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青春漾觀點

【致創作新鮮人寫作備忘錄】散文新星陳心容:所有風格和節奏如果都被讀者決定便沒那麼有趣了。

  • 字級

 
編輯室報告│小說、散文、詩用創作點亮自己的夜空,每次下筆凝神,都是星球全新的誕生。「創作新鮮人」特別企劃,邀請具受高中生歡迎且評審過高中校園文學獎作家擔任各文類導師相談創作之路,並點名十二位備受期待的創作新星。

接下來,我們邀請創作新星,請他們談談在從無而有的創作過程,一切的啟蒙是怎麼突破的?寫作又是如何燒腦又是如何令人興奮的事?曾有「毀其少作」的心情嗎?新手上路,又有什麼作品背後說不完的心聲呢?接下來請看我們的訪問────  




Q.創作是從無而有的過程,談談你的啟蒙以及你是怎麼突破的?

陳心容:認真回顧之後發現以前的自己從來沒想過要寫作。如果認真談及啟蒙和突破,在我身上其實並沒有那麼文學——國中的自己熱愛的是畫圖,目標是考上第一志願的美術班,然後一路升學最後可能變成一個賣畫維生的人。我忘了第一次讓我提筆寫字的契機是什麼,但是我可以很直覺地說,推動我以文字這種形式持續創作的除了那些在大考壓力下出於叛逆心態所讀的、非常厲害的文學作品之外,更大一部份是來自我對美術創作的喜愛。聽起來很弔詭,但是在那個時期所遇到所有創作的瓶頸和困頓,幾乎都是透過美術老師不經意的指點之詞或者我在畫圖時的頓悟而化解和進步的;且依照時間次序而言,是先會畫,才會寫的。我一直覺得文字和圖像、或更多的藝術形式之間總是有某種共同的精神連結著,寫和畫都沒有那麼狹義。當然在大家眼裡我還是走偏了,現在大概也畫得很糟,可是或許是某種安慰吧我總覺得這終究只是創作形式上的更換,終究只是我比較擅長文字更甚於圖像。

若更深入地去探究創作的最初,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發生的。就只是,剛好有話要說那樣的自然。有天覺得需要被記住就寫下來,寫下來就覺得可以寫得更多,再更多。剩下來的時光就是用以磨練技巧和好好生活罷了。

 

Q.曾有「毀其少作」的心情嗎?

陳心容:不曾。我反而很喜歡回頭看以前的自己寫下的文字。總覺得那時候很笨拙,寫起來卻比今天有力許多。我很羨慕這種未經打磨的文字,裡面天生的稚氣很真實也珍貴,但失而無法復得。寫不出來或是虛脫無力時常會翻閱以前留下來的本子,像走回內在的洞窟,觸摸牆上的字提醒自己那時多麽用力。

創作初期大都寫得很糟,讀著讀著也會覺得可笑丟臉,可是想到如果我把這些秘密地刪掉,那些時光,那些書寫的時光就變得非常徒勞了。我不敢說我是為了寫作才活著,但還是得承認我把很大一部份的自己都放在寫過的字裡。把寫壞的少作清掉的確很乾淨,但是對我來說終究還是太輕怠,太殘忍了。

作者與作品之間的關係,陳心容認為有時寫作者並不一定是主體,觀眾和文字也不一定是客體。關於作者與作品之間的關係,陳心容認為有時寫作者並不一定是主體,觀眾和文字也不一定是客體。



Q.你認為寫作最困難的是什麼 ?

陳心容:對我而言最困難的是要去嘗試迴避在寫作當下不時會產生的,自己正在被觀看、被閱讀的這種強烈意識。「他們會怎麼看這些?」這種很現實的質疑常成為我在寫作時最大的障礙,像是表演時難以逃避觀眾的在場。說穿了我很在意:儘管我從一開始就提醒自己,文學的書寫是可以拒絕溝通的,但是現實是人們會圍成圈子注視你的表演,會為你拍照會跟身旁的人竊竊私語,且我還是會注意大家願意為我的寫作、我的表演投下多少硬幣。就算是寫日記這樣私密的文體,我發現自己無形中還是無法捨棄一個傾訴的對象,如同房間裡的鬼。我想我還是心知肚明書寫就是說話,說話無法缺少對象,因此有時寫作者並不一定是主體,觀眾和文字也不一定是客體。我意識到這點時就很難寫下去了。

這一兩年來因為經營社群媒體和開始投文學獎而漸漸有人開始讀我,我也被迫要去處理這類焦慮,因此慢慢傾向用晦澀且跳躍性的語言編織難讀的作品,有點自行遣散觀眾的意味。我不確定這樣是好是壞,但願現階段棄絕溝通能真的讓我寫得更加專注,也更加自由。

 

Q. 言叔夏稱你的作品在複雜的世局中,仍帶有一種質地上的乾淨」被點名「備受期待新生代作家」的想法?

陳心容:感覺自己無比幸運,我必須深深感謝欣賞我的前輩作家。經常覺得自己就要寫不下去了,懷疑是否某次暫時不寫之後,從此我就不再屬於文學了。也會擔心以後如果沒有產出足夠好的作品,是否就無法承接喜歡我文字的人所寄予我的期待。能被稱作「新生代作家」雖然受寵若驚但還是挺快樂的,事實上我從沒想過自己會被用「作家」稱呼,感覺像櫥窗裡的大衣突然就披掛到自己身上了,很虛榮很不合身,很招搖撞騙但是很神奇很快樂。

 

Q. 社群媒體的發達,會影響你的發表/創作節奏嗎?

陳心容:如前面所說,開始累積讀者便也會在意自己在大眾面前呈現的樣子,讚數和追蹤數就是最具體的壓力,因此寫作會變得很謹慎,同時怯弱,來回修改的次數不少於正式的投稿,甚至曾經好不容易發文卻在幾分鐘內因為覺得自己寫不好而刪除,生產文字的速度變得緩慢,比如最近部落格和IG都休息了好幾個月不發表新作。不過收到讀者回饋會蠻雀躍,就算是自己覺得不優秀的作品受到稱讚,還是會享受這種庸俗的快樂,這種時候就會突然覺得,到頭來寫作好像也只是想得到這種短暫的認同罷了;偶爾我發覺自己其實願意為了擺脫孤獨不安而開始寫那些很賺粉絲、很免洗餐具式的老套廢話來討好讀者,真的,這樣的快樂好像更實際一點。這樣絕對是寫得更多也更快,只不過後來我意識到這樣販賣機式的創作終究不是我想要的:所有風格和節奏如果都被讀者決定便沒那麼有趣了。加上自己也不是個成功的社群媒體經營者,近日便決定以擺脫社群媒體為目標。

 

陳心容致青春的一句話 (本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陳心容致青春的一句話 (本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致創作新鮮人寫作備忘錄X散文新星





  

 


 

三文類X六導師X致創作新鮮人寫作備忘錄

 



 

作者簡介

陳心容。二〇〇四年生。喜歡海和搖滾樂,喜歡生活魔幻,氣味鮮明。總忙於某些瑣碎的廢事比如撕開髮尾的分岔和抄寫長長的句子。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