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創作《情批》,我把從小到大喜歡過的人都寫一遍。」──專訪阿尼默

  • 字級


情批(限量作者簽名版)

情批(限量作者簽名版)

小輓:阿尼默漫畫集

小輓:阿尼默漫畫集

2019年,插畫家阿尼默推出漫畫集《小輓》,三篇故事皆圍繞「死亡」,全書幾乎無對白,他以細膩的分鏡、絢麗的圖像技巧來推動敘事,漫畫情節與每一格畫面都令人驚豔,上市即獲得2019年OPENBOOK 年度好書獎、第44屆金鼎獎、以及2020年波隆那書展拉加茲獎漫畫類首獎,這是台灣第一次獲得首獎。

他的最新作品《情批》是台語詩繪本,圖像來自2018年的《白馬屎》個展畫作,並於2019年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經過兩年醞釀發展,內容具象與抽象兼備,既帶出「樹變成書」的過程,也表露了提起勇氣對喜歡的人告白的裸裎,這些「來到你面前」的過程並不容易,都值得好好對待。


作者簡介

受訪人|阿尼默

追蹤
大葉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畢業,捷克布拉格應用藝術大學純藝術學系繪畫組碩士。作品多元多產,擔任過劇照師、電視與電影美術指導、動畫導演與18年插畫家資歷,擅以文學式圖像表現,與文字相映,寓意深遠。作品常發表於各報文學副刊,為書籍繪製封面。
在台灣及捷克舉辦過多次個展、聯展,並於2019年入選義大利波隆那插畫展。《小輓》為其第一本個人漫畫集,榮獲2019 OPENBOOK 年度好書獎中文創作類、2020 波隆那書展拉加茲獎漫畫類首獎,以及第44屆金鼎獎兒童及少年圖書獎。新作為台語詩繪本《情批》

 

「世間的關係裡,能拿捏好尊重與佔有慾的,只有樹與讀者的距離。」
───阿尼默

Q:《情批》裡有些畫作曾於你2018年的「白馬屎個展」展出過,是怎麼從那幾張畫作衍伸發展成為這本繪本?「從樹到書」的概念是一開始創作白馬屎系列畫作就有的嗎?

A:我喜歡山,開心難過都去走一下,在體力慢慢枯竭時,思想自然而然消失,只能專注腳下的每一步,像禪。有一陣子無論什麼工作來,我都先畫一棵樹,白馬屎個展中展出其中我喜歡的幾棵,後來,慢慢地,我擁有愈來愈多樹,在形成森林的過程中,有了故事,也就有了《情批》


2018年《白馬屎》個展。(照片提供/ 阿尼默)

 

Q:為什麼想要用台語來書寫《情批》文字?可以多談一下台語的淵源?

A台語是許多台灣人的母語,但這個語言將在可預見的未來消失,每想到這裡,無力感總是襲來。我能很清楚感受到,使用這個語言的時候的我,即使無法表達最深邃的內容,卻能身心平衡、自在,那是我最舒服的姿勢。既然這是一封情書,那就要用我靈魂的原鄉表白吧。

Q:《情批》的畫作入選2019年義大利波隆那書展插畫展,你去年四月也因此去了一趟波隆那,此次獲選和此行對你創作是否有什麼影響?

A《小輓》時,中間有一度很艱難,我需要一場旅行,卻沒有錢,所以參加了波隆那插畫展,聽說入圍可以得到補助,最後沒想到心想事成了。

那一趟波隆那之旅也走了一段義大利的小山。山到哪裡都長一樣,但不知為何,我感覺自己走在繪本裡,樹的線條,是最有生命力的線條,所以更堅定,能把開會長大的樹,集結在繪本裡。另一方面,真誠大方地表現自己,這世界就一定有我的舞台


參加2019年義大利波隆那書展。(照片提供/ 阿尼默)

 

Q:你為了創作《情批》做了哪些功課或取材、田野調查?畫作中不同樹的姿態樣貌都有依據真實的樹?

A我從來沒用過台語文寫過文章,一開始有點擔心,聽了很多台語歌,讀台語詩,很快地發現這些都無法幫助我,因為語言與情感長在我心裡,別人無法替代。於是我開始寫情書,把從小到大喜歡過的人都寫一遍,有些三言兩語帶過,有些即便已經事過境遷,還是讓我寫得喘不過氣。這些情書,當然不會寄到他們手中。我需要回到表白的狀態,緊張、興奮、腦子都是粉紅泡泡,確實是愛情的感覺,最後終於順利完成了台語詩。

書中的另一條線是「樹變成書」的過程,我找了很多資料、拜訪了退役的造紙廠、印刷廠⋯⋯。雖然事件生硬,但我還是想要畫出其中的感情,而這些「退時行」的事情,也相對具有歷史,有歷史就有故事。

關於樹,我不想科普般表現。看過、了解過,再表達時,有些細節忘記了,亦或無中生有,但那都是我用自己的語言講出來的話。

「袂記得經過偌濟秋冬/阮才會當來到遮/斟酌看著你的/耳佮喙/鼻仔佮目睭
你嘛恬恬看著阮/阮想欲予你看著我的心腹/閣有/坦白的靈魂」


書中一條主軸是告白的裸裎;另一條線是「樹變成書」的過程。(圖 / 《情批》內頁


Q:這次書中的文字編排也做了多次嘗試,你先試了好幾款電腦字體,後來再自行處理做了一版字體,最後我們又去日星鑄字行買鉛字來試。(決定用鉛字後,本來寄給你自己印,但最後是請日星印了後我們掃成圖檔,連同鉛字一起寄給你,所以書中每一個字都是一個小圖檔。)你收到這些材料後,後續又做了哪些處理?最後書中文字是用日星印的去改嗎?還是你自己重印?

A我想讓每個字盡量都從不同的印刷上取得,因此不重複的字是使用日星印的,重複的字我則自己再印過。我印的沒有日星那麼好,上墨量與印刷壓力很難控制,但沒有關係,我們不是機器。


《情批》裡每一個字,是先以鉛字印出掃成圖檔。

 

Q:《情批》裡你最滿意的地方?或是創作這本書最開心的地方?

A每個過程我都很滿意,包括每棵樹的樣子、台語詩、封面圖⋯⋯樹什麼都沒有做,卻很努力、花很長的時間,只為了來到你面前,仔細看看彼此。我想,這種感情的表達方式很少見。

也因為使用台語文,就算懂台語的人,也不太能順利念出書裡的文字,所以製作了朗讀影片,同時請了獲得2019年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的廖士賢先生,為影片聲音演出,從他微小的口氣與情緒,能感受到他對我的作品的理解與喜愛,演繹得十分細膩。


《情批》封面圖。

 

Q:《情批》和《小輓》的創作時間很接近,這兩本在畫面的經營上有何異同?

A《情批》裡有些圖早於《小輓》完成,這些圖在最初的樣子,想像不到最後成為《情批》,只是想畫就畫。相較於《小輓》的敘事性,《情批》可以更自由地發揮,專心經營畫面的美感與精神,甚至藝術性允許發揮更多。有些意念,我並沒有講出來、畫出來,但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可以自然感受到。而兩者都有的抽象畫面,是我畫《小輓》時產生的表現手法,很適合用來以圖像講故事,一方面是我也很喜歡抽象畫。

Q:一開始你就想要提供全書的台語朗讀音檔給讀者,你自己念過很多遍,也邀不同人試念過,最後還用書中畫面做了一支超美的動畫。你自己念的也很美(有些電子書版本有附上你的台語朗讀),為何特別想邀廖士賢念全書的台語?

A寫台語詩的過程,一直回想起小時候聽台語歌的時光,都是些富有強烈故事性與情感的作品,那麼灑狗血,偶爾唱上兩句還是很過癮。也想到黃乙玲在我夢裡教我台語歌,醒來興奮好幾天,我跟很多人說,傳到最後,少了「夢裡」二字。

認識廖士賢的音樂,是從2019年金曲獎典禮播放入圍者影片開始的,電子合成器、嗩吶與鼓音一下,我就馬上買了專輯,覺得很厲害!當然,跟我以前聽到的都不一樣,整張《西部》專輯的概念完整,音樂性很對味。後來回頭聽他以前的專輯,可以聽到他在音樂上的努力,以及精進的軌跡,但他對人對土地的情感真摯,才是最感動的,所以就找了他,沒想到他答應了。

廖士賢 / 西部 (CD)

廖士賢《西部》為2019年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


Q:你原本就用書中那個長卷山海圖做了一支動畫,但收到廖士賢音檔後,因為他中間安排了一段音樂的過場,你又調整了動畫,那段從長卷圖到書封圖的轉換非常美,讓人起雞皮疙瘩,可以談一下嗎?

A我們沒有設限音樂的樣子,讓廖士賢自由發揮,但心裡期待著能有一段音樂solo就太棒了,沒想到果真有。但這麼一來,卻讓我不知怎麼處理畫面,苦惱了好幾天。

廖士賢朗讀得很好,我不能辜負他的用心,所以試過很多方法讓視覺與聲音結合得更好,最後找到了簡單的「移山」轉場,山林一座座掉下,畫面轉而抽象、情感表達卻聚焦的視覺。也許是表達,寫這封情批的人,是個深情的愚者。最後跑字幕時,還有些意猶未盡,該留個餘韻,於是安排了書裡沒有出現的畫面,提供給觀者完整的視聽體驗。

\\ 以書中的山海長卷和封面圖為素材做成動畫短片 //

 

Q:那可以列一下你心目中的台語專輯10大或20大嗎?哈哈哈!

A可以列歌曲嗎?專輯可能沒那麼多。

潘麗麗〈再會吧!北投
潘越雲〈純情青春夢〉
• 黃乙玲〈今生愛過的人〉、〈小雨小雨
• 蔡琴〈飄浪之女〉
• 陳小霞〈化妝師〉
• 齊秦〈暗淡的月〉
• 洪榮宏〈若是我回頭來牽你的手〉
• 流氓阿德〈加油吧!加油吧!〉
• 王識賢〈腳踏車〉


Q:怎麼沒有廖士賢?!

A廖士賢是我的最愛,聆聽性幾罷昏。但我也想唱歌,對我來說,上面這些歌比較容易唱啦。

Q:最後,可以用一段話來談《情批》嗎,台語或華語都可以。

A同時給你台語和華語:

「假使有人對你表白,毋管佮意無佮意,請好好對待,因為彼是一條經過千山萬水,才會來到你面頭前的路。」

「表白從來不是本能,如果有人對你表白,無論喜不喜歡,請要善待,因為那是一條經歷千山萬水,才能來到你面前的路。」

 

情批(限量作者簽名版)

情批(限量作者簽名版)

情批【附阿尼默親聲念白音檔】 (電子書)

情批【附阿尼默親聲念白音檔】 (電子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多久沒說母語了?莫讓母語成為「第三外語」

你的母語是什麼?在臺灣,以華語為主要溝通語言的環境再配合長年英文作為競爭指標的風氣下,人們若還對語言學習有興趣,多半會考慮影視大夯的日韓文或浪漫的歐洲語系,那何時才會理所當然地談起母語呢?難道母語得排到「第三外語」?甚或更後?來看如何找回母語力

13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