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偵探社

既晴/身處存活與死亡的灰色地域──讀《冤伸俱樂部》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初次接觸庭毅的作品,是他的第一本書《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書名本身的語意,不但極具衝突性,容易啟人好奇,又與我個人的閱讀品味相符,一入手便很快讀完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這部作品所講述的,並非一般人普遍認知的犯罪組織,而是帶有奇幻色彩,一個接受委託後有能力改寫他人人生的秘密團體。

那麼,將某個人的人生視為「理想的範本」,用以改寫委託人人生的秘密團體,算不算是一種「犯罪」呢?嚴格上來說,我認為是的──那是一種對他人的時間、對智慧的竊奪行為──假使,我們將個人人生的奮鬥經歷,當作一種形式特殊的「著作權」、「知識產權」的話。庭毅這個奇妙絕倫的設想,拓寬了創作者對「犯罪」的定義,令我深感啟發。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推出後,旋即獲得了各界肯定,但庭毅並沒有放緩創作的腳步,又立即推出了長篇新作《冤伸俱樂部》。《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的故事結構,比較接近委託人們各自來到主角所在的深夜居酒屋,他們的人生,猶如浮光掠影般從主角眼前流逝,這樣的一本短篇連作集,相對的,在《冤伸俱樂部》裡,庭毅則創造了一座凶惡犯罪隱匿在巷弄之間的黑暗城市,由一個內幕深不可測的重大刑案所建構的獨立長篇,特別是故事中不再是以單一角色為主述觀點,而採取了「群戲」的多樣性視點,不同角色之間的關係時而抗衡、時而協力,處處機鋒、充滿緊張氣氛的衝突感,可見得庭毅在故事架構的設計筆力上,已有了飛躍的進步。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

冤伸俱樂部

冤伸俱樂部


閱讀《冤伸俱樂部》時,首先最值得注目的是它的奇幻設定──不亡人。依照故事的設定,這是介於不生與不死之間的人,命已絕,但並不該死,因為陰間尚且無法判定此人的善惡,保留判決,不予超生。乍聽之下,似乎有點像是民間信仰的「孤魂野鬼」,不過,庭毅的設定不同,不亡人並不是「鬼」,而是擁有實體的「人」,平常不但能夠像普通人一樣行動,還能在進入黑夜後增強特殊能力,此外,他們更掙脫了生命的侷限,擁有「時長無盡」的存在。

既然此人已死,此人在現實世界即已註記為「死亡」,但事實卻是,此人仍舊「存在」於現實世界,在現實世界自由行動,對現實世界依然可以造成影響──在新增了「不亡人存在於現實世界」這項設定後,構成了明確的邏輯衝突,讓故事有了截然不同、難以預測的情節走向。

渾沌曖昧的情節走向,溶入發生詭譎的連續謀殺案、流傳著神祕錄影帶的台中市都會區。我感覺到,庭毅尤其喜歡描寫城市的深夜,那是異常事件、凶惡犯罪發生的時刻,也是人們卸除日常生活的面具、露出本心的時刻。對於黑夜降臨後、僅剩人工照明的情景,他總是細膩地鋪陳,將黑夜連結到故事主角的心理狀態,暴露他們內心最私有、最不願意坦承的秘密,並進一步執行驚心動魄的解剖手術,《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這麼做,《冤伸俱樂部》也是。尤其在《冤伸俱樂部》,案件格局擴大,涵蓋了都市傳說、殘虐犯罪、刑偵搜查、幫派爭鬥、政治權謀,人際關係更形複雜,當黑夜全面籠罩,人的惡念、私欲會跟著蔓延、膨脹,道德的界線逐漸鬆散,而人類與不亡人的分際也變得模糊了,我認為,這是庭毅筆下的都會世界,特別引人入勝之處。

《冤伸俱樂部》的長篇結構,使它有了更充裕的空間,得以撒布一張龐大的人際關係網絡。在其中,需要藏匿的秘密變得更多,角色內在的心防更深沉,彼此的利益衝突、情感糾葛更加複雜,時敵時友、亦敵亦友、非敵非友,在信任與背叛之間來回擺盪,層層翻轉,導致人際關係也變得更加不穩定、更加險峻。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的主要場景是西門町的居酒屋,藉由角色對談、自白來推展劇情,這是屬於比較「靜態」的表現,兩相對比,《冤伸俱樂部》的故事舞台是一整個台中市區,情節的推展則充滿「動態」的速度感,危機四伏,猶如炸彈倒數計時地分秒必爭,群角們的高張力對峙,使得緊張的壓迫力不斷推升,各個要角的遭遇,透過多線敘事,結合大量的動作場面,包括對峙、搏鬥、跟蹤、潛伏、逃脫、行兇等一連串激烈行動,敘述手段簡潔、明快,渲染出一種「現代武俠」的閱讀沉浸感,不得不說,庭毅真是深諳戲劇效果之三昧。

在庭毅的作品中,他最關心的議題,總是鎖定在「自我的追尋」,那是一場又一場主人翁探索自身存在價值的生命歷程。《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主角接受了委託,改寫他人的人生,但主述的觀點依然聚焦在主角面對了客戶們改寫了人生後遭遇的悲歡離合後,逐漸沉澱於內心的自我反省上;至於出現在《冤伸俱樂部》中的不亡人,則是憑藉著至死未竟的精神意志,繼續滯留在現實世界,不能超生,無疑是由於他們還有必須完成的事情該做,為了這些尚未解決的遺憾,他們的所作所為宛如不斷推動巨石上山的薛西弗斯,反而墜入了永無止盡的時間陷阱裡,彷彿他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受害者」。

如此殘酷,同時卻又令人低迴不已。生命的終點,究竟將抵達何方?完成遺願的彼岸,是一片豐饒,還是一片荒涼?庭毅的設定,儘管充滿奇幻色彩,想必已經觸及了這個世界的真實。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 (電子書)

我在犯罪組織當編劇 (電子書)

冤伸俱樂部 (電子書)

冤伸俱樂部 (電子書)



作者簡介

推理、恐怖小說家,兼寫推理評論。目前任職於科技業。

主修推理小說,認為推理小說具有「無窮變化、無限可能」的絕對魔力,希望藉由創作來表現理智的樂趣、人性的極端、思考的邊界;輔修恐怖小說,著迷於人類精神世界裡黑暗、未知的潛意識層面。

《請把門鎖好》獲得第四屆「皇冠大眾小說獎」百萬首獎而出道,後以怪奇偵探張鈞見為主角,陸續發表了長篇《別進地下道》《網路凶鄰》《超能殺人基因》《修羅火》及短篇集《感應》等系列作。非系列作品,有長篇《魔法妄想症》,短篇集《獻給愛情的犯罪》與《病態》。另與法醫高大成合著罪案紀實小說《重返刑案現場》。愛好研究推理文學史,縱觀古今推理小說之演化,有推理評論、雜文近百篇,散見報章雜誌及推理相關書籍。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這些小說的設定,會不會太狂?

    主角穿越成為掃地機器人、前男友的遺言是把財產留給兇手、7條故事線同時進行的推理小說......嶄新的設定、猜不透的劇情,這些小說要掀翻你的既定認知!

    1548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小說的設定,會不會太狂?

主角穿越成為掃地機器人、前男友的遺言是把財產留給兇手、7條故事線同時進行的推理小說......嶄新的設定、猜不透的劇情,這些小說要掀翻你的既定認知!

15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