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燃燒吧,雜誌魂!——王聰威《編輯樣》

  • 字級


王聰威-1
(攝影/陳昭旨)

看過《白日夢冒險王》了嗎?這部描述美國老牌雜誌《生活》的底片資產部經理,為了找回自己弄丟的底片,上山下海尋找傳奇攝影師行蹤的喜劇片,成為年底的「燃燒小宇宙」佳作,不只喚醒一般觀眾蠢蠢欲動的冒險之心,許多職業攝影師更被西恩潘飾演的瘋狂攝影師熊熊點燃體內的「攝影魂」,興沖沖計畫起屬於自己的攝影狂想⋯⋯

編輯樣(附贈獨家設計「雜誌編輯專用筆記本」)
編輯樣(附贈獨家設計「雜誌編輯專用筆記本」)
《白日夢冒險王》讓攝影師們燃燒小宇宙,近期登上書市的《編輯樣》則是雜誌編輯的生火之作。這本文集收錄《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自2009年6月至2013年12月《聯合文學》全新改版前一期止,共55篇號稱「史上最受歡迎的(雜誌)編輯室報告」。與其他雜誌正經八百的編輯室報告截然不同,王聰威以平易近人的散文筆觸,有時爆料同事花邊,有時揭露工作祕辛,時而以小說之筆,虛構出比現實更真的「關於這一期《聯合文學》」;文章以外,也以備忘形式,註解各期封面視覺如何發想、構成,回顧成果,自吹自擂和自我檢討兼而有之。

「我想,以一本雜誌為核心,談總編輯如何改變雜誌的歷程,這應該是台灣第一本。」王聰威自信說道。

「編輯教戰手冊」向來絕少現身台灣出版界,偶有的幾本也多以國外雜誌為主題,例如《BRUTUS》《GQ JAPAN》藝術總監藤本泰的《雜誌上癮症》,此外,談雜誌編輯實戰經驗的出版品可謂寥寥無幾。

「過去我們總認為編輯是附屬於作家的,特別是在文學雜誌。儘管文學人和編輯人兩者都需要高度專業,編輯卻被視為服務、打雜的角色。我希望透過這本書讓大家知道『一位雜誌編輯的重要』,雜誌的編輯工作需要高度敏感和高度分工,這是編輯才能做到的,而不是作家。」

雖然與許多文學雜誌編輯一樣,身兼文學人和編輯身分,王聰威對兩者的「職能差異性」卻有極為清晰的認識,這份認識,來自他長年在不同雜誌的工作經驗。王聰威的第一份工作,是受已故小說家袁哲生之邀,為當時創刊的《FHM》雜誌擔任寫手,每月文字產量高達兩萬字。在袁哲生的帶領下,王聰威奠定了扎實的採訪寫作與編輯基礎。其後,歷任《美麗佳人》《明報周刊》等雜誌,他被延攬到當時總編輯懸缺已八個月的《聯合文學》,為這本老牌文學雜誌進行改版工作。

(攝影/陳昭旨)
為傳統打造全新面貌,挑戰固然極大,但他面對的第一個難題,甚至還不是「革新」,而是重新進行雜誌員工訓練。「可能大家都是文學人出身的緣故,對雜誌作法的認識是『把文章放上去』,卻會出現廣告頁對廣告頁,或是固定欄位出現在同一本雜誌的兩個地方等不可思議的情況。所以我的第一個工作,是把雜誌整理成一本正常雜誌該有的樣子,怎麼落版、怎麼放廣告頁⋯⋯」

在王聰威的主導下,《聯合文學》有如一張原本暗沉的臉龐,歷經去角質、保溼等基礎潔淨後,逐漸展露白皙膚質。臉孔恢復嫩白後,怎樣的妝容才能突顯個人特色?他選擇把過去不曾出現在《聯合文學》的作家、議題、攝影和封面視覺,通通引進。看在讀者眼中,約莫等同從來脂粉未施的女子,一日忽然描起眼線、塗上時而釉綠時而暗金的眼影吧。

「很多人說我把時尚雜誌的作法帶進《聯合文學》,我都要一直強調,這不是時尚雜誌的概念,而是你如何用一本雜誌傳遞對作家、對讀者的尊重。」

他以作家肖像為例,當各類型的雜誌都盡可能在拍攝人物時,塑造或強調受訪者的某種形象,唯有文學圈,若非要作家交出吃飯吃到一半或隨便站在馬路邊的照片,就是「拍每個作家都拍得像遺照」,「這既不尊重作家,也不尊重讀者。我認為一本文學雜誌是要看到一個我欣賞的作家和一篇好文章。讓作家看起來像是你想成為的人,或是你想交的朋友,而不是一個路邊的糟老頭,這是雜誌編輯應該做的事。」

聯合文學 1月號/2014 第351期
聯合文學 1月號/2014 第351期
「改版不只是改版,還要改變作家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文壇看待文學雜誌的概念。」王聰威拿起才剛出爐的全新改版《聯合文學》,封面是一臉笑咪咪、手指向閱讀者的白先勇。「過去白老師多被拍成典雅文人的樣子,但真實生活中的白老師是非常愛笑的,所以我們拍出這組比較動態、生活感的照片。原本白老師有些疑慮,但看到照片後,他也很喜歡。」

除了賦予作家和雜誌嶄新的「皮相」,一本文學雜誌該有的厚實深度,王聰威也沒忘。白先勇專題足足做了70頁,囊括兩岸的「白迷」與白先勇作品研究者,「改封面、改設計、改全彩⋯⋯不是為了把它做成一本非文學雜誌,而是一本最扎實的文學雜誌。」企劃「白先勇專題」時,王聰威設定的前提就是「以後研究白先勇,一定要參考這本」。儘管出刊前後都「強碰」其他雜誌製作同一專題,但,白先勇和王聰威說,「我沒想到你們做得這麼徹底」,「而我們就是可以做到這個程度。」

做一本雜誌和寫一部小說,說穿了,都是個人意志的貫徹與實現。王聰威不諱言自己的品味當然會影響到他主導的文學雜誌,「不只是創作品味,還包括美學品味。我一貫的想法是:每一本雜誌都是屬於總編輯的,貫徹著總編輯的意念,不是小編輯、也不是老闆的。」

但,個人意志底下,還有一股超乎個人的集體意念,是歷任總編輯必須慎重扛起、責無旁貸的,「每一本雜誌都有個創刊以來就有、不可被改變的核心價值,總編輯的任務,就是保護它。」

那麼,《聯合文學》值得一個編輯燃燒魂魄為之效力的核心是什麼?

「文學不該是奢侈品。文學不該在象牙塔裡只給菁英看,但在漫長的30年內,它只有少部分時間曾被實踐過。我喜歡這個價值,文學應該走進日常生活中,變成一個談話的題材,或是你和朋友分享的事物。」

於是,把王聰威當成一本文學雜誌彩妝師,無疑小看更錯看他。他更像個文學冒險王,不斷涉險,並將過程帶回與其他同道分享。《編輯樣》固然作為一本雜誌編輯的進階指南,但,不管同為編輯或僅是讀者,看完這四年多的征戰過程,還真油然生出一股「吾道不孤」的勇氣與熱情,想在編雜誌和讀雜誌這條路上,繼續衝刺下去。



〔王聰威作品〕
作家日常
作家日常
師身
師身
中山北路行七擺
中山北路行七擺
戀人曾經飛過
戀人曾經飛過
濱線女兒─哈瑪星思戀起
濱線女兒─哈瑪星思戀起
 
複島
複島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為什麼要上山?

寫作者將生命投注於何處,下筆書寫生命本質的立基點,就存在於那個地方。台灣3000公尺以上的高山有268座,山岳、丘陵面積佔全島三分之二,我們該如何理解環繞在身邊的山林環境?上山之後,又該感受些什麼?

111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