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我一直惦記著那個美,既陰柔也剛強。」漫畫家常勝談《閻鐵花》

  • 字級

 



漫畫家常勝用右手寫字、吃飯、翻書、開啤酒,唯獨畫畫,他只能用左手。其實他是左撇子,慣用左手是天賦,但兒時被父親要求,調整再調整。有朋友對他說:「你呀,左右開弓呢!」他回答:「不是,是只有左手才會畫畫。」都說左撇子是基因吧,那畫畫就是常勝的基因了。

畫畫確實是隱藏在常勝內心的渴望。35歲那年,妻子還懷著身孕,常勝仍辭去廣告公司的高薪工作,因為想當漫畫家。他記得,有天早上醒來心裡想著:「喔,我小時候有這個夢想,還沒去做呢,然後就離職了。」起初,他先開個人設計工作室接廣告案,到了第三年,他放棄穩定的合作案,對業主說:「我不做了,我要去畫漫畫。」

聽來像熱血的漫畫劇情,當活生生上演時,卻是血淋淋。

接案的兩年期間,常勝利用空檔畫畫,第一部作品是《BABY》,試著投稿到出版社卻沒有下文。一回,他帶著《BABY》草稿去拜訪唯一回覆他的出版社,劈頭得到的回應是:「這個不要,你畫個新的。」他於是回去畫另一個,再帶著草稿去的時候,出版社總編看了看稿子,拿起來就往地上扔。

後來,常勝還是把《史坦利之石》完稿,在還沒有臉書的時代,他找朋友幫忙架網站,把漫畫上傳到網路,希望有讀者能看到。同時再寄稿子給東立出版社,東立老闆范萬楠直接幫他報名新聞局劇情漫畫獎(金漫獎前身)。2004年,《史坦利之石》獲得劇情漫畫獎,常勝正式以漫畫家出道,並在《龍少年》開始連載《X GIRL極限任務》

BABY 1

BABY 1

史坦利之石史坦利之石

極限任務 1

極限任務 1


從高薪的廣告人到被摔稿子的菜鳥漫畫家。回想當時,常勝已不慍不火,語氣平靜,「那時原本是我最撐不下去的時候,天上掉下來一個獎,好像說,你現在要放棄?不行,要繼續喔。」52歲的年紀,那一切於他已是過去,他不愛談過去,卻老被問過去。對常勝來說,他專注的是當下,還有腦中那些畫不完的故事。

 

《閻鐵花》既柔也剛,京劇女伶成為超級英雄

閻鐵花 1

閻鐵花 1

2020年12月,常勝推出新作《閻鐵花》,搶眼的粉紅螢光封面,半張臉是京劇臉譜結合現代妝容,女子眼神銳利且充滿力量,如同女主角的名字「閻鐵花」,既陰柔也剛強。這部作品在《CCC創作集》連載時就大受歡迎,連載到第八回了,仍是排行榜常勝軍。他用一句話來簡介這個故事:「就是京劇女伶成為超級英雄。」

常勝記憶裡一直有個身影,那是京劇女角的妝容與身段,時而俏皮可愛,眼波流轉時溫婉美麗,打起架來卻虎虎生風。常勝兒時會跟著爺爺去廟口看野台戲,當時他不知道京劇唱的是什麼、妝為何這樣化,「但我每次都看得很開心,會在戲台底下鑽來鑽去。」後來野台戲少了,生活裡只剩下爺爺偶爾會哼唱兩句京劇。

約莫5年前,他突然有個念頭:蜘蛛人或各種超級英雄都戴著面具隱藏身分,那如果超級英雄是京劇女角呢?如果她化妝前後判若兩人呢?閃過的點子是種子,種進常勝的心裡,「很多創作者都有一些點子放在腦海裡,不是不做,而是正在養它。」他想在台灣做個超級英雄的故事,源頭還是最初的記憶,「我覺得這東西是美的。」


(圖 / 《閻鐵花》內頁)

 

隱藏關卡THL 1

隱藏關卡THL 1

OLDMAN奧德曼盒裝套書

OLDMAN奧德曼盒裝套書

女性,一直是常勝漫畫裡的關鍵,不管是《BABY》、《OLDMAN奧德曼》《隱藏關卡》,幾乎都以女性為主角。為什麼是女性?常勝笑得有點害羞了,「我會畫《奧德曼》是因為中古世紀的女性服裝很美,像電影《理性與感性》的時代裡,那個束腰、低胸的服裝,我一直惦記那個美。」

「我一直覺得真正的強者是女性。從現實來講,男性生不了小孩。像電影《第五元素》真正厲害、充滿力量的,也是女性。」《閻鐵花》亦如是,承載的是回憶,從小到大著迷的美,以及對女性力量的崇敬。

《閻鐵花》裡有著大大的夢,常勝希望作品裡不只有一位超級英雄,第二個出場的英雄也是女性,是一位俏皮可愛的年輕棋士「比嘉未來」,她能預見「未來五分鐘」的世界。常勝透露,比嘉未來或許不若閻鐵花善於戰鬥,但是她也可能是最強的,「看得見未來,便能預知,即使沒有攻擊力,也能與鐵花聯手作戰。」接下來呢?可不能再破哏了。

 



比嘉未來能看見「未來五分鐘」,她將與鐵花聯手作戰。(圖 / 《閻鐵花》內頁)

 

著迷科幻,熱愛電影、小說與漫畫

常勝自小著迷電影、小說與漫畫,特別是科幻故事,他嚮往科幻探索的未知。小學時期,最紅的漫畫是《好小子》《天才小釣手》,幾乎全班都在看,卻只有他看不下去,他也不明白原因。他當時著迷的是星野之宣的時空冒險作品《2001》。說著說著,他開始解釋「硬科幻」,「硬科幻通常指的是未來可能會發生的,是依據科學去產生出來的結論……」

小拳王小拳王

月亮的距離 1

月亮的距離 1

那近期一點的呢?常勝喜歡《月亮的距離》,「它是硬科幻,比較像《宇宙兄弟》那種,但更狂野。」他說作者太田垣康男也用左手畫畫,但最近畫風大幅改變,因為左手痛到不能畫了,改用右手。另個影響常勝甚深的是《小拳王》,漫畫結尾他至今記憶深刻,「主角死在擂台上,眼睛閉著,但臉上帶著一點點微笑……」

都說漫畫家是圖像思考,常勝原本也不愛讀文字,小學六年級時,他第一次讀到《基度山恩仇記》大受震撼,自此開始看長篇小說。「這本小說讓我體會到閱讀的樂趣,那麼厚的小說,我可以看到熬夜不睡覺,整個停不下來。」長大後,他最愛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海邊的卡夫卡》,甚至渴望改編成漫畫,如此渴望又害怕,「回到相同的問題,我怕我無法駕馭它,典範很難再創,我也怕毀了它。」

 

九命人-時之輪迴 全(首刷附錄版)

九命人-時之輪迴 全(首刷附錄版)

常勝原本用電腦繪圖,不過從2019出版的《九命人:時之輪迴》開始,他改用手繪,即便那要花上比電繪多三倍的時間。「我一方面想留下實體的東西,也想回到用紙筆畫畫。畫了十多年,我沒碰過紙跟筆。」那過程痛苦也迷人,他說,「手繪會製造美麗的錯誤,迷人的地方就在於『不確定性』。

他翻開《閻鐵花》舉例,「有時候鉛筆稿就是擦不乾淨,印刷會看出來。這是不是錯誤?是。電腦就不會出錯。但它好不好看?還挺不賴。」常勝再翻過另一頁,「有時候筆快沒水了,會拖出不該有的乾筆或斷線。以前我在日漫看過這種線條,但我用電繪畫不出來,改成手繪就有了。這也是美麗的錯誤。」


常勝說,手繪會製造美麗的錯誤,像乾筆或斷線等意外效果。

 

畫漫畫,痛苦也快樂著

《閻鐵花》創作到出版的過程,常勝總說自己受到祝福。他常看讀者在連載底下的留言討論,開心著讀者會想往下猜測劇情。封面上「閻鐵花」三個毛筆字,亦是深深的祝福,出自日本知名武士漫畫家平田弘史之手,年過八旬的他,還曾為電影《AKIRA阿基拉》標題字操刀。



問常勝,畫了16年,快樂嗎?「這問題好難回答喔。應該說,我很開心熱忱還沒減退。」他說起一件往事,十多年前,他每天到幼稚園接兒子,兩站公車的距離可以到家。「但有一天,我身上只有五塊錢,我跟兒子說,我們走路吧?我抱著他走,後來他下來走,那是個夏天,我們都累了。兒子說想喝養樂多,但養樂多一瓶七塊錢……」他牽著兒子愈走愈快,路過超商而不入,直到遠企飯店附近,他才刷卡跟兒子一起吃了碗烏龍麵。

那是他專心畫漫畫的第三年,正在連載《X GIRL極限任務》,「我很難解釋,但我相信,不只是我,人活到一個年紀,一定會遇到某些狀況,讓你看起來好像做錯事。親友會說你絕對不能這樣做,但不曉得為什麼,你自己知道非做不可……」對常勝來說,畫漫畫就是這樣的事,他非做不可。

畫《閻鐵花》時,快樂嗎?痛苦嗎?

閻鐵花1 (電子書)

閻鐵花1 (電子書)

「快樂啊,可以畫女生很開心啊。我覺得創作者都差不多,痛苦一直都有的。因為腦袋總是想得比手快、也更完美,但可能根本畫不出來,或畫出來但畫不好。我覺得創作是一種『悔恨的藝術』,我晚上睡覺前都在想白天哪裡畫的不好,就開始後悔……所以,那個痛苦是,你不用想啦,它會一直在。

或許還有一種焦慮吧?「對,焦慮。我腦袋裡的故事還有很多,我50多歲了,如果再畫或許20年?那還不錯,但我擔心想說的故事通通說完了嗎?」像是想起什麼,常勝苦笑了起來,「所以,我很難回答快不快樂,但後不後悔?起碼我到現在還沒有後悔過。而且當我聽到讀者說『《閻鐵花》好好看啊』,嗯,那ok的,沒有問題的。」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第12屆金漫獎入圍名單公布!這些作品你看過了嗎?

除了漫畫家任正華獲特別貢獻獎外,其作品也入圍漫畫編輯獎,另《來自清水的孩子》、《鐵男孩:山寨之城1》、《閻鐵花1》、《瘋人院之旅》也入圍多項獎項,別錯過這些優秀的台灣漫畫作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