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沒有平凡人或怪獸,哪來英雄表現的空間?──讀繪本《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無敵破壞王 雙碟限定版 (UHD+藍光BD)(Wreck-It Ralph UHD+BD 2 Discs)

無敵破壞王 雙碟限定版 (UHD+藍光BD)(Wreck-It Ralph UHD+BD 2 Discs)

之前趁著年假,在2018年末帶著孩子去看了知名動畫《無敵破壞王2》。和第一集兩人的合作關係不同,這一集(我要爆雷了喔)劇情著重在破壞王與雲妮露的態度轉變,看來是一種世代差異,一方希望一成不變的穩定感;一方追求刺激變化,破壞王希望雲妮露和自己一起回到熟悉的電玩店,回到安全、知道明天的生活又會與今天一樣的遊戲機台中。但是時代已經改變,這份想望難以實現,破壞王不惜破壞雲妮露的夢想也要留下她。兩人關係雖然設定為好朋友,但陪著孩子一起觀影的爸媽,必定深有所感。

我忍不住為破壞王擔心,若是雲妮露發現到原來破壞自己朝夢想前進的壞人,是自己最珍愛最信賴的那個人,該怎麼辦?

幾乎每一個家長,都會竭盡努力保護孩子,不只是生理上絕對不會讓他受傷,更希望他永遠開心,在心理上能夠保有完美的想像,讓孩子相信有童話,有聖誕老公公,他有可能會成為蜘蛛人、鋼鐵人、甚至睡衣小英雄等。但這是否也打造了一個其實極其脆弱、我們都知道遲早有一天會打破的幻象?

我的爸爸是壞蛋冠軍系列續作《我的爸爸是壞蛋冠軍》
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

《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

繪本《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裡面的爸爸,被自己孩子一吼:「只會做壞事,是沒辦法成為了不起的大人喔!」這是他平時對孩子的教誨,孩子銘記在心,但眼前的壞蛋,正是自己的父親。當孩子從「蟑螂假面」錯愕的眼神中認出自己的爸爸,正是那個剛剛自己拚命加油的「正義飛龍」的對手,孩子與爸爸,在這一刻,彷彿重新尋找兩人之間的定義與連結。

爸爸的工作是扮演卑鄙的壞蛋摔角手「蟑螂假面」。(圖 / 《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內頁

每一個孩子總是崇拜英雄,電影主角自備光環,其他人都繞著主角而運轉著,但是回想那些劇情,主角之外的人,英雄對面的反派,又是如何?他們也是某人的孝順孩子、勇敢老爸、貼心伴侶。

故事最後,孩子忍著淚,爸爸把他抱起,提醒他,看看觀眾的笑容,自己的工作不是要當那個超級英雄,因為英雄需要對手,觀眾因為看到壞人被打倒而滿足微笑,我們做的,是帶給大家滿足與微笑的工作喔!這一刻,爸爸也是英雄吧!

噠噠噠!爹地超人

噠噠噠!爹地超人

宮西達也作品《噠噠噠!爹地超人》,裡面的爸爸,就像一般人的老爸一樣,午後會一邊抓屁股,一邊躺在地板上流口水呼呼大睡,連襪子都破了一個洞,「要是爸爸也像超人一樣就好了......」連孩子都發出了這樣的感慨,這是孩子對父親的期待與想像。結果接下來一連串的事件,讓小孩在生活中的各種線索與超人的行為,發現爸爸似乎就是那個總是即時保護自己的爹地超人。

孩子對爸爸越來越關注,線索也越來越明顯,故事結尾在孩子的疑惑與猜測中,但是或不是,已不是重要的答案,只要爹地超人/爸爸總會在最關鍵時刻出現保護自己,在孩子心中,爸爸就是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超人,孩子已經認同了爸爸角色的存在。


(圖 / 《噠噠噠!爹地超人》內頁)


每個父親都希望自己是超級英雄,至少在孩子面前在家人眼中,要是個超級英雄,不過沒有平凡人或是怪獸,哪來英雄表現的空間?

賴皮一點來說,如果沒有人考零分,那怎麼凸顯一百分的重要?在多啦A夢漫畫中,大雄曾經這樣為自己辯解,「如果沒有我考零分,那怎麼表現出考一百分的人有多了不起。」這句話說得讓人哈哈大笑,其實顯露出作者在幫大雄這樣的弱者角色,給出另一面超級現實的社會評價。

我也很希望孩子眼中的自己是名英雄,雖然有時也因此感到頭大,例如他認為我能修好所有玩壞的玩具,不管壞得多徹底;我某天特地與五歲孩子討論:「你知道我的工作是什麼嗎?」他默默搖頭,我記得在他三歲之前,一直以為我的工作是開百貨公司,因為只要我帶他出門逛街,店員就會給我們玩具(荷包淌血中),我也一直樂得假裝。直到他上幼兒園,還因此承諾同學,只要他跟爸爸說,就可以送給好朋友一人一隻寶可夢公仔。當我向他解釋沒辦法做到的原因,他看似理解,但眼神中也流露出訝異與失落。

我後來試著與孩子討論自己在公司的職位,也帶著他到辦公室幾次,或許實際的工作內容很難清楚理解,但能夠讓孩子理解或認同自己,對每位家長來說意義重大。

隨著孩子日漸長大,我也開始試著顯露出自己笨拙的一面,有時裝懶有時故意拜託他幫忙,我希望他了解,生命的意義,不只是正義與邪惡、第一名與最後一名等這麼極端的選項,不只是父母,孩子也不用太厲害、不犯錯,我們只要一起為了同樣的目標(例如讓每一天都很快樂)在努力著就很足夠了。如果,有些時候需要有人擔任被正義使者打敗的角色,那我們上場又有何不可?

繪本《我爸爸的工作是大壞蛋》中,對父親而言,觀眾的微笑是這份工作的意義,但與孩子共讀時,我最深的感動卻是來自孩子的認同:「就算是壞蛋也沒關係,下次要贏喔!」故事中的孩子面對了,也成長了,最後寫下自己未來也要當個像爸爸一樣的大壞蛋,讓人莞爾。但我相信,對父親而言,這正是最大的肯定。

這也是一本給大人看的繪本,我們以為他是在跟孩子說,爸爸很偉大,但其實是在提醒爸媽如何面對自己,如何帶著孩子一起看到所從事工作的價值。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重新認清生活的意義,可能不只是表面的善惡對錯,而是更深藏在背後的其他價值。

故事最後,孩子露出認同的微笑,那不正是身為父母,最重要的價值嗎?

孩子因自己而笑而驕傲,壞蛋也不再只是壞蛋了。



作者簡介

攝影工作者,
也是一隻狗兩個孩子三隻貓的爸爸。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如何面對失去?如何面對留下來的自己?

沒有人的苦可以抵消自己的苦,沒有人的傷心可以真正理解另一個人的傷心。面對各種失去,我們該如何自處? 「如果妳坐下來,跟那個曾經受過傷的自己,一起坐在沙灘上,妳會跟她說什麼?」──葉揚《我所受的傷》

4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