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何穎怡聽音樂

【♫|何穎怡聽音樂】Laurie Anderson:我就是文化間諜、藝術情報員

  • 字級



沒有言語能夠形容我對蘿瑞.安德森(Laurie Anderson)的膜拜,認識她始於聆聽1984年出版的四張一套《美國現場》(United States Live),那個作品奠定她在前衛音樂圈不可撼動的地位。

四張一套的《美國現場》不買會死啊!四張一套的《美國現場》不買會死啊!


Laurie Anderson中學時代就是芝加哥青年管弦樂團的小提琴手,大學主修藝術史,是哥倫比亞大學的雕塑碩士,擁有兩個榮譽博士學位。她是美國太空總署第一任也是最後一任駐署藝術家。


她是歌手、小提琴手、詞曲創作者、鍵盤演奏者、獨白藝術家(speaking artist)、攝影師、畫家(70年代初期她教藝術時曾畫過兒童繪本)、雕塑家、影片製作人、詩人,她會說英文、西班牙文、德語、法語、義大利語。她是策展人、企劃導演過舞台劇,她會舞蹈,還會腹語術。最最重要的,她是科技狂,電氣天才,改裝過無數樂器,不斷把電子創意放到音樂裡,她是我的賽柏格(cyborg)女神。

Laurie Anderson原本只在前衛藝術界小圈圈有名,她的第一個演出是1972年的《Automotive》,以10個汽車喇叭組成的音樂會。因為英國國家廣播電台(BBC)的第二廣播網介紹她的音樂作品〈Oh, Superman〉,她在1981年10月17日神奇地爬上英國單曲排行榜第2名,這是她這輩子唯一的暢銷曲,為她帶進一張華納唱片的7張專輯合約。藝術評論家Barbara Stratyner說:「這是表演藝術界的第一個搖滾明星,華納唱片公司的第一個概念論藝人。」哈。

陰性終止:音樂學的女性主義批評

陰性終止:音樂學的女性主義批評

〈Oh, Superman〉是Laurie Anderson唯一的暢銷曲,這首歌曲探討美國的霸主地位,創作靈感來自伊朗人質危機。Susan McClarey在《陰性終止》(Feminine Ending)一書中以頗大的篇幅探討此曲的結構,它挪借自馬斯內(Massenet)的歌劇《聖母院的雜耍藝人》,將詠嘆調的起頭〈O Souverain, ô judge, ô pére〉(哦,君主,哦,法官,哦,父親)改為〈O Superman, O Judge, O Mom and Dad〉,唱道:「當愛消失了,永遠還有正義,當正義消失了,永遠還有武力,當武力消失了,永遠還有母親,嗨,母親。」

「母親,請用你的自動手臂、軍事手臂、電子手臂、石化手臂抱住我。」在這裡,母親被引申為國家的力量。我實在很好奇,英國人究竟愛上這首歌什麼???

這筆簽約金讓Laurie Anderson可以在1983年做《美國現場》多媒體大型演出,演出長達7小時,分兩天,結合了裝置藝術、戲劇、短篇小說、詩作、舞蹈、幻燈片、雕塑與音樂,只在美國與歐洲演出。那次的表演裡,Laurie Anderson不僅展現深厚的電子學造詣,改裝多項樂器如pillow speaker, tape bow violin, contact mic, drum pick-up,讓觀眾瞠目結舌;動畫、卡通、攝影等多媒體素材也全部出自她的手筆。Harper 出版社為她此次的表演出版了一本專書,裡面收集了她的舞台配置圖。演出後來剔除了純視覺無音樂的部份,集合成4張《美國現場》出版。

Laurie Anderson擅長電氣學,她會發明與改裝樂器,譬如pick-up drum,使用到接觸式麥克風(contact mic)。接觸式麥克風是用來接觸發聲者,接收發聲者身體所發出的聲音。它不透過聲波,而是透過機械式的震動來接收訊號。正式名字為piezo或者transducer mic。contact mic是它的俗稱。Laurie Anderson在《美國現場》裡設計了一個接觸式麥克風,藏在太陽眼鏡的鼻架裡,電線再連到擴大機上,利用唱歌、說話時的鼻腔共鳴,讓它變成一個鼓。她管這種演出叫my musical head。

Laurie Anderson的musical head


她的另一項創意與musical head接近,是把身體設計成drum pickup,在身上裝contact mic,收音連接電子鼓,當安德森敲打身體或舞動身體,她的身體便成為一段鼓舞。

Laurie Anderson的鼓舞,影片來自她的音樂電影《Home of the Brave》


Laurie Anderson最著名的發明是tape-bow violin,就是把「音源」先預錄好,藉由拉弓演奏出原本不屬於小提琴的音色。《Home of the Brave》的開場就是她先表演一段舞蹈,然後用tape bow violin拉出近乎狗吠貓叫與海豚的聲音,這個預錄的概念後來廣被其他前衛表演者引用。Laurie Anderson也運用同樣的概念做pillow speaker,放在嘴裡,運用預錄的音源,她可以開口唱出任何聲音。

影片一開始到2:30是Laurie Anderson的舞蹈與tape bow violin表演


Laurie Anderson在科技上的成就打破一般人對女歌手的印象,她的音樂、裝置與多媒體藝術、她的裝扮與身體,就是一種二元辯論。
不可否認,她對電子機器的嫻熟會勾起我們的性別焦慮,因為男人才是熟通機器的,女人應該以「身體」為藝術的展示場域。Laurie Anderson藉由女扮男裝(西裝是她早期的表演制服)安撫了這種焦慮,但是我們還是害怕,什麼才是真正的Laurie Anderson?因為她的聲音、她的音樂通過層層的電子中介,人與機器似乎合而為一,她是要傳達現代性的疏離?還是要告訴你,機器與人的融合是不可逆轉的(想想iPhone跟你的關係吧),「原真性」是一種虛構的假設,根本不存在的議題。因此,你感受到強大壓力,她是你的凝視客體,還是你成為她檢驗的客體?權力的流動就這樣翻轉了。


Laurie Anderson的身體與音樂就是一種二元辯論,此處,她不僅穿西裝,她的聲音還透過voice filter轉化為男聲,此段表演現於《美國現場》,這是在電視上的複製演出。對她來說,聲音只是個媒介,聲音不代表她,甚至文字都不代表她。後來的她不斷創作新的舞台人格,包括一個腹語術娃娃,顯示她的創作重心始終是以「溝通」的可能∕不可能性為主軸。

《美國現場》顧名思義是以檢視美國的文化本質為主,依據四個主題「交通」、「政治」、「金錢」、「愛」分為四張專輯,我們可以說反擴張、反侵略、反剝削、反消費主義傾向、反科學至上論基本上是她的中心思維,但她也是個忠心擁抱科學科技、抹滅人與機器界線的女先鋒。由於她擅長獨白藝術,許多表演都是以簡約主義音樂襯底,大篇獨白為主,《Time Out》雜誌的Sarah Kenton便說:「她的文字與影像累積令人迷醉,她透過幽默的偽裝,讓你吸收了大量的深度訊息。

Laurie Anderson曾說身為一個音樂人,她自認是個「文化間諜與藝術情報員」,永遠好奇探索,永遠收集訊息,她自己就是個未完成的作品。而這個未完成的作品是多麼浩瀚啊。


這首〈Three Songs for Paper, Film and Video〉youtube片子是我做的,因為我實在很愛它,而youtube上又找不到。曲子大意是說「地球上最早漫遊宇宙的先鋒是電波,它們一直在宇宙裡往前走,往前走,如果外太空智慧生物攔截到它們,會以為廣播與電視裡的超人就是地球現實。」1999年的科幻諷刺電影《Galaxy Quest》(銀河追緝令)也運用了相同概念。

《美國現場》的演出應當是有影片,但是始終沒有發行。這張《Home of the Brave》音樂電影成為我們一窺Laurie Anderson早期藝術面貌的最重要影像。《美國現場》的演出應當是有影片,但是始終沒有發行。這張《Home of the Brave》音樂電影成為我們一窺Laurie Anderson早期藝術面貌的最重要影像。

行為藝術學者Roselee Goldberg所寫的《Laurie Anderson》對她的表演藝術有諸多著墨與切片分析。行為藝術學者Roselee Goldberg所寫的《Laurie Anderson》對她的表演藝術有諸多著墨與切片分析。


何穎怡
政大新聞碩士,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比較婦女學研究,現專任翻譯。譯作有時間裡的癡人《貧民窟宅男的世界末日》嘻哈美國在路上裸體午餐《行過地獄之路》等。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