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書籍好設計BOOK DESIGN

【書設計】如此來到我們的面前──石黑一雄《長日將盡》

  • 字級

裝幀設計/Jupee(攝影/無相生)裝幀設計/Jupee(攝影/無相生)


標題的句式借用了吳明益老師為新雨出版社新版《長日將盡》撰寫的推薦文篇名。這標題下得實在太美、太適合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美在那個「如此」,一如海德格在《存有與時間》中提出的哲學概念:Dasein

長日將盡

長日將盡

石黑一雄的作品向來有獨特且難以言喻的距離感,或可粗泛地稱之為「優雅」。這也是整個裝幀設計過程中的主軸──優雅的英倫氣息。然而「優雅」是個廣泛又籠統的修辭,著手設計時不免撞了好幾堵牆,光是字體選用就極容易發生偏差,起先為營造濃厚英倫風味而仔細調查了幾種道地出自英國的字型,細細比較每種襯線不同的弧度。英倫氣息更難以精確地揣摩、掌握,是The Beatles的那種英倫、盛產足球流氓的英倫、Benedict Cumberbatch性感嗓音的英倫,還是維多利亞女王勒緊了腰枝的那種英倫?

小說裡的角色以線條插畫呈現,他們是大時代下個人面目曖昧、不由自主的人物小說裡的角色以線條插畫呈現,他們是大時代下個人面目曖昧、不由自主的人物


由於存在者有無數個,在海德格看來,我們只有通過對此在這樣一種存在者才能把握存在本質。

在無數的線索和廣泛的光譜之中,作為一個視覺質問者及設計試探者,最後只能嘗試去把握最簡單而清楚的意象,以英國國旗的藍、白、紅三色作為主要的基本色調;或從另一個觀點來引導聯想:三色之中,白、紅兩色或許是作者石黑一雄的原生國籍日本,藍色則勾勒了本書的英倫題旨。

金色Darlington Hall縮寫的徽章,突顯古老帝國門第的輝煌歷史,打凹的羅馬數字及書名排列成字陣,細察便可窺見暗暗浮現的字體陰影,手撫可以觸讀細膩的人情流轉,希望透過這樣的設計能更準確地詮釋《長日將盡》的書寫風格,以及其中哀婉的表面張力。這些打凹字也是封面上宅邸建築既有立體線條的延伸,透過它們來襯托英國傳統管家的一絲不苟與莊嚴秉性。

Darlington Hall縮寫徽章,加強古老帝國門第的輝煌歷史感,以金色油墨呈現。打凹的羅馬數字及書名是建築立體線條感的延伸Darlington Hall縮寫徽章加強古老帝國門第輝煌歷史感。打凹的羅馬數字是建築立體感的延伸(攝影/無相生)


最外層的義大利描圖紙擁有卓越的透度,與一般描圖紙相較起來,它還多了一層如雪花般的紋樣,與書衣使用的暮月紙纖維分布所形成的深淺明暗十分搭配。希望它們彼此貼合對方時,優雅就算尚未抵達也已經舉目可望。

特色紅的書名印刷在反面內側,降低視覺上的直截,多了一層曲折與曖昧,恰如小說裡的心思,那是霧中風景,總是隔阻一層。透過一層薄紙望過去,是插畫呈現的管家史帝文斯的身影,再往後望,景深是他奉獻一生的達林頓邸,它是構圖上的刺點,正好對準在史帝文斯胸懷的高度。

封面採用描圖紙,將紅色書名印在內冊,少了直截、多了曲折曖昧。

封面採用描圖紙,將紅色書名印在內冊,少了直截、多了曲折曖昧(攝影/無相生)封面採用描圖紙,將紅色書名印在內側,少了直截、多了曲折曖昧(攝影/無相生)


內封回到最初抽象的構想,貫穿全書的篇名皆有時辰,然而,如何能在平面印刷物上表現時間?灰卡印黑後,留白處形成模糊的光點,在不斷變換角度觀看時,有如陽光通過小說裡的宅邸僕役後廊,在空蕩蕩的長廊上,一天之中的光影孤獨地起了變化。

在開本上也特意選擇了較小的尺寸,撐起厚度。整本書雖然不重,但卻很有份量,恰如此書,以主角的一趟旅行,輕巧地帶出一個大時代的消逝。



內封用灰卡印黑,模糊光點設計彷彿透進宅邸的陽光內封用灰卡印黑,模糊光點設計彷彿透進宅邸的陽光


耗費近一年的時間,我與責編共同構思如何製作這本書,裡裡外外,層層疊疊,中間經過無數次討論、建立構想又不斷地推翻,即便「完美封面」正如《長日將盡》裡的「完美管家」,我們永遠有所遺漏、難以規避失落,始終無法在裝幀上徹底道盡一本書的美好,這本書最終還是恰如其分,「如此來到我們的面前」。

內封用灰卡印黑,模糊光點設計彷彿透進宅邸的陽光



  延伸閱讀  
1.【2017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什麼時候遺忘、前進、放下比較好?我花了大部分的寫作生涯在找尋答案。」
2.【作家沙龍】石黑一雄深藏於內心某部份的自我寫照──《夜曲》
3.歷年諾貝爾文學獎相關文章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