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令人懷念的小學時光】黃威融:五年級大叔老黃小學那六年

  • 字級




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

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


不論站在人生的哪個階段,我們偶爾總會想起那段懵懂無憂的小學日子。六年的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雖然想不起來到底做了些什麼重要的事,但自己確確實實就是在那段時間裡,慢慢長成現在這個模樣的。

你是否記得起自己的小學生活是什麼樣子呢?透過作家們的記憶,讓我們一起回到純真的童年時光!



文╱黃威融

我的小學生活,發生在1975到1981這六年。這六年是台灣社會挺重要的幾年:政治上,從老蔣總統(1975年4月過世)到嚴總統到小蔣總統;音樂上,1977年5月金韻獎開始,校園民歌成為台灣流行音樂重要內容;說到電視節目,1979年8月《綜藝100》開播,每個週日晚上我幾乎都有看;棒球場上,從金龍少棒出國比賽拿冠軍的那批球員長大後去打華興和美和青少棒和青棒隊,這批球員成為後來幾十年台灣棒球的黃金陣容;1979年,開啓台灣新電影的前浪《小畢的故事》《光陰的故事》上映,好幾年之後我們才搞懂這是台灣新文化運動的開端;反對運動這幾年發生了好重要的事,1979年12月高雄發生美麗島事件,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重要轉折點。

不過,這些事跟一個小學生有什麼關係呢?那個時候的我,在台北市念小學,原本是念大安區的小學,小二下學期因為搬到位在松山區的外婆家換了小學,求學過程非常普通,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時代精神都在日常生活裡頭和一個平凡的小學生發生關係。

《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內頁插圖(繪圖/永田春美 提供/臉譜)《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內頁插圖(繪圖/永田春美 提供/臉譜)


我記得國民黨戒嚴統治的事,因為我父親這邊和母親的長輩都是白色恐怖的波及者,我們的家庭聚會很少直接討論政治,但是國中開始看黨外雜誌、高中去聽長仔扁啊選台北市議員演講、大學參與學生運動之後,我才搞懂小時候家族聚會避免討論政治,是那個時代大多數台灣家庭的常態。

我的小學時期,基本上就是民歌發光發熱的時期,因此我們這一輩前後幾屆的五年級,血液裡都被民歌的旋律填滿了。這個意思就是,只要比較紅的民歌我們一定會唱,很多首歌根本沒有認真背過歌詞,但是不用看字幕就能把整首歌唱完。

關於小時候看的電視,近十年我偶爾在youtube找當時的綜藝節目來看,那時候主持人的說話方式,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字正腔圓,那時候的造型裝扮,怎麼會華麗講究到好不真實。而我們這些小孩就是看這樣的節目長大的。

我清楚記得棒球轉播的事。三級棒球的比賽,身為小學生的一下課就飛奔衝回家看電視。那個年代的比賽很好看,但是轉播者的能力不足,他們專業知識貧乏的描述和缺乏精神層次的解說,讓人覺得在台灣做運動轉播相關工作鐵定是個沒搞頭的事。後來長大的我就完全不想這件事,直到外國運動頻道進駐台灣,幾個小我好幾歲的學弟進去工作,我才想到他們做了我小時候最想做的工作。

《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內頁插圖(繪圖/永田春美 提供/臉譜)《令人懷念的小學圖鑑》內頁插圖(繪圖/永田春美 提供/臉譜)


《小畢的故事》
應該是我看的第一部台灣新電影。是不是小學時候看的我已經記不得了。這部電影在我的成長過程可能看了超過五遍,每次看都覺得被打到。

至於美麗島事件,這是我們那一代台灣人最重要的一件事,那時候的小學生哪知道這麼嚴重啊。如果要我挑小學生活最記得的事,應該是放學後到敦化北路上的福樂冰淇淋店買冰棒,邊走邊吃回家;還有就是五六年級我們班是所謂的足球班,每天早上上課前要提早到學校跟班上的男同學們跑操場踢球;班上的女同學們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那時候覺得好想跟其中的好幾個戀愛,但也不知道戀愛究竟是什麼。這就是大叔老黃回想四十年前的小學那六年生活。


黃威融

在台北市出生長大,小學生活發生在1975到1981這六年。學生時代是個文青,出社會後在廣告公司寫過文案、出版過幾本暢銷書、擔任過幾本雜誌的創刊總編輯,如今是個大叔了。著有雜誌俱樂部,招生中!:抒情時代的感性編輯手記等作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40年前的今天,美麗島事件爆發,有些人的人生從此改變

1979年12月10日的這一天是國際人權日,也是美麗島事件發生的那一天,有人被捕、有人失去家人行蹤,有人逃過一劫但仍惴惴不安,在這一天讓我們聽聽這些人的故事。

87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