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但唐謨影評

【週四|電影玩但但】但唐謨:人肉吃到飽

  • 字級


電影玩但但
 
人類可以做出來最恐怖的行為是什麼?吃人?才不久的八卦新聞中就出現了邁阿密吃臉皮的狂漢;或者同志上網約見,最後殺了煮來吃掉,或者是日本的前衛藝術家,割下自己的老二蛋蛋作成大餐分食。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
記憶中最早的吃人印象好像是小時候看故事書《西遊記》中,描述盤絲洞裡的妖精,很想吃唐三藏的肉(據說可以長生不老),當時心中突然湧起一股不可言說的不安,久久無法抹滅。人類吃人肉的文化歷史悠久,希臘神話中多次有吃人肉的描述,中國歷史傳說中黃帝吃掉了蚩尤。《封神榜》中,姬昌的兒子伯邑考被妲己作成人肉包子,拿去騙姬昌吃。無獨有偶,在莎士比亞最恐怖血腥的一個劇本《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中主角泰特斯為了復仇,也把仇人的兒子殺死做成一個派,騙仇人吃下。「吃人」是個天理不容的極惡的恐怖行為,但是似乎經常出現在大千世界當中,好像一個擺脫不掉的魔咒。

在恐怖電影當中,吃人電影也是個重要的次類型。最記憶猶新的還是《洛基恐怖秀》中,妖嬈的法蘭克把他討厭的人Eddie作成了一道大餐,嚇壞了所有的人(然後觀眾開始歡呼),有趣的是,電影中飾演Eddie的演員,正是搖滾歌手「肉塊」(MeatLoaf)。1970, 80年代,也就是恐怖片的黃金時期,出現過一股「吃人恐怖片」潮流。這類型電影大概都是描寫一群西方人,來到了「部落」地帶,然後在吃人族中歷險。這種電影有個基本假設:吃人只會發生在於落後的地區(亞馬遜河,美洲印地安,南美洲馬雅文化遺址)。吃人族看起來都黒黒短短的(但是每當有露屌畫面出現,卻都大得嚇人),身上幾乎什麼都沒穿,留著可笑的部落髮型,臉上身上塗著白粉,反正就是很不文明的野蠻人模樣。此外就是大量的色情(極度殘忍的的強暴實況);裸露(該露的和不該露的,男的和女的全部都露了);血腥(血淋淋的啃咬生肉),以及最讓人無法忍受的殺動物實況,例如把鱷魚,大烏龜,活生生地殺死。這類駭人的電影情節,目的無非就是為了要彰顯強調,這些落後地區的吃人族,和我們優越的文明(白種)人,是多麼的不一樣。

這類型電影,說實在,我個人不是很敢領教,因為實在無法接受那種不經意流露出來的「白種至上」態度。義大利片《食人族大屠殺》(Cannibal Holocaust),或許是其中比較有意思的一部,雖然也超級政治不正確。故事描寫幾個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深入亞馬遜河蠻荒拍攝食人族探索紀錄片,但是卻全員失蹤。於是又有第二組人馬深入蠻荒查探究竟。他們發現食人族其實非常溫馴善良,而為了「融入」食人族,他們也咬著牙也吃了人肉,最後發現到,原來失蹤的「文明」電視台人員為了想拍到食人族的「野蠻」,用盡殘忍的方法激怒食人族,欺壓食人族,做盡天下壞事。所以,在文明和野蠻之間,誰才是食人族呢?

(慎入)食人族大屠殺預告


電影中最酷的食人族,莫過於《沈默的羔羊》中的人魔殺手漢尼拔。他第一次出現在銀幕前,是個穿著束腹衣,帶著束縛面具,渾身動彈不得的犯人,但是他眼神中那股睿智冷冽的光芒,不但擄獲了女主角的心,也迷死了所有的觀眾,再也無法自拔。漢尼拔雖然吃人不眨眼,但是他卻是個超級「文明」的吃人族。他儀態優雅,品味高尚,冰雪聰明,而且他或許也是恐怖電影中,最懂得實踐殺人藝術的殺手。這部片拍了三集,雖然視覺上一部比一部誇張,但是大家印象最深刻的,還是《沈默的羔羊》中那個優雅迷人的吃人紳士。

"Well, Clarice - have the lambs stopped screaming? "


新龍門客棧 DVD
新龍門客棧 DVD
許多電影中的「食人」,其實都帶著相當大的隱喻性,因為,人類的世界本來就是個人吃人的世界,任何一種「文明」都無法改變這個可悲的事實。香港導演徐克對吃人也很感興趣,他的《新龍門客棧》中有個吃人黑店,廚師刁不遇表演了一手精彩的殺人分屍。不過他最早期的一部《地獄無門》才是吃人片的經典。故事中的小村莊是個吃人村,每當出現外來遊客,村民就會把他抓來殺掉,然後把肉分給村民吃。天才導演徐克把這部片弄得滑稽有趣又血腥。村民處理「人」的方式好像菜市場的豬販在殺豬,一個活生生的人就大喇喇擺在砧板上當成新鮮肉品殺掉分裝,然後敲鑼打鼓通知所有村民,趕快到祠堂來領免費的肉。在有點令人難忍的矛盾趣味當中,卻是在揶揄人性的荒唐可笑。

「本片故事,全屬假設;如有雷同,乃屬不幸」


變態的代言人,香港演員黃秋生主演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是華語吃人電影的經典冠軍。這個根據真實案例改編的恐怖片,簡直是展現了人類暴力的極致,不但強暴殺人分屍烹煮,最可怕的是連小孩子都不放過,血淋淋的殘破肢體畫面,也毫不修飾地秀給你看。看這部片的過程是個心神紛擾的過程,一種不愉快的恐怖經驗,但是每個恐怖的畫面,每一個死亡前的哀號,都彷彿是一把利刃,直搗進你最脆弱,最不堪一籍的靈魂深處。導演邱禮濤顯然也是吃人族的愛好者,他在《伊波拉病毒》中,又弄了一個「人肉漢堡包」,真是人肉吃到飽啊!

"我最~愛~吃是叉燒包~"(音樂節奏輕快,但要慎入)


至於我個人最愛的一部吃人片,叫做《吃掉喇烏》(Eating Roaul, 1980)。這部片荒謬廉價,而且是標準的bad taste。但是,這部電影也已經被納入影史典藏系列「Criterion Collection」今年九月的發行強片了。故事的主角是一對在生活中頻頻遭受挫折的夫妻,尤其是漂亮的妻子,男人總是想性侵她。這兩人夢想開一家餐廳,但是……沒錢。後來他們發現,原來所有的有錢人都是沒品徳的變態,於是他們開始殺人存錢。至於片名中的「喇烏」則是個性感的拉丁猛男,他幫忙處理掉這對夫妻殺完人剩下的屍體—拿去做狗食,一方面毀屍,一方面也可賺錢。片中沒什麼血腥,殺人方法千篇一律,就是用一個平底鍋敲後腦勺(然後就死了),雖然是滿紙的荒唐言,卻反映了1970年代洛杉磯地區過度放縱的性文化。在那樣的思潮下,一個外表過度肉慾的女性,是可以被男性合法侵犯的。而這些豬頭,當然都該被平底鍋處死。至於猛男喇烏,最後也被做成了一道好吃的「西班牙料理」(因為他是拉丁裔),真是又美味,又可惜啊。

猛男廚師到我家









猜火車
猜火車



但唐謨

《破週報》每週影評撰述。翻譯過《猜火車》、《春宮電影》等小說。喜愛恐怖電影、喜劇電影、「藝術」電影,但是不喜歡太傷腦筋的電影。喜愛在家看DVD甚過去電影院。養了兩隻狗,超愛烹飪煮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鬼月的情人節,就該看些人鬼殊途的愛情

鬼門開的同時,牛郎與織女也正在見面,結合這兩個節日,讓我們看看人與鬼/妖之間,有怎麼樣的愛情

10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