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從不同家庭成員眼中,照見生命的體悟──專訪《戀愛沙塵暴》編劇溫郁芳、張可欣

  • 字級


(提供/植劇場 )《戀愛沙塵暴》編劇溫郁芳(左)、張可欣(提供/植劇場 )


由導演王小棣登高一呼,「植劇場」匯集了各方好手。2014年底,先是號召蔡明亮、陳玉勳、瞿友寧、王明台、徐輔軍、安哲毅等導演創立「Q Place表演教室」投入新人培育,今年預計推出八部劇集,橫跨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編等不同類型,邀請吳慷仁楊丞琳藍正龍等金鐘影帝后,也讓新演員有實際上場的機會,更延攬包括溫郁芳、張可欣、徐譽庭、詹俊傑在內的華麗編劇陣容,企圖為台灣電視圈導入一股強勁氣流。

植劇場首作《戀愛沙塵暴》北村豐晴導演,編劇則是溫郁芳、張可欣雙人搭擋,她們分別以《含苞欲墜的每一天》《刺蝟男孩》拿下金鐘最佳編劇,上次的合作作品是《長不大的爸爸》

她們走上編劇之路的過程迥異,卻是殊途同歸。溫郁芳是戲劇背景,進了「稻田工作室」跟著導演王小棣工作、寫劇本,曾參與知名劇集大醫院小醫師》《赴宴》《45度C天空下》《波麗士大人。張可欣念廣電,因為在稻田擔任行政,因緣際會下開始嘗試寫劇本,也開啟了有時劇本、有時行政的非典型編劇生活。

戀愛沙塵暴

《戀愛沙塵暴》戲劇改編小說

戀愛沙塵暴

《戀愛沙塵暴》改編漫畫

《戀愛沙塵暴》總共7集,一開始她們是用影集去想像,換算出來是14集。但是王小棣說,不是用一個小時的概念去寫,讓兩集湊在一起,而是以一個禮拜看一部電影的感覺去寫出每部完整的故事。於是,從植劇場的「愛情成長類」出發,她們拉進自己擅長的家庭線,因為想起1986年播出的經典連續劇《愛的進行式》,劇中圍繞著家庭成員遇到的困擾,開啟討論。她們決定要寫一個從家庭成員出發的戲,不同的是,每個成員都有自己的愛情故事,包括父母。

「那陣子剛好跟朋友聊到她的父母,包括我自己的父母,他們在婚姻裡這麼多年後,關係會變成什麼樣子?我有朋友某天回家,看見爸爸在客廳摟著一個不認識的阿姨;也有朋友的爸爸退休多年,每天行蹤成謎,他不知道爸爸都在做什麼。」溫郁芳說,「以往稻田的戲不會只談愛情,會想多講一點什麼事情。《戀愛沙塵暴》除了愛情,也探討家庭關係、手足關係,希望用愛情去包家庭,而家庭也講到愛情。

劇本從2015年三月啟動,年底開始寫,隔年三月交稿。溫郁芳跟張可欣想寫出非一般的主角,有不一樣的角色設定,從子女的角度去觀看父母,關心父母的生活。這個視角是流動的,從不同的家庭成員眼中,照見不同的生命體悟,各自獲得成長。有別於觀眾習慣的「男一女一」設定,這齣家庭愛情劇,有5條互相交織的主線。

(提供/植劇場 )《戀愛沙塵暴》除了愛情,也探討家庭關係、手足關係(提供/植劇場 )


《戀愛沙塵暴》有年輕人的戲,高中生、大學生到出社會後的感情,也有父母的感情戲,戲的年齡層橫跨我們的父母、我的年紀、下一個世代。青少年的荷爾蒙勃發狀態對我們來說太陌生了,就會逼迫別組的男編劇或男性工作人員來分享經驗。」張可欣說,「例如吳慷仁的角色遇到恐怖情人,這是兩個男同事的血淚史。他有次沒來上班,同事打電話給他,他口氣很冷靜,其實女朋友正拿著刀架著他。恐怖情人也是每個人談戀愛時,心中那個缺乏安全感的自己,只是一般人不會像劇中人這麼外放。」

習慣偶像劇的觀眾如果看《戀愛沙塵暴》,最好進入的可能是「二姊亦珊」這條線——大學時期的愛情煩惱與糾結,陰錯陽差愛上意外的對象。亦珊也是張可欣最喜歡的角色,她的設定是:直率、重義氣、男孩子氣,在家裡扮演白目的角色,可以看穿爸媽的盲點,並一語道破。而讓兩位編劇都意外的,反而是恐怖情人「嬌嬌」,重點在可愛與可怕拿捏得恰到好處,讓角色呈現出自己的生命。溫郁芳補充,「葉星辰真的演得很好,大家可以看一下她怎麼解決恐怖情人這條線。我都在推銷第7集,大家會笑到漏尿,然後會哭。」

葉星辰在劇中飾演吳慷仁的控制女友葉星辰(右)在劇中飾演吳慷仁的恐怖情人「嬌嬌」(提供/植劇場 )


此外,她們努力著重的其實是「父母」這條線,因為父母通常比較難被看見。相較於韓國戲劇的多元,甚至有《Dear My Friends》這種探討安養院老人的故事,台灣則是偶像劇盛行,較少看見年輕人以外的故事。張可欣說,「我們都沒看過爸媽談戀愛,但他們可能跟我們一樣瘋狂啊。我們認識爸爸的時候,爸爸就長這樣,沒想過他的情感面,中年人追求感情,可能更奮不顧身。

溫郁芳認為,台灣電視圈的保守,是怕一脫離偶像劇範疇,觀眾不看,比如《出境事務所》,呂蒔媛寫了10年,因為資金問題一直拍不成。像是《鑑識英雄》《麻醉風暴》,大家都努力要突破,測市場的水溫。「台灣很愛跟韓國相比,但韓國是整個政府在推動影視產業。台灣的製作公司,會給命題作文,希望你寫得像某個成功偶像劇的樣子。但是植劇場沒有設限,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寫《戀愛沙塵暴》很暢快。小棣老師看了第一集劇本,沒有意見,她給予很大的信任,沒有任何干預。我說要寫這個故事,老師說很好,就不管我了。老師妳真的不要看劇本嗎?反而我自己很惶恐。」

面對有點卡關的台灣影視現況,外界對植劇場多有期待,但溫郁芳認為,台灣電視生態並不會因此有太大改變,小棣老師只是希望多走幾步,提供另一扇窗,讓眾人看到不同的風景。《屍速列車》上映後引發熱烈討論,開始把台灣跟韓國拿來比較,檢討台灣寫不出這樣的故事,對此張可欣說,「我們不可能寫不出來,因為我們有很厲害的小說家,故事源頭是在的,台灣人還是很會說故事,重點是要有人有魄力把它拍出來。

她們才跟朋友聊過,現在台灣人去中國工作,對方不一定買單了,甚至中國劇組直接來台灣拍片,付台灣當地的薪水,好像漸漸要變成代工產業。如果台灣太過依賴,之後金主跑掉了,是不是就潰散了?植劇場也許可以創造一個新的空間,從類型戲劇開始,未來可能發展成電影,開通不一樣的產業模式。

張可欣說,「植劇場現在很想嘗試類型片,不可能一開始就拍很好。例如之後會拍鬼片,小棣老師也沒有把握會成功,但沒有關係。老師說過,在她旁邊學習的人都很年輕,下一次他們做會做得更好。」

(提供/植劇場 )(提供/植劇場 )


習慣了稻田工作室集體工作的氣氛,溫郁芳跟張可欣有著長期搭擋的好默契,一起度過寫劇本撞牆的痛苦,不僅互相提醒劇本的問題,也討論解決之道,她們與筆下的同一批角色相處,卡關時互拉一把。儘管如此,在寫字的路上,還是有各自的關卡要面對。

張可欣說,「假設還有兩個禮拜截稿,我第一個禮拜通常是遊魂,好像要到最後才會知道怎麼寫故事,這件事永遠改不過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欸。」

溫郁芳則是無時無刻都想退出編劇界,只是拖到了現在,離開後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她回想,「年輕時真的很彷徨,怕自己不夠或是想得很狹隘,一直在檢討。我現在還會跟張可欣討論,如果重新寫一次,該怎麼起這個頭。可能跟我的成長有關,我不是功課太好的小孩。30 出頭時,看著同學朋友都走上穩定的軌道,有時候覺得自己跟別人的生活有距離。」

幸好這個世界還有網路購物。動筆前準備暖機的時候,總是得網購一下,溫郁芳的一天可能要收十幾箱包裹,量大到貨運行以為她是批發商,還打電話問她合作的可能。她買的多半是貓的東西,寫字之外最重要的工作,是負責鄰近的貓咪TNR 跟中途。貓雷達一開就關不起來,連寫不出稿子都會遇到被亂丟的小貓。她業績最高是去年,撿了14 隻小貓,已經全部送出。

焦慮的話,她們都倚賴打掃,溫郁芳曾經焦慮到把紗窗都拆下來洗過一輪。張可欣笑說,「如果沒在寫劇本,我家會非常髒亂,一開始寫,又進入整齊模式。上網是必要的,真正開始工作前,一定要把訊息看完、看別人分享的文章,原本不想看的,此刻突然好有意義。」如果是好的狀態呢?溫郁芳比喻,「好的狀態會像是閉氣,浮出水面發現已經過這麼久了。

因為人生真的好難,愛人也很難,她們想寫出一部讓人又哭又笑的戲,跟觀眾好好溝通,帶來反省或改變的機會,也帶來慰藉與共鳴。她們擷取了各種生活的片段,將愛情與人生的各種症狀包裝起來,獻上一部戀愛大補帖。



植劇場

打破既有偶像劇公式,透過多元題材的嘗試,將於未來一年推出「愛情成長」、「驚悚推理」、「靈異恐怖」、「原著改編」為主軸的四大類型戲劇,《戀愛沙塵暴》即代表愛情成長系列打頭陣,跨出新的一步,為台劇帶來新的風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人節特輯♥ │ 四大愛情守護神 X OKAPI愛情占卜,為你的愛情路點亮明燈!

情人節即將到來,不管有情人沒情人,都來玩玩占卜吧!透過OKAPI愛情占卜神諭卡,看看你的愛情守護神是哪位➜➜http://bit.ly/2CRZNIG

140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