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韓國的SF時代來臨了嗎? —跨洋專訪金草葉《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

  • 字級


作者李潔珂 © Ricardo Rivas韓國作家金草葉。(©307studio)


韓國作家金草葉(김초엽)以《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一書在韓國引起了SF小說風潮,被稱為韓國科幻小說界優雅派代表的她,用溫暖的文字為讀者構築了未來世界的樣貌,聯經出版邀請本書譯者胡椒筒於韓國訪問金草葉,談談科幻、韓國小說、女性創作。

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

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Q=胡椒筒│ A=金草葉

Q:坦白講,對不是科幻迷的讀者來說,科幻小說有一種讓人「敬而遠之」的感覺。但您的小說《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似乎拉近了科幻與讀者的距離。您提到走上科幻小說家這條路,受到了很多韓國科幻小說家的影響,其中影響最大的一位是擔任奉俊昊導演《末日列車》的劇本顧問的金寶英(김보영)作家。請問,這些前輩科幻小說家對您有哪些影響呢?

A:韓國有很多科幻小說家和層出不窮的作品,與我同時間出道的科幻小說家都會有一點共鳴,最初接觸科幻小說時,大部分都是以美國為背景的作品,但我們會覺得世界那麼大,而且身為韓國小說家,應該創作以韓國為背景、以韓國人為主角的故事。但在這樣的設定下會遇到一些問題。比如,韓國人如果不使用英語,而是講韓語的話,要如何與世界交流。這時我們就會參考前輩們的作品,雖然不會以同樣的方式來解決遇到的問題,但可以做為參考資料,從中學到很多東西。我覺得在情感方面,金寶英作家對我的影響很大。雖然是科幻小說,但她的作品非常觸動人心,會讓讀者在故事結束後仍能感受到餘溫。這種情感方面的影響促使我也想創作可以打動讀者的故事。

金寶英作家(© HYEYOUNG)

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and Other Stories

金寶英在美國出版的小說集On the Origin of Species and Other Stories,台灣即將出版。


Q:去年在首爾書展上,我看到了「韓國SF時代到來了」的標語,也切身感受到了韓國科幻小說從某一個時間點開始大受讀者喜愛。請問,您覺得這個時間點是從何時開始?您覺得韓國SF時代已經到來了嗎?

2021首爾國際書展現場的標語:韓國SF的時代到來了。(攝影 / 胡椒筒)


A:有很多和我同時出道的科幻小說家,像是最近很受歡迎的千善蘭(천선란)小說家。正如前面提到的,韓國有很多科幻作品,但早前似乎只有小眾的讀者群。我們這些近期出道的小說家收到最多的讀者反饋是,原本覺得科幻小說很難,但讀了我們的小說後打破了固有觀念。可能這和我們用很簡單的方式來寫科幻有關吧,我覺得我們用這種方式讓科幻小說更容易被大眾接受,所以可以看成韓國SF的時代到來了。

千善蘭作家(©307studio)

千善蘭長篇作品《一千種藍》

千善蘭短篇作品《某種物質的愛》


Q:韓語很喜歡省略主語,所以在翻譯的時候,掌握人物性別成了我每次工作前最先要確認的事情。讀完《光速》後,我莫名覺得心裡暖暖的,後來思考了一下,原來這七個故事的主角都是女性,而且您替過去只能被稱為 XX媽、阿姨、外婆的女性找回了名字,並指出其職業上存在的性別歧視,透過這些女性的身分探討了過去和現在的社會議題。我發現,這些人物都沒有依靠男性的幫助,而是自己突破困境,確保女性的獨立性。您在韓國的忠實讀者群年齡似乎在20、30代,而且女性居多。可否談談您覺得深受女性讀者喜愛的原因呢?

A:沒錯,從讀者年齡和性別的統計中可以看出這一點,而且來參加讀者見面會的人也大多是和我年齡差不多的女性讀者。我覺得這和20、30代女性喜歡閱讀有關,而且韓國出版業的主要讀者群也處在這個年齡段。另一方面,我個人覺得韓國20、30代的女性屬於進步層,她們喜歡接受新事物、增長知識。除了女性議題以外,其他社會議題也願意積極了解和參與。或許是因為這種原因,她們更容易接受我的作品,並對故事中的議題感同身受吧。

您已登入N號房:韓國史上最大宗數位性暴力犯罪吹哨者「追蹤團火花」直擊實錄

您已登入N號房:韓國史上最大宗數位性暴力犯罪吹哨者「追蹤團火花」直擊實錄

Q:提到20、30代女性,很想提一下這次韓國大選。保守黨可說是利用性別對立、歧視女性的戰略,成功實現了政權輪替目的。很值得關注的是,20、30代女性因此事件團結在一起,揭發「N號房事件」的追蹤團火花其中一名成員「火」(朴志玹)更是勇敢公開長相與實名,為實際解決女性問題加入了進步黨。您也曾為她們的書《您已登入N號房》寫道:「身為20代女性不斷面對悲慘現實的時候,我會想起她們在最前線的勇氣和堅強。無論何時,我都希望擁有她們的這種勇氣。」請問,身為一位20代女性和科幻小說家,您如何看待這次大選中的歧視女性問題,以及保守黨當選後,女性將面對和必須克服的什麼問題?

A:可以說過去一個月來支持進步政黨的選民非常痛苦。我個人的想法是,社會和時代的發展並不是一條直線,我不認為這次大選的結果是絕望的。失敗了,自然會有挫敗感,但如果放棄改變的鬥志,那才是真正的失敗。只要我們不失去改變的鬥志就不會失敗,而且現在的情況反而更激發了我們的鬥志。

不光是女性問題,近來韓國社會障害者人權問題也浮出了水面。我一直在後援的障害者人權團體,也遭受到人們的指責謾罵,起初我很生氣,但換一種角度思考,人們會做出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這個問題開始令他們感到心煩了。當一個問題對自己不會造成威脅時,大家根本不會在意和關心,更不會指責和謾罵。所以我覺得現在的障害者人權問題,就和十年前開始的「厭女」問題一樣,這樣的弱勢群體團結在一起為自己發聲、爭取權利,讓那些人感受到威脅,但他們的過激反應反而喚醒了更多人的關注和參與。只要我們不放棄,就可以改變社會。

\\2022南韓總統大選由保守派候選人尹錫悅當選//


Q:早前我關注到一件事,韓國某出版社的編輯兼作者因擅自搬用友人的故事,甚至是使用實名而引發爭議。但當時,出版這位作者作品的兩大出版社處理這件事的態度模凌兩可,我看到您在第一時間發聲,譴責這種不正當的創作行為,您還宣布不會在其中一家刊登季刊的短篇小說。當時,身為剛出道的新人,您的勇氣令人敬佩。很想就此事件,聽聽您的想法和創作時堅持的信念,又或者說,您希望自己會成為怎樣的作家?

A:那是一本多位作者參與的小說合集,這件事在出版小說和引起公論之前,出版社其實已經通知了參與該合集的所有作者。當時,我想既然出版社已經意識到了問題,應該會出面解決,但事實上並沒有。不僅那本小說出版了,之後還出版了那位作者的另一本小說集。我可以理解出版社和作者都有自己的苦衷,但就這件事而言,的確存在受害者。雖然當時我還是新人,但身為參與那本小說的作者,我覺得應該為受害者發聲,總要有一個人先表明立場。現在回想起當時做出的判斷,雖然沒有後悔,但還是覺得很對不起被我拒絕刊登短篇小說的編輯。身為小說家,我知道小說家可以寫出充滿正義和美好的故事,但小說家不一定是正義且美好的人。我只希望自己儘量不做壞事(笑),遵守職業道德來創作小說。


Q:問了這麼多嚴肅的問題,接下來想談談輕鬆的話題。成為小說家之後,您覺得自己有什麼改變嗎?

A:我覺得自己沒有什麼改變,但如果非要說有什麼改變的話,我覺得成為小說家之後我對自己更有確信了。念書的時候,身邊的人會對我說,妳功課很好一定會有所成就。即使是聽到這種鼓勵的話,我還是會覺得很煩躁焦慮,因為看不到成果。但成為小說家之後,只要我努力創作,很快就可以看到小說出版成書,而且還可以得到讀者的反饋。這樣我就不會覺得自己什麼事也沒做,只要告訴自己認真創作,感覺心態也變得健康了。


Q:《光速》中的第二個短篇〈光譜〉聽說會拍成電影。您在其他採訪中提到,導演問了很多文中沒有的細節,您覺得很有趣,可否透露一兩個細節給喜愛〈光譜〉的台灣讀者呢?身為原創者,您有自己想像的選角演員嗎?

A:前不久聽說劇本快要接近尾聲了。其實,我不會太關注已經離開我手的故事如何進行影視化。之前導演問了我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是,〈光譜〉中除了敘述者我和主角外婆以外,介於兩代人之間的母親會是怎樣的角色。小說裡沒有詳細描寫母親這個角色?不知道導演會不會把這個角色加在電影裡。我在創作的時候不會想像特定人物的長相,所以沒有想過選角。聽聞讀者希望朴寶劍飾演路易?這會不會太浪費那張帥氣的臉啊(笑)。


Q:最後這個問題或許會有點幼稚,但還是好奇一問,如果遇到外星人,您會如何為他們介紹地球和我們這些人類呢?

A:如果遇到外星人,我會告訴他們地球是一顆美麗、美好的星球,地球上有風景壯麗的大自然,而且生長著千姿百態的植物和令人驚嘆的生物。但我會坦白對他們講,我不太了解人類。因為雖然存在好人,但也有壞人,而且人類會做出違反本性的事情,建議他們還是多看看風景,少接觸人類吧。


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電子書獨家簽名版】 (電子書)

如果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電子書獨家簽名版】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 這些2022奧斯卡得獎片,你看了嗎?

    《犬山記》獲最佳導演獎、《在車上》獲最佳國際影片獎、《沙丘》獲最佳攝影、剪輯、視覺效果、藝術指導、原創配樂、音效6項大獎,觀影心得與原著討論幫你整理好了。

    1000 0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2022奧斯卡得獎片,你看了嗎?

《犬山記》獲最佳導演獎、《在車上》獲最佳國際影片獎、《沙丘》獲最佳攝影、剪輯、視覺效果、藝術指導、原創配樂、音效6項大獎,觀影心得與原著討論幫你整理好了。

100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