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2018╱7月|推理藏書閣嚴選《粉筆人》延伸閱讀: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但往事,可不能回首

  • 字級

粉筆人

粉筆人

很多人總認為回憶最美,其實不然。既然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那麼一定苦多於樂,否則人就不會一出生就哭泣,反而應該笑了。有太多人常常把「想當年」掛在嘴邊,表面上看起來是在「憶苦思甜」,但其實都只是在美化自己過去的記憶,忘了當時的苦痛,誇大自己心中的美好而已;更有甚者則是扭曲或掩飾不堪回首的往事,不是自己騙自己,不然就是如鴕鳥般把頭埋在沙堆裡來個視而不見。

2018年7月博客來推理藏書閣的嚴選書《粉筆人》就是在講回憶的故事,其實更像是「昔日幽靈」作祟。《粉筆人》是英國作家C.J.杜朵的處女作,在這本書中講述了一個因為過去事件未解決而延伸到現在,所以當追憶之後動了尋找真相的念頭,那結局的真相難免會攪動一池春水,進一步喚醒了「昔日幽靈」。這個模式對於重度推理迷是否有似曾相識的感覺?C.J.杜朵自己在書中就已經揭開謎題的答案了,美國推理作家哈蘭.科本最擅長的作品模式就是這樣,不論是《第43個秘密》《最親密的陌生人》《生命中的危險缺憾》都是如此模式的作品。這類作品其實最需要的是作者說故事的功力來吸引住讀者眼球,還要有極佳的布局能力來說服讀者接受,這並不是件簡單的事,可說是莫大的考驗,因此對作者也有極大的挑戰魅力。日本作家也有人嘗試挑戰這樣的模式,像塩田武士的《罪之聲》、堂場瞬一的《雪蟲》,都是利用此一模式的好例子。
第43個祕密

第43個祕密

最親密的陌生人

最親密的陌生人

生命中的危險缺憾

生命中的危險缺憾

罪之聲

罪之聲

雪蟲

雪蟲


台灣推理作家李柏青在評論《粉筆人》時,則提出了另一個在偵探推理小說很常用的梗──「童年」!就如同李柏青所言:「童年往往比我們想像的更現實殘酷,那些生命中的必然──疾病、死亡、犯罪與性,並不因分級制度便刻意繞開孩子的生活圈;小鎮緊密的人際關係,反而使每一起不幸的事件都如雨滴直接落在鼓膜,即便你不願涉足,也無法僅是旁觀。」這段話點明了任何人的童年並不是無憂無慮的。從人類發展學和心理學的觀點來看,「童年」是人生最重要的階段,不論是心理還是生理層面,因為就像在一張白紙上開始著色,這是無可取代的重要時光。畢竟已經有太多的實例可資證明,一個破碎的童年,造就的結果不是偉人就是惡人。所以,「童年」這個梗也就不意外地成了偵探推理小說作家的重要素材。

在偵探推理小說的範疇中,「童年」指的應該是「童年夢魘」才對。許多推理小說中的悲慘殘酷,若不是主角或凶手的「童年夢魘」扭曲了性格,也就不會出現後來的各種恐怖劇情,但也因此成為作家的心頭好。有了這個梗,讀者在怨恨凶手的同時卻也產生同情,明明是好人卻因為「童年夢魘」而犯罪,真是讓人一掬同情之淚。松本清張的《砂之器》或是東野圭吾的《白夜行》,都能夠善用這個手法來吸引讀者的眼球,讓人不知該怨恨 凶手的殘忍還是該同情凶手的身世,進而在讀者心中產生了巨大的衝突。中山七里的 「御子柴律師系列」則是因為主角自己的「童年夢魘」影響了整個人生,進而劍走偏 鋒,這三部曲則是用另一種手法給予讀者不同體驗。最近五、六月的台灣推理書市就同時有本土的《罪人》和歐美的《四猿殺手》,這兩本利用「童年夢魘」的梗寫出頗為精采的作品。如果讀者閱讀每一本推理小說時,能同時欣賞、比較各個作家利用相同素材寫出不同味道的作品,其實也是一種樂趣。

往事絕對不可能如煙、隨風飄逝,反而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昔日的幽靈只會如影隨形、揮之不去,人生行路豈是容易?更何況,當你的行為有可能影 響孩子一輩子,又怎能不謹慎行事呢?這是《粉筆人》這本書教會我們的兩件事。這本書不敢說「文以載道」,但博客來推理藏書閣這本嚴選書確實選得好!
砂之器

砂之器

白夜行(經典回歸版)

白夜行(經典回歸版)

罪人

罪人

四猿殺手

四猿殺手


杜鵑窩人,每年平均閱讀150本以上中文創作或英美歐日翻譯推理小說,閱讀資歷40年之重度推理狂。現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連任徵文獎首屆迄今之決選評審。嗜好:閱讀歷史、軍事、推理書籍,欣賞音樂。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89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