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入門】人際關係有賺有賠,請詳閱小說看破紅塵

  • 字級

是誰帶走她?

是誰帶走她?

蕾貝卡.德雷克的心理驚悚小說《是誰帶走她?》講述小女孩蘇菲亞從家裡離奇失蹤,父母是頭號嫌疑犯,但作家不打算讓讀者深陷父母是否為嫌疑犯的泥沼,她用失蹤事件瞄準目標,水雷般將女主角吉兒潛伏在日常海面下的醜陋惡事全炸出水面,順便連名為家庭的潛水艇一同炸翻,她須靠自己在風雨欲來的大海生存──更精準說,吉兒環伺在女兒、丈夫、鄰居、同事及意圖綁走她女兒的凶手間,奮力倖存,守護珍愛。

作者在篇幅四百頁的小說中,用緊繃的人際關係扣緊讀者心弦,丟下震撼彈,打得人七葷八素。一場綁架案,引爆夫妻外遇、婆媳問題、職場心機、家庭競爭、還有對女兒偏執的保護慾,甚至是凶手和被害者的對立,讓人目不轉睛。作品涉及眾多的人際關係,若喜愛人與人之間的糾葛,三部有意思的作品值得推薦!

《愚行錄》中的女女男男:所有的人際,都是讓我上位的手段。

愚行錄【2017改編電影書衣版】

愚行錄【2017改編電影書衣版】

溫柔的丈夫,美麗的妻子,乖巧的孩子,這是人人稱羨的家族,卻慘遭一夜滅門,凶手是誰?記者在一年過後查訪關係人,試圖拼湊當年真相。這些男男女女都曾是名門大學的學生,但不同家世和環境,他們相會便本能形成嶄新階級生態系,分獵捕者、食腐者、餌食,在無聲默契中利用弱者上位,無力反轉的人們一路墜落。可往上的人們不會停,因為總會遇到新人,區分強弱,即使眾人目標並無二致都在追求幸福,卻存資格論,逃不出弱肉強食的循環。滅門家族是當時階級生態的高位,高塔崩塌,倖存者向記者陳述過往時,只剩膨脹的「自我」,他們迫切需要聽眾,傾聽「我」為主角的故事,假裝自己不是曾寄生別人故事的「配角」。但在公平記錄眾人言語的記者眼中,誰是主角?誰是配角?真相藏在人際關係,或許只有唯一局外人的讀者找得出來。

日本作家貫井德郎撰寫的作品《愚行錄》,藉數人的口述訪談,描繪出講究倫理及階級的日本社會與泡沫經濟時代的興衰,凶手是誰不再是關鍵,婚姻、愛情、友情及任何關係都是人們上位的手段,到手的幸福似乎剩空殼,弱肉強食是唯一的現實,但永遠被踩在腳下的人該如何是好?導演石川慶將《愚行錄》改編成同名電影,飾演記者的妻夫木聰便說過:「很少作品會這樣直指人類是如此愚蠢的生物。」

《惡女心計》妻與夫:親愛的,你若要和別人生孩子得先通知我一聲。

惡女心計(電影【瞞天殺機】原著小說海報書衣版)

惡女心計(電影【瞞天殺機】原著小說海報書衣版)

女子威風凜凜騎著雪白駿馬現身在阿帕契山的一側,手上停著展翅的老鷹,陽光從身後射出,羅織進她的髮間──這幅畫面縈繞在作家腦海,催促他寫下故事,同時加一個念頭:若在男人主導的行業中出現引領眾人的女子,那該如何?評論譽為「成功扮演這位角色的女演員,篤定獲得奧斯卡提名」的女主角──瑟琳納誕生。她不受性別束縛,無所不能,馴服老鷹,馴服伐木業,馴服不分年齡的男人們。

她帝王般選擇丈夫,夫妻關係對她而言代表權力,愛情是附帶,家庭非寄託,而是維護帝國的安全閘門,經營家庭如經營企業,她並非像《控制》中的愛咪,離開疏遠卻廣闊的都市來到人際關係緊密到讓人窒息的小鎮,困在嗜血的群眾裡,籠罩在丈夫的陰影下,被婚姻關係吞噬。每個人都對瑟琳娜俯首稱臣,而丈夫只是通往權力中心的途徑;她更像電影《全面啟動》,主角柯伯夢中的茉兒,魔性、優雅且令人畏懼。她是阿帕契山的神,無人知曉內心及過往,是與其說是女人不如說是魔性的怪物存在。讓人聯想到漫畫家沙村廣明的女性,但她的強大並非來自社會加諸性別的烙印,而是作家已經替她拆解萬難,作為幾乎是夢中才存在的人物:瑟琳娜不曾輸過──除了生育能力。維持伐木帝國的條件是血緣後代,再強大也逃不過生育枷鎖,這種與女性生理相互連結的詛咒,宛如愛特伍使女的故事描述的驚悚寓言。

不諱言朗恩的《惡女心計》帶著父權視角,體現在對女性的描述,但在考據驚人,帶著詩意及荒蕪文字描述的氛圍,野性、原始且死亡如影隨行的阿帕契山聳然而立,在必須對自然低頭的人們,他寫出駕馭萬物的主角,幾幕輕描淡寫的殺人場景不意圖引起同情,不嘗試引起注意,輕淡得令人膽寒,顯示死亡對瑟琳娜來講多麼為不足道,殺害丈夫的理由更值得玩味,也寫下男女位置逆轉的夫妻關係。

◎《戰慄遊戲》作家和讀者:該打斷你的腿,還是請後代在墓前燒一份結局?

遇到心儀的作家,如何是好?該高興得不得了?或拿著一把刀架在作家脖子,要求對方改寫讓人崩潰的結局,收回髮指的便當,或請求對方寫出續集,因為已經遲到N年?史蒂芬.金《戰慄遊戲》書寫作家在度假期間受困暴風雪肆虐的山中,被女子救回,本該喘口氣,卻發現對方是自己頭號書迷,還不滿意自己將寫完的結局。以為有快樂結局的獲救事件,猛然一轉恐怖故事,女子一改溫良恭儉讓,將作家關在家裡,要求死去的角色寫成活的,做不到便對作家下藥,甚至打斷作家的腿──好像比較像編輯催稿時的情境?總之,作家唯一逃出生天的方式,似乎是寫出讓讀者喜愛的結局。

書中雙方毛骨悚然又讓人莞爾失笑的諜對諜,血淋淋地寫出作家和讀者間微妙的權力關係,也讓人忍不住想,到底對我們這些難搞的讀者來講,什麼結局才合心意?要頭尾呼應,結構完整,呼應大議題,或心愛角色有圓滿結尾,讀完後心情舒爽便沒問題?還是我們要好好相信好的創作者們織進作品的心意,不急著對作品下評判,不苛刻馬上從作品獲得啟發,延長賞味時間,也好給那些非走感官刺激、相對需要發酵的作品時間,再重新審視他們。不過,如果這位作者老是拖稿,或許還是考慮一下這種耐心好了。


小K,任職傳統產業,喜愛文學、遊戲、電影、動漫畫。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成為新的£50英鎊紙鈔人物是圖靈!你對他了解多少?

圖靈最為人知的是二戰期間破解德軍加密情報,阻擋納粹攻擊、縮短戰爭時間,但卻因同性傾向遭受迫害,促成他的早逝。但更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模仿遊戲》,班奈迪克康柏拜區(Benedict Cumberbatch)將天才的痛苦與其性向掙扎演繹得淋漓盡致。關於圖靈與英國紙鈔故事,下列選文能幫你了解更多。

55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