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馬尼讀繪本】從A讀到Z其實不簡單!看繪本大師如何在abc繪本玩弄文字

  • 字級


Edward Gorey是「abc書」製作者的極致。


吃風集

馬來語abc繪本《吃風集》

因為近日做了一本馬中對照的abc繪本,發現大部分人都以為abc書很好做,心生喊冤之意。abc書可淺可深亦可中。深到極致者應該是Edward Gorey(高栗)對字母順序及「難字」(非常用字)的執迷,他一輩子用的31個筆名有幾個就是「Edward Gorey」打散後的排列組合,像是Regera Dowdy、Ogdred Weary、Dreary Wodge、Dora Greydew等,可想見此人對文字遊戲或字謎的熱衷。


(圖 / 《吃風集》內頁)

The Izzard Book

Amphigorey Again

Amphigorey Again

幾年前我也是因為看了他的作品,才徹底顛覆對abc書的想像或文字的概念。abc書的概念像是一個遊戲,有它的規則(就是a-z不可改變的順序),至於這26個字要以單字、單字並置、短句、長句、名詞、形容詞、副詞、甚至擬聲詞、或是混合詞型等等,都還有待創作者挑戰。

高栗的最後一本作品合輯Amphigorey Again,是在他過世後出版的,最後一個作品放的是The Izzard Book(「Izzard」並不是常用字,是「字母z」的意思),這作品被放在末篇可想而知,因為這是以「z」為開頭的字構成每一頁面,蒐羅了字典也找不到的「z」字:zeppelin、zadkiel、zombie、ziph、zingaro等等「怪字」,但的確是可考的。每個「z」字下他都附了簡單解說,這部作品並沒有畫完,我們還可以看到他的鉛筆線稿,及完全空白還沒下筆的格子。

The Izzard Book 以「z」為開頭的字構成每一頁,收集了字典也找不到的「z」字。(圖/The Izzard Book內頁)


前面還有一段題文「O children, it'll be time for fun when everything is zed and done.」(孩子啊,當一切都完成告結,那會是歡樂時光),其中「zed」也是「字母z」的意思,這又是一句淺中見濃,置於本書之首或作者作品之末都別有寓意。「孩子啊」這句特別衝突,因為這是一句大人也受用的話。

我查完這每個「z」字後,深深吸了一口氣,高栗在一般人最容易輕忽的abc上做足了功課,「字」這件事是可以玩一輩子的,讓我感受到一種來自源頭的衝擊與反思。

高栗一生到底做了幾本abc書?其實創作者一生做一本差不多了,且大部分繪本作家是被出版社委託製作交差的,但高栗不是,他是出於個人興趣(相信也沒有考慮市場),他做了十部以上。

特摘幾本就文字部分一起看看:

The Just Dessert 挑戰使用a-z完成一個故事(abc使用粗體是我標示的,原作無)。通篇混合了所有詞型。雖然沒有文法,但這件事已經精神可嘉。

Apologize.
Bewail complications.
Drivel endlessly.
Frequent ghastly happenings imply jeopardy.

The Just Dessert,單本以Thoughtful Alphabets  發行,此書的另一則故事The Deadly Blotter,也是以此邏輯完成,兩則也收錄於Amphigorey Again


The Gashlycrumb Tinies: Or, After the Outing

The Gashlycrumb Tinies

再回看他早期的abc書the Gashlycrumb Tinies,在題材上挑戰禁忌的26個小孩的死法。abc使用的是死亡小孩的名字。

A is for Amy who fell down the stairs.
B is for Basil assaulted by bears.
C is for Clara who wasted away.

華麗的鼻血

華麗的鼻血

The Glorious Nosebleed: Fifth Alphabet

The Glorious Nosebleed: Fifth Alphabet

他的第五本字母書The Glorious Nosebleed華麗的鼻血),abc使用的是副詞,諸多為「非常用字」:

She wandered among the trees Aimlessly.
The creature regarded them Balefully.
The pudding was served Clumsily.

於是,看得愈多,愈是發現abc不簡單。乍看簡單/幼幼的東西,其實也蘊含哲理。

《小熊維尼和老灰驢的家》The House at Pooh Corner),有天驢子用樹枝在地上排出了一個「A」字,問大家這是什麽?小豬經過時以為是個「陷阱」之類的東西;兔子說是「三枝樹枝」;驢子說「A代表學習、代表教育,代表豬、兔子、維尼都沒有的……」

The House at Pooh Corner

The House at Pooh Corner

小熊維尼和老灰驢的家

小熊維尼和老灰驢的家

「A」在他們眼中成了「education」的縮寫(也是e的發音),同時也諷刺未受教育者會認為「A」是「三枝樹枝」,受教育後大家會認為「education」就是要拿個光彩的成績「A」(特優)。

文中還有一段主人公羅賓「受教育」的前後差別,他留了字條給兔子,內容如下:

GON OUT
BACKSON
BISY
BACKSON

我們有「受教育」的人猜他要寫GONE OUT/BACKSOON/BUSY/BACKSOON(出門/很快回來/很忙/很快回來);兔子不識字,拿去問貓頭鷹,他的解讀為:

Christopher Robin has gone out somewhere with Backson. He and Backson are busy together.(羅賓和一位名為Backson的人外出了,他倆都很忙)

於是動物們開始猜測Backson長什麽樣子。隔天,羅賓的留言變成:

GONE OUT
BACK SOON

於是,動物們知道羅賓是在忙什麽了(那就是「A」的差別)。然而,第一次的留言有一種「密碼」與多重解釋的趣味,正是當馬可波羅和忽必烈從不會彼此的語言(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到愈來愈精確時,反而是「可以說他們之間的溝通,不再像以前那麽快樂了」。

C D C ?

C D C ?

Cdb!

Cdb!

1968年,童書作家威廉.史塔克(William Steig)也做了一本「自創的密碼」,把「發音」簡化為字母,CDB !,因頗受好評後來變成彩色版,且追加了一本續集CDC ?

「C D B!」              =see the bee!
「D B S A B-Z B」 = The bee is a busy bee.
「O, S N-D!」        = Oh, yes indeed!

現在回看,竟和我們的網路語言有幾份相似,例如「I see」簡化成「I C」。搭配圖,又有另一種看圖猜文的樂趣,且開啟了可「自創」文字,或是把文字「密碼化」的可能性。

(左)I am a human being. You are an animal./(右)I wonder if you care to have a tea.(圖左出自CDB !,圖右出自CDC ?


我很佩服這些不按牌理出牌的作者。沒想到長大後重溫abc,還是很「受教」。對於已知的語言,文字還是可以如「謎」一樣;像高栗曾經用了「ZEPHYR」這個看起來不像字的字,其實是「微風」的意思,彷彿喚起我們對一切懵懂時對文字的新鮮感。



吃風集

吃風集

馬惹尼

馬惹尼

沒有大路

沒有大路

馬尼尼為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繪本《貓面具》「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繪本《絨毛兔》The velveteen rabbit)插圖。最新作品為散文《沒有大路》、中馬雙語繪本《馬惹尼》《吃風集》
網站:樹人畫學校 outsider art school & 繪本亂讀會


 延伸閱讀 
1.【馬尼讀繪本】無意義至上!圖文邪教教主高栗(Edward Gorey)的暗黑繪本
2.【馬尼讀繪本】無懈可擊!我相信幾百年後再讀一樣震撼人心──充滿諷刺語言的移民繪本The Island
3.【一起看圖文】黃筱茵:把26個英文字母丟進土中,會長出什麼?──又犯規又可愛的「字母書」Daytime Visions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有些暗黑、有些無厘頭、有些甚至是空白的......這些繪本怪得讓人愛不釋手!

繪本一定又萌又可愛,只能讓小孩看嗎?這裡為你精選五本「越看越不對勁」,但又讓人忍不住著迷的怪奇繪本!

134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