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譯界人生

【宋瑛堂翻譯專欄】顏色大有玄機,不分青紅皂白亂譯很正常?

  • 字級

每個人對顏色的感受不同,譯者要怎麼翻才精準?(圖/pixta圖庫)


有一年,我在加州做隨同口譯,坐我旁邊的台灣客戶介紹「桃紅色」產品,我腦袋閃現美國紅皮桃子的影像,直覺譯成peach red。對面的美國人一聽,低頭看桌上五顏六色的三十種產品,從中挑出紅豔豔的一款……這時,我眼角瞥見台灣客戶出示她心目中的「桃紅」,才趕緊更正是hot pink。幸好當場有產品,也有潘通色卡,不然如果翻譯到サーモンピンク(粉鮭紅),難道要譯者當場切一盤沙西米示意?

跨文化顏色認知互異,紅茶、紅糖在英文是黑茶、褐糖,白髮在英文常寫成銀髮或灰髮,但 white-haired 和 fair-haired 有時反而無關髮色,指的是紅人、寵兒,和英式英語 blue-eyed boy 有異色同工之妙。

藍眼珠在主人心情好的時候特別湛藍,同一個物體採光不同,色澤也不太一樣。就算同一張相片,顏色的認知也會兩極化,不時在網路上引爆論戰。這支鞋子是灰底藍鞋帶嗎?這件是金白相間的洋裝嗎?

這隻鞋的顏色引起網路論戰,你看到的是灰底+藍綠色條紋,還是粉紅底白色條紋?(圖片來源

這件洋裝是藍黑相間?白金相間?(圖/wiki


紅橙黃綠藍靛紫,英文對應詞 ROYGBIV 一應俱全,乍看直譯很容易,但麻煩的是,顏色屬於一種主觀感受,各人看法大同小異,難就難在「小異」沒有細微到可以忽視的程度,偏差值有時會大到造成誤解。紅蘿蔔紅柿子,和草莓蘋果西瓜肉的紅是同一色嗎?有些白種人天生滿頭 red hair,真的頭上頂著一顆紅燈?

再雞蛋裡挑骨頭下去,橙色是什麼色?有人說橙黃,有人說橘黃,佛羅里達柳橙orange和東亞柑橘tangerine色差分明,但總之是紅黃合體,多摻一點黃的是橙色,多摻一點紅的叫做橘色,多或少因人而異。那麼,「黃澄澄」是什麼顏色?澄字定義為「清澈、清楚」,稻麥豐收圖卻不見得一片鮮黃或水黃,反而是橙黃,中翻英遇到黃澄澄,譯成 orange 或 tangerine 顯得不倫不類,比較接近 golden brown 不是嗎?顏色豈能不分青紅皂白直譯。

佛羅里達柳橙orange和東亞柑橘tangerine色差分明。(圖片來源/ wiki)


「青」更是中翻英的地雷重鎮。古籍明明有「綠」「藍」兩字,卻往往以「青」概括藍與綠,台語也一樣。青還不只這兩色。一般人暴怒或恐懼時,臉變什麼顏色?鐵青。《紅樓夢》裡,蓮青色近紫色。此地黑土疏鬆,《尚書》寫成「厥土青黎」,以青代黑,乃至於後來更有滿頭「青絲」的說法,根本預言到葛萊美、奧斯卡Z世代歌姬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

此外,群青、石青、玄青、烏青的藍有多黑,也任人表述。這並非差不多先生特有的思維,古希臘詩人荷馬也愛形容海洋是「深酒紅」,有學者推測古希臘人是色盲,但另一派專家指出,荷馬分得出深紅和深藍,只不過用同一個字統稱,含糊的概念簡直跟中文的「青」互撞。現代作者也不遑若讓,英文以blue haze描述「煙霧濛濛」的景象。《霧中的曼哈頓灘》裡,作家珍妮佛.伊根更以 blue shadows under her eyes 刻畫安娜的「黑眼圈」。

\怪奇比莉造型多變,曾染過一頭綠色/
Billie Eilish

怪奇比莉(Billie Eilish)

霧中的曼哈頓灘

霧中的曼哈頓灘

青之亂不是華語圈特有的奇景。日文漢字「青」大多指藍色,綠燈卻叫做「青信号」,植物發芽是「萌黃色」,竹林吐新葉是「若竹色」,都是不帶綠字、不同色調的綠。南韓總統府是青瓦台,屋頂蔚藍,大韓民族眼中的彩虹有「紅橙黃綠青藍紫」,順序雷同日文「赤橙黃綠青藍紫」,可見藍靛紫三色的認知和華人不一致。日韓譯者如何應付這三色,藍直譯成靛行不行?我很好奇。

牛仔褲 blue jeans,直譯藍色牛仔褲,對嗎?經典款牛仔褲的原始染料來自豆科植物木藍 indigo,就是英文彩虹七色 ROYGBIV 裡的I,靛色。所以追根究底說來,blue jeans 應正名為「靛藍」牛仔褲。

Brown 是棕色還是褐色?英翻中譯者常棕褐色混淆,更有人翻譯成咖啡色。俄文有深藍和淺藍兩字,但沒有 blue 的對應字,很令英翻俄的譯者頭疼,好比英翻中譯者遇到 uncle 和 second cousin once removed 一樣,查不到族譜,作者不回答,譯者只能憑主觀自行詮釋。

近年來出現 Android green 這色,起源於Google公司的安卓系統商標,logo從2008年到2019年改了兩次,色調一變再變,到底是黃綠、草綠還是加勒比海綠?有人說是幽浮綠,有人說是 HEX #A4C639,各人心中自有一把尺。

 Android green是黃綠草綠還是加勒比海綠?(圖/wiki)


拼音語言的擬聲詞多到呱呱叫,中文難以相較量,外語顏色名稱也層出不窮,雖然英語裡多數色名都能直譯為中文,可惜中文的色卡本比英文薄了幾頁,使得英翻中譯者常有逛過故宮再逛梵谷博物館的感嘆。數據視覺化達人李慕約分析維基百科詞條發現,英文顏色詞數有一千六百多條,中文僅有兩百五。你可能會說,維基英文版條目總數六百多萬,中文只一百多萬條,中文使用者的詞條創作沒英語人那麼勤勞,維基中文當然比英文遜色。但從另一角度看,英語系國家的文化和地理背景多元,狗吠聲的擬聲詞彙稱霸各大語種(詳見:中文擬聲詞夠用嗎?),藍、綠、褐、榛子眼交輝,投射出的新色澤較多彩多姿也不足為奇,而且顏色的修飾語「鮮」在英文就分bright、vivid、rich幾大類,更有法式、西班牙風、波斯等地理修飾語,中文有亮粵紅、活陝藍、濃台紫嗎?

中英色名數量比一比。


從前人生活圈狹隘,也沒有影視和網路,見聞遠不及你我, 青藍綠黑混為一談,情有可原。中國古畫風格雖內斂,色系偏冷偏素,但敦煌壁畫令人眼睛乍亮,明末清初藍瑛《白雲紅樹圖》也繽紛多彩,足證古華人不是色盲或色弱一族。到了日據時代,陳澄波廖繼春的作品別有一番璀璨風情。再看看近代港裔美國畫家梁鴻健,東方筆法融合西式油彩,霞靄輝煌,華人世界不再含蓄有餘、奔放不足了。早些年,國內教育改革一提起美學,反對派總振振有詞「先吃飽再說」,如今大家吃撐了,不該再把美術視為有錢有閒人的餘興,顏色名稱不宜再從外文直譯偷學,可以先考慮淘汰海軍藍,回頭擁抱藏青色。

英文 pink 一字也是十七世紀末才發展出「粉紅」的定義,如今,含 pink 的色名數量在英文僅次於藍、綠。古代有絳、緋、嫣、殷、紺、彤、茜、赮、緹、緅,都能形容各種色調的紅,只等著被起底活用。

粉紅蔚為第三大色。


在色名青黃不接的此時,我期盼將來美學和數學平身,全民色心大發,能激盪出更鮮活多樣的中式新色名,有助於譯者不至於愈描愈黑。



作者簡介

台大外文學士,台大新聞碩士,曾獲加拿大班夫國際文學翻譯中心駐村研究獎,曾任China Post記者、副採訪主任、Student Post主編等職。文學譯作包括《分手去旅行》《單身》《修正》《祖母,親愛的》《被消除的男孩》等。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返校前,返校後,幫助你更了解故事背景的四篇文章

    「真促會」理事長黃長玲:「我們能否做到,不去美化也不只是指責,盡可能對那個時代公平?」你知道台灣戒嚴時期的書籍,譯者不詳的書占了四成嗎?《無法送達的遺書》如何將九個差一點被遺忘的故事重現?同樣刻劃1960年代中學生活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告訴我們什麼?一起閱讀四篇讓你更了解台灣戒嚴時代樣貌的文章。

    6081 1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返校前,返校後,幫助你更了解故事背景的四篇文章

「真促會」理事長黃長玲:「我們能否做到,不去美化也不只是指責,盡可能對那個時代公平?」你知道台灣戒嚴時期的書籍,譯者不詳的書占了四成嗎?《無法送達的遺書》如何將九個差一點被遺忘的故事重現?同樣刻劃1960年代中學生活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告訴我們什麼?一起閱讀四篇讓你更了解台灣戒嚴時代樣貌的文章。

608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