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孤獨眾生相

【馬欣專欄】階級只是確保你能視而不見──《瘋狂富作用》

  • 字級


《瘋狂富作用》的荒謬與其說是仇富,更像是在看著階級拉大後的深層無聊。(圖/《瘋狂富作用》劇照)


我發現將作品與事件當魔術方塊看,每次看就會有不同發現。
比方從人心來看那些回憶的流變,或從事件中鑽個小孔來看人性的切面,這對我來講都是生之樂趣,
它不見得會接近真相,但比較接近我人生想追的真理。
如果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說當個「合格的讀者」是重要的,那我們何妨一路當個找答案的人,
在找答案的過程中,它就是你自己的故事了。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以現在世界的快轉速度,《寄生上流》象徵的是兩年前的景況,而《瘋狂富作用》則是今日,我們終於來到一個卡爾維諾在《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中曾預言我們的腦海與視野將被蛇魔女石化的新世界。

《瘋狂富作用》讓我想起了《紅樓夢》裡的重要章節〈劉姥姥逛大觀園〉,乍看是個窮婦劉姥姥看到奢糜生活瞠目結舌,實則劉姥姥內心精明得很(這從小說的後半看得出來)。她雖然對賈府的生活驚訝,但她本能性知道要以自己的愚痴取悅上位者,於是我們看到她的出糗,上面的人是因此感到滿足的。但這樣下位者以愚昧討好上位(像極了羅浮宮館藏的名畫「愚人船」),沒人說出是出了什麼問題,集體撞山是必然的現實,《瘋狂富作用》這部電影就是這麼狠辣地揭穿著階級拉大後的愚昧與反智,以多數人服務討好百分之二的人,如同大觀園遲早敗落的危機。

看《瘋狂富作用》有點像在觀賞動物園生態,當人徹底被物質與階級馴化後會是什麼逗趣模樣?結果導演魯本奧斯倫的確讓我們有種玩賞的趣味,看到豪華郵輪上有錢人如珍禽被觀看,而中階主管則被訓練得有如會鼓掌的海豚一般。船艙下面的勞動工人,抱歉,就是被「視而不見」,奧斯倫近乎像是進犯人類的發展史一樣,用兩個沾泥的大腳印踏在我們自認很文明的「踏墊」上。

這樣取笑人類的「退化史」,看我們被物慾馴化得那麼乖順,我們自己竟然也都笑出來,有種被刺到癢處的酸爽感,我想有一半的人類是覺得我們這物種該被酸的。我們看起來追求自由,其實骨子裡又渴望被馴化,這部電影毫不留情地揭露人們不惜自曝來獻媚階級的價值觀。

如果奉俊昊的《寄生上流》都已經將階級拍得這麼明白了,那麼《瘋狂富作用》的特別在哪裡?它的荒謬與其說是仇富,更像是在看著階級拉大後的深層無聊。

我們除了期盼偶爾的世界盃與某一齣劇帶給我們共同的煙花,其餘時間這個世界雖然多災多難,但事實上平日卻陷入一種無聊的荒野裡,除了有時「印度神童」的災難預言嚇到我們外,我們都像半冬眠的過勞動物,在完成現代化後,就集體進入一種惘然中。

以至於《魷魚遊戲》、《寄生上流》等各種生存戲碼都如此直白了,人們還是處於一種無力的呆滯中。《瘋狂富作用》就在講這樣集體的夢想無力。電影裡的每一個角色都很忙,網紅與模特忙著保持人氣,郵輪的中下階員工處於服務業過勞狀態,無暇思考,而富人那裏的生活雖優渥,但無聊簡直像水泥磚塊一般重,除了享樂外,在那紋風不動的富裕世界,有如平靜得不得了的倒數感。

電影中的郵輪世界只有分服務業與非服務業(跟我們現在社會的運轉很像),電影的第一段就以模特兒展示平價成衣與名牌的兩種嘴臉埋下伏筆,代言平價成衣的笑臉被教導成過度樂觀的發條笑容,而高級品牌則被指示「要瞧不起消費者」的嘴臉。

模特兒展示平價成衣與名牌的兩種嘴臉。(圖/《瘋狂富作用》劇照)


之後開始因付餐費開始兩性話語權的大戰,到後來船艙被大浪襲擊,美國船長與俄羅斯富商的政治玩笑,都充滿了我們熟悉的意識形態之爭,是如今這世界的縮影。在重要的問題刻不容緩之際,沒有人談到實質層面的事,中間的階級忙著遮掩,下面的勞工忙著收拾殘局。

《寄生上流》是前兩年的景況,而《瘋狂富作用》則是貧富差距拉大之後,沒人知道要追求什麼,每個人安分於自己的階級裡,並舞動著自己的階級標籤深怕掉下去。至於最上面的富人階級,則面對那無止盡的「富裕國度」海岸線,只能做些窮極無聊的事情。

面對那無止盡的「富裕國度」海岸線,只能做些窮極無聊的事情。(圖/《瘋狂富作用》劇照)


導演的玩心很大,一批人之後漂流到孤島後,階級終於反轉,由有色人種的勞工翻身,因求生本領成為領袖,當你覺得這劇情太累贅時,奧斯倫拍出了最意在言外的一幕,但那一幕卻凸顯了我們幾十年來其實沒有「進化」的諷刺。

那一幕是名模雅雅與成為新領袖的女勞工一起去後山探險,原本已經看似結盟,並建立母系社會的她們,但在看到反轉的生機後,雅雅則被定格成一名模坐臥在海灘的背影。那很像是80年代開始布魯克雪德絲一炮而紅的《藍色珊瑚礁》的劇照,到後來這幾十年來名模的畫報都如法炮製,甚至電影《巴頓芬克》牆上的海報也是同樣的訴求——一面目不明確的比基尼女郎在沙灘上,讓你遠眺著某一種閒裕的生活,如千百個「伊帕內瑪女孩」的布爾喬亞情調,她不一定要是誰,她只要能代表著那樣的生活就好了。

電影《巴頓芬克》牆上的海報和電影其中一幕相呼應(圖/ wiki)

在90年代看膩了的畫面突然湧現,那女孩的背影儼然「布爾喬亞」的回歸,雅雅甚至對女勞工說話都不再回頭,那一幕全然石化了,從此階級逕渭分明,她不用再看著對方雙眼說話。那一幕讓這兩個女子回歸了她們的階級,且只留下她們的功能性,取消了她們的個體性。

那幕是此片最森然的美學,重現了20世紀到現在都沒有變的事實,那時候那樣的海報都是夾頁貼在運動或男性雜誌的,如今的「回憶殺」讓人感到如夢初醒,我們當時藉此嚮往的美國牧歌,卻沒有解放我們的精神,反而固化了我們視野的窄小,如今有如尼采的「永劫回歸」,那張海報的剪影又如遙遠的瓶中信傳來,導演凜然地告訴我們什麼都沒改變。

名模雅雅(左)與成為新領袖的女勞工一起去後山探險,在看到反轉的生機後,雅雅被定格成一名模坐臥在海灘的背影。(圖/《瘋狂富作用》劇照)


有人說現在是沒有電影大師的年代,的確奧斯倫雖然不及其他寫實派如漢內克等的功力,也有些地方稍嫌用力一些,但他有些畫面仍是好的,如富婆無聊到自認大發善心叫服務生都去跳水,那一個個穿著制服的笑臉,也像是這績效社會陰森的紀錄。階級是讓人「視而不見」,他人的世界都如獵奇般的插播。

以現在世界的快轉速度,《寄生上流》象徵的是兩年前,而《瘋狂富作用》則是今日,或許我們終於來到一個卡爾維諾在《給下一輪盛世備忘錄》中曾預言的整個世界正在硬化成石頭,以及他說的少數人自救的可能。

《瘋狂富作用》預告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瘋狂富作用》(Triangle of Sadness)是一部2022年國際聯合製作的的諷刺電影,由魯本奧斯倫編劇和導演,哈里斯迪金森,查爾比·迪恩科里克和伍迪哈里遜主演。故事敘述名模雅雅與男友卡爾出席眾多富豪名流參與豪華遊輪之旅,但因為遭遇暴風雨導致眾人漂流到荒島上,延伸出失控且荒謬的連鎖事件。本片入選第75屆坎城影展正式競賽單元,首映會後獲得了8分鐘的起立鼓掌,並獲得了金棕櫚獎和AFCAE藝術片獎(AFCAE Art House Cinema Award)。媒體和影評家讚譽電影呈現的黑色幽默。


作者簡介

同時是音樂迷與電影癡,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在娛樂線擔任採訪與編輯工作二十多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近年轉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文字筆耕。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鐘獎、金馬獎、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影評與散文書寫散見於各網路、報章刊物,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VOGUE》、《幼獅文藝》、誠品《提案》、《KKBOX》、博客來OKAPI、娛樂重擊網站與《HINOTER》等,並於「鏡好聽」平台開設Podcast節目《馬欣的療癒暗房》。著有影評集《反派的力量》《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雜文集《階級病院》、散文集《邊緣人手記》。最新作品為散文集《看似很美,其實是壞掉的》

✎作家金句:「人生難免失去,但也讓你有再次擁有的能力。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疫情蔓延中,面對這一全球性的傳染病我們可以怎麼思考?

疫情蔓延全球,不同國家面對疫情如何因應(或根本沒有防疫意識)?旅人、中國作家、旅外作家怎麼看待這次疫情 ?

209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