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愛情屬於自己,不在性別想像之內──《血色入侵》裡的艾莉

  • 字級



這世界啊!我沒有什麼本錢跟你齜牙裂嘴的搏鬥,
但我仍有一支筆來當小刀,以為陰暗可以被我劃出一道一道縫隙來。讓那裡透出來稀微的光,能刺眼出我久違的眼淚。
一起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吧!
它被我們搞壞了,但我們仍有傾斜看它的角度,一眼認出它曾經的美好,於是抱得滿懷,即使即將失去。
這就是電影存在的理由,紀念我們所有可能失去的美好,還有我們曾經被拍下的純真。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經典愛情電影中,不能漏掉的是讓人體內體外都感到失溫的《血色入侵》。在這部電影裡,愛情是野生的,是對自己懵懂的挖掘,甚至是有點嗜血地咬掉你原本就不完整的自我認知。因此我們總愛以吸血鬼來譬喻愛情,甚至認為那是浪漫的。因為它不可受控,它來是完成自己本身,而它走是你終於完好了自己。

這部電影以血絲開的花,讓冰冷的世界溫熱了一點,這像愛情,也寧可它像愛情。

微波爐裡的食物溫的、社區公園裡的陳設是蓋上雪的沉寂、學校裡泳池的水是有氯味的難聞、同學們結伴的彩色毛衣是三三兩兩的同系列無法介入、房間裡的顏色只有盛食物的器皿是塑化的藍與紅。而少年奧斯卡是沒有顏色的、是透明的、他意圖想要消失在這貧血的世界裡。

血色入侵 (藍光BD)(Let the right one in)

血色入侵 (藍光BD)(Let the right one in)

《血色入侵》的色溫都偏涼,偶有幾點鮮豔就消失在街口。那裡偶有血案,就如同在雪的景幕中開了一個刀口子一樣的,劃下去,那些包在節制與壓抑裡的情感才勃勃流出,卻是讓其中的髒血與腸子都跑出來一般,也不顯血腥,因為這天地是如此安靜,人心都睡著呢,沉沉的,像冰封世界裡的獸,人們的情緒是被攪進漩渦裡的難辨。

電影一開始是一中年男子殺了一個路人,這裡雖有路徑,但人煙稀少,你看著他駝著身軀,吃力又習慣地開始將死者的血裝載,這一切都在冰封的大地中進行,彷彿他在屠宰什麼牛羊,他的手都近乎凍結的運作著。鏡頭一帶遠,這一切竟如此日常而悲哀。那樣的日常是對那男子而言,不一會兒就被雪掩蓋了。

這電影一直隨著各種刀口子在流瀉出這冰雪世界裡,人性裡各種難以言喻的都流淌出來,而鏡頭就是鋒利,在各種麻木不仁的失溫之下,你不知道內心會吶喊些什麼,那些冰鎮過的色彩,讓你如同在一個消音室喊叫,少年奧斯卡的世界就是這樣,他在無聲的世界裡寂靜的喊叫,希望有人能聽到。

然而那個神奇的時刻發生在他們社區的公園裡,在學校裡又被霸凌的奧斯卡跑到公園發洩心情,絕望的憤怒著,他剛離開的房間並沒有父母關照的痕跡,父母離異,等著他的永遠是半冷不熱的對話、只剩餘溫的加工食物。

他這樣被遺落在這世界上,四處抬頭是公共住宅,每家每戶擁擠而雷同,在這工業化的小城鎮上,他像一個想呼吸的靈魂,低啞著吶喊著,在這個連風都沒有經過的地方。

血色童話

血色童話(《血色入侵》原著)

難怪它是個童話改編的故事,凡事都有隱喻,童話向來需要反面的閱讀。

此時艾莉出現了,他在另外一角玩著魔術方塊。奧斯卡原本以為這裡是無人的。他看著那像一道青影的女孩,漠然地坐在玩具設施的一角,他看似比他還寂寞,是那種寂寞了一輩子的寂寞,漫漫時間累積下的沉默。

他們開始聊上幾句,奧斯卡的臉上首次出現感受溫暖的表情。如果人生中有哪一刻曾有神的駐足,對奧斯卡來說就是那一刻了吧。

奧斯卡第一次感受到寂寞可以共振,兩個12歲的孩子,在證明大人是更形脆弱的存在下,認出了這世上永恆的可能性。

奧斯卡(左)第一次感受到寂寞可以共振。


這貌似是12歲的艾莉,其實已活了上百年,她非男也非女,是一個吸血鬼。但她不像人們想像的鬼怪,她就像一個早熟於世故的女孩,清冷非常,沒有吸人頸項的性吸引力,反總顯得濕漉漉的、赤腳踏雪的、髮尾沾霜的、有時嘴角有著血跡。他難以被形容,也難以被歸類,兩個瞳孔如狩獵者晶亮,大冷天仍穿著破布衣,是個像天使一樣的鬼。

你出自本能地相信她的野生、你出自直覺地相信她是異類,但你也發自內心地知道「她」的出現對自己是種解脫。

從此無論奧斯卡再怎麼被欺負、衣服被同學丟進馬桶裡、目睹了父親有了新對象、母親將這一切遷怒於自己,都漸漸都沒關係了,因為艾莉的出現,他發現了一種「美」;一種愛上他人時自己的美。

在一切都失溫的世間,有了燃燒自我的欲望,如為了夜空,螢火蟲一閃閃晶亮著,無論對方是如何抽象的存在,多少條件不同的絕望,他讓寂寞上天下地駕臨了自身的寂寞,從此自己再也不同,像對這世界有了異樣的抗體。

有一幕,奧斯卡被幾個惡霸同學壓制在泳池下,從掙扎到放棄。直到艾莉出現,以見血的殺戮讓他重見天日,那彷若死過一次的在水中睜眼,導演也讓觀眾感受到奧斯卡絕望的平靜,以及艾莉如同一絲血脈注入他生命。多漾一點血花都好,只要能滋養奧斯卡前半生這片落雪不斷的寂境。

奧斯卡彷若死過一次的在水中睜眼,讓觀眾感受到奧斯卡絕望的平靜,以及艾莉如同一絲血脈注入他生命。


以常人來看,吸血鬼「艾莉」絕對是個反派,她熟練地獵食人血,導演不迴避她的殘忍。包括對她的前任「配偶」,以父親的老態出現為他殺取人血,可以看出那看似老父親的人曾是艾莉的戀人,也曾經從少年時陪伴她長大,直到他體力無法合乎獵人資格,最後寧可讓艾莉吸乾他最後一滴血,打開醫院的大窗,邀請艾莉的進入,直到摔落雪地之中,那老人求仁得仁的姿態,如同最後的翱翔一般。無論是哪一種形式的愛,那是讓他最後一次表達「愛意」。

最後老先生他心滿意足,返回少年初次模擬的遨翔。

艾莉的前任「配偶」,以父親的老態出現為他殺取人血。

他最後寧可讓艾莉吸乾他最後一滴血,這是他最後一次表達愛意。

 

水底情深 雙碟限定版 (UHD+藍光BD)(The Shape Of Water UHD+BD)

水底情深 雙碟限定版 (UHD+藍光BD)(The Shape Of Water UHD+BD)

我們或許都知道,「愛情」本身有時對我們來講就是反派,攪亂我們既有的原則。這部電影的「艾莉」沒有善惡標準、沒有性別,甚至有他定期的苛刻需索,這跟浪漫的得獎片《水底情深》中成人之戀不同,艾莉給的是年少之愛,殘酷又純真,包括因奧斯卡不願說出關鍵句:「請你進來。」艾莉仍走進讓奧斯卡看他為其犯了禁忌而七孔流血,也包括他因著奧斯卡的堅持,於是吃了不能適應的人類食物而嘔吐。

「艾莉」代表著所有跟世界反面的東西,讓你撲向他,很像愛情的本身。

這部電影以「減法」去蕪存菁地拍出,屏除任何干擾、掃除多餘的家具、掃除多餘的光,只留下清冷的雪持續緩緩落下。比照原先那裡無盡的整排公宅微亮著螢光,更是沒盡頭的青春的盡頭。

你可以抽象地想像奧斯卡的命題是緩步死亡的活著,還是能感受生命的死亡,哪一種對他而言比較像活著?

童話看似都是實像,但讀出來的卻都是抽象的,是生命意象的思考。改編自童話的《血色入侵》也是如此。「艾莉」是重生也是毀滅,「奧斯卡」是反映世俗亦是年少。奧斯卡最終選擇了年少之愛,也是傳說中錯過不遇之愛,幾分純粹得像寶黛。愛情的拯救,正是因你明知道「它」可能會先於你而鬆手,但那如同展翅般的墜落,是你唯一能接近的永恆。

這是一個很美的愛情故事,沒有了性別或任何界線,背對了社會的圈養,還原了愛的粗坯。你終於能赤條條地被擒獲,日後無論飛翔或墜落都能天大地大了。


血色入侵 (藍光BD)(Let the right one in)

血色入侵 (藍光BD)(Let the right one in)


《血色入侵》(Let the Right One In)是一部上映於2008年的瑞典浪漫恐怖類電影。該片導演為托馬斯•阿爾弗雷德森。改編自約翰•林德科維斯特的小說《血色童話》。該片圍繞「吸血鬼」主題展開,寫實主義風格的文藝片,是瑞典電影的清新風格作品。此片榮膺全球多國多個獎項。改編自瑞典暢銷奇幻小說,一部當代背景的成長電影,冷冽奇詭的影像氛圍,散發出直逼安萊絲小說世界的妖異氣質,獨特神采橫掃國際異氣質,獨特神采橫掃全球56座電影大獎,奪下全美各大影評人協會的最佳外語片。


作者簡介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金馬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些事情,比見鬼還可怕

好比無法翻身的貧窮、不快樂的婚姻、痛苦的工作、穩交多年後出現的第三者......

11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