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寫詩可以單純只是自己的私密之事嗎?──讀王丹〈沒有煙抽的日子〉

  • 字級



〈沒有煙抽的日子〉 ◎王丹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
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
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在你想起了我後
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

這是一首關於「無奈」的詩吧,抽煙總讓人聯想起青春與挑釁、焦躁與煩悶、壓抑與紓解、浪漫與自由……,而這甚至是個「沒有煙抽的日子」,那種內心的愁鬱可想而知。為什麼發愁呢?或許涉及到愛情,我們看到了「思念」、「雨絲」、「灰色小鎮」,以及關於「你」與「我」之間,某些若即若離、似有若無的隱晦敘述,像是一段已逝的戀情,做什麼都再也無法挽回。

但又彷彿不只如此。似乎有某種比愛情更龐大的東西,繚繞在我們上頭。最明顯的是那句「天黑了,路無法延續到黎明」,再緊接著更奇怪的一句「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怎麼會出現「你們」呢?「鴿子」又怎麼會是「藍色」的?於是我們察覺到,這首詩更涉及了政治,「藍色的鴿子飛翔」混雜著憂鬱的渴望、自由的嚮往,而「你們」是包含「你」與「我」在內的每一個人,此刻所處當下,是「天黑了」,而那條路,當然指向了政治上的種種作為與努力,怕是無法「延續到黎明」了。因此詩的最後出現了那根擦亮的「火柴」是最美的意象,與安徒生的童話一樣,這個動作帶來的既是希望、也是死亡。

王丹在六四事件時寫下了這首詩,後來被張雨生譜成歌,廣為傳唱。政治與愛情,或淡或明,總是經常被結合表現,比如與〈沒有煙抽的日子〉幾乎同時的羅大佑〈愛情同志〉,表面是寫愛情,但裡頭的政治意味更濃厚;另外更有名的〈綠島小夜曲〉徹頭徹尾是首愛情歌曲,長久以來卻與政治有牽扯不清的關係。也許政治的本質一如愛情吧,兩者都容不得一絲雜質,都是一隻小白兔,不得已誤入了叢林。


詩與歌結合也是常見的形式,日常「詩歌」並稱其來有自,《詩經》與「樂府」中的每一首詩都可以歌唱,到了「宋詞」與「元曲」更是將此傳統發揚光大;西方古希臘悲劇設有「合唱隊」,而「抒情詩」(Lyric)則伴隨「里拉琴」(lyre)歌唱;2016年,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獲頒諾貝爾文學獎,也許是重現了這個久遠的傳統。

唱了三千年的民歌:詩經

唱了三千年的民歌:詩經

巴布.狄倫歌詩集套書

巴布.狄倫歌詩集套書

因為張雨生,王丹這首詩紅遍好幾個世代,後來張惠妹、王傑、張學友、蘇打綠也都曾經翻唱過。詩與歌的結合,使得這個看似小眾的品味,有更大的機會面向群眾。一直以來,我們似乎都認為詩是非常個人的、菁英的文類;但好像也不那麼絕對,在歷史上文學與藝術始終都和公眾維持著複雜的關係。寫詩可以單純只是自己的私密之事嗎?還是得反映社會、肩負公共責任?大概也是永恆的拔河吧。怕就怕純情之人太多,把政治當成了唯一的愛人,動輒「你還認為文學與政治沒有關係嗎」,唉,教那些不想接受這種愛的人啊,又能逃到哪裡去。

 
 王丹詩集 

時間的餘溫

時間的餘溫

我與深夜一起清醒

我與深夜一起清醒

王丹獄中詩

王丹獄中詩




作者簡介

1979年生,高師大國文所碩士,現任高雄女中教師。

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新詩首獎、台灣文學獎、吳濁流文藝獎、打狗文學獎、大武山文學獎、花蓮文學獎、詩路年度網路詩人、優秀青年詩人等。作品發表於各報紙副刊與雜誌,並被收入許多詩選中。

出版作品──
詩集:《此刻是多麼值得放棄》《連陽光也無法偷聽》
絕版作品:《面對》、《等待沒收》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40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