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詩做為一種遊戲:馬來詩歌「連環班頓」的玩法

  • 字級


不知道是誰發明了班頓」(Pantun)這種詩體,不知道是誰又進一步發明了「連環班頓」(Pantun Berkait),一切已不可考。它們皆是有規則的詩遊戲。參與遊戲的人不會留下自己的名字。於是上百上千首班頓一開始以口語相傳,後來慢慢被紀綠下來。沒有人知道這些詩是誰寫的。但凡能被一再轉載者必有其朗朗上口特質,或做為教誨、智慧傳承之用,或單純做為一種語言遊戲,或抒情,或言志。

我在國小、中學的課本讀過幾首班頓,但完全沒有感覺,或者是我從來沒有被課本裡的東西觸動過。我是在自己寫詩後,想重新看班頓,在這樣的契機下看到了「連環班頓」(這是課本裡沒教的)。凡遊戲必有規則,要知道連環班頓,得先知道班頓的形式特色。

班頓的遊戲規則其實很簡單:

  1. 四句(也有少見的二、四、六或八句);
  2. 隔行最後一個字押尾韻:一、三句押A韻;二、四句押B韻。

連環班頓以四句為一段,第二句會變成下一段的第一句(二變一。見下方引詩藍色箭頭);第四句變成下一段的第三句(四變三。見下方引詩紅色箭頭)。

為什麼是「二變一」、「四變三」?這不難理解,因為班頓的前兩句為一組,被稱為「反射」(反射主文);後兩句為一組,為主文。於是在這樣的框架下,二變一、四變三,一段的其中兩句會被重覆,但只會出現兩次(不會出現第三次)。

      〈鸚鵡成群飛〉(暫名,大部分班頓無標題)

全詩布滿了諸多「悲痛」的隱喻,不敢說這是首喪子之詩,這說不出口的悲痛、無以倫比的悲痛,只好把痛苦分解、分身成──「死」、「裂」、「晃」等字,一邊要安慰自己這是神的旨意,一邊描繪了一個天崩地裂身體都站不穩的意象。

又以連環班頓的規則全首一半的句子都重複過一次,重複的變化與氣勢,除了閱讀上的趣味與順暢,更一步步強化、深化了情感。

第一段「我心悲痛」的原因不需明說,由前二句「反射」推測,和死亡有關。其中痛苦用了「像是羊心在沸煮」,原文用的「menggulai」為用椰漿、香料熬煮肉類的方式,我用了「沸煮」,意在表達小火熬煮中那不斷滾開的泡泡、水深火熱不見天日的悲慟高潮。其中兩句和阿拉(回教真主)有關──「阿拉神旨已聽見」、「阿拉力量誰知道」把世間苦痛託付阿拉,彷彿作者最終的浮木,是整首詩天搖地動的文字中的支架。

其中「造城牆」、對應了「造孩子」,這兩個「造」在原文用的是同一個字,一邊是人造的綿延百里的城牆;一邊是神造的孩子,像蜜糖一樣的孩子,神把孩子的身體給了我。為什麼「造城牆」要對應「造孩子」呢?一個是硬邦邦的石頭,一個是軟軟的肉身,我一開始非常不解,後來看到「石頭在舟裡裂開」,連石頭也會裂成一半了,何況是肉身?

「稻米」為什麼要「裝在箱子裡」?「箱子」在班頓裡常用,一半的可能是為了和第四句的末字押韻;「稻米」也可說是為了對應押韻隔句的「心」,把米裝起來,意味著食不下嚥或是得出遠門之意。

那「城牆」為何是「從玉射到泗水」呢?泗水為印尼爪哇島一處,推測是為了和隔句的末字押韻;玉射的選擇也可說是為了和隔句對應的字押韻。它是馬來半島南部的一個小鄉落,兩地間是沒有陸地連接的,要如何「造城牆」?這是在暗示一種「不可能任務」?(神給的旨意太難達成)又或是遙遙相隔之意;但是最終,容我強調,以上所說種種詮釋可以是不必要的,可以就取其押韻之妙而不深究其義,必竟班頓是一種聽覺效果、音樂性的詩體。

又因為班頓幾乎是一種沒有作者的詩體。這種開放性也造成了它枝繁葉茂,也就是它很容易被「抄來抄去」、「剪來剪去」,例如第二句「一隻被鴿子咬死」這句子、句型不時會在其他班頓中看見,有時候「鴿子」會變成別的動物像是「老鷹」,或是一樣的句子出現在另一首,但其他三句是新的;也有人只引了此詩的前兩段,也有人繼續接龍,這首詩還未完。

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

《以前巴冷刀.現在廢鐵爛:馬來班頓》收錄學者、作家張錦忠精選的37首班頓詩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踩到夢的詩、午餐時寫的詩、「大便」詩......馬尼尼為怎麼讀這些詩?

詩有各種主題筆法,也有不同解讀方式,看馬尼尼為以其獨特觀點讀這些與眾不同的詩。

2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