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酒途的告白2:喝到世界的盡頭》。 最新作品為《呼吸南極》(與鄭有利合著)。

個人部落格:享樂遊牧民族
Fb:享樂遊牧民族

✎作家金句:「旅行的價值自己最懂,無需旁人碎嘴。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中秋宅在家不挨餓方案│不能一起烤,那就自己烤

Delta入侵,無法群聚烤肉沒關係,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烤得有海有陸、有菜有肉、有甜有鹹!

137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