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讀輕小說

【輕文學連線⚡⚡】日常推理 ✕ 高中社團:「古籍研究社系列」與「春&夏推理事件簿」

  • 字級



說到高中生活就會想到玫瑰色,講到玫瑰色就是高中生活,這兩個詞幾乎可以劃上等號。」日本推理作家米澤穗信《冰菓》的這句話,卻難以說是他整個「古籍研究社系列」的貼切註解。

米澤穗信「
冰果(動畫書衣版)

「古籍研究社系列」第一集《冰菓》

古籍研究社系列」的主軸,為主角「節能少年」折木奉太郎奉姊姊之命──去保護姊姊青春的舞台吧!去加入古籍研究社!反正你也沒有其他打算──而進入瀕臨廢社的社團。孰料,他碰見了好奇大小姐「千反田」(日後擔當社長位置),在她的旺盛執念下,不僅解開了一個又一個日常謎團,甚至參與了33年前的社長退學之謎、推理拍攝未完成的電影真相、校慶的神祕怪盜事件……。其中有成長,有省悟,有淡淡的愛戀,然要說燦爛耀眼的青春生活,倒是因奉太郎灰色的「節能主義」(沒必要的事不做,必要的事儘快做),顯得內斂曲折而節制。起初,這個系列在台灣的迴響普普,直到2012年京都動畫公司將其改編為動畫,在高水準的編劇和影像加持下,一口氣炒熱了討論度。

「古籍研究社系列」四個主要角色:(由左至右)折木、千反田、福部、伊原「古籍研究社系列」四個主要角色(由左至右)福部、折木、千反田、伊原


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到了2015年,獨步文化又代理了一部同樣以「日常推理、學生社團」為要素的「春&夏推理事件簿」(作者初野晴。日版五集,台灣目前出版至第四集)。行銷上,不僅強調它在2016年被P.A.WORKS改編動畫,還因台日兩版的人物設計差異,未出版就蔚為話題。

《退出遊戲》以「情敵──是最強的搭檔?」為宣傳詞,男女主角「千夏」與「春太」並非曖昧的青梅竹馬,而是同時暗戀溫柔又神秘的指揮家「草壁老師」(男)的競爭關係。是的,情敵不但是男的!更氣的是,還是美少年啊!擁有光潤頭髮、細緻皮膚、纖長睫毛,以及隱藏的推理才能。然管樂社可不能先窩裡反,贏得老師的私念姑且放一邊去,兩人都為了幫助老師完成壯大管樂社的志向而使出全力,為了捕撈隱藏在校園中的各方音樂人才,他們不得不擊破目標人物的心結,以完成社員招募大業。

台灣版的角色設定,由左而右為春太、千夏,以及兩人暗戀的草壁老師「春&夏推理事件簿」以管樂社為故事舞台。台灣版的人物設計,由左而右為春太、千夏,以及兩人暗戀的草壁老師

「春&夏推理事件簿」日版角色設定,由左而右為春太、千夏,以及兩人暗戀的草壁老師「春&夏推理事件簿」日版封面,由左而右為千夏春太、草壁老師、馬倫,你喜歡哪個版本?


對讀者來說,兩部作品最大的差異,莫過於其中展現的活力能量。古籍研究社裡,因折木消極節能的態度使然,絕對不會有積極網羅新社員的橋段。固然有著各謎團來推動情節,奇妙的是時間的流速頗為平緩,讀者很自然地意會到,謎團所占據的社務時光並不龐大,多數時候,古籍研究社扮演的是「類俱樂部」的存在,折木跟社團同伴們於課後傍晚在社辦裡讀書、閒聊,那樣的散漫閒適,有股沁涼恣意之感。其中的成長變化,往往要回首才會深刻意會,若涓滴細流般,微小卻踏實地前進。

然而,「春&夏推理事件簿」卻非如此,千夏活力而莽撞的性格,仿若「自走砲」般咻地往前直衝,練團、排演的日常就在她跟(情敵)春太的忙碌奔波下,完全成了背景描繪。推理或許稍嫌生硬、跳躍聯想,然在那股「好想得到人才啊!」的強勢魄力之下,卻也是合格過關。且不得不說,從第一集《退出遊戲》到第二集《初戀品鑑師》,無論是文字的掌控力、推理的合理性,初野晴皆穩當進步,餘味收得愈來愈好,更能感受到感傷的纖細與苦澀。

愚者的片尾

愚者的片尾

而兩部作品中,私以為最值得玩味比較的,是古籍研究社第二作《愚者的片尾》《退出遊戲》中的同名短篇。

//////以下涉及故事情節,請自行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


《愚者的片尾》中,折木等人受綽號「女帝」的學姐委託,要找出高二學長姐拍攝的未完成電影中隱藏的兇手與犯案手法。

〈退出遊戲〉內,千夏等人想招攬擅長薩克斯風的「馬倫」入社,卻遭其原屬的戲劇社社長「名越」阻撓,為了達成名越的願望──讓馬倫留下跟我們一同度過的軌跡──春太擔綱起撰寫劇本的責任,不料精心寫成的劇本遭到名越否定,他在怒意之下出言挑釁,遂演變成戲劇社與管樂社的即興劇大對決。

古籍研究社的女帝學姐(動畫版)  春&夏推理事件簿中的馬倫   動畫版中,古籍研究社的女帝學姐          春&夏推理事件簿中的馬倫

在這兩個故事中,都呈現出矛盾的逆反表面上,折木他們要解出生病編劇留下的未竟之謎,其實是要代替原編劇,把演員擅自胡來、不按劇本走,導致難以收拾殘局的電影改作一個妥善的收尾結局。為表推理,實創作。

〈退出遊戲〉中,表面是兩個社團的對決,內裡卻是為了解開馬倫心結而安排的一場劇碼──出生中國的馬倫,腳從出生就有殘疾,因此遭父母遺棄。如今他接獲弟弟的來信,心緒動搖同時,更因與親生父母同住的弟弟也在學習薩克斯風,讓馬倫對喜愛的音樂心生厭棄。名越與春太兩人做為台上演員,巧妙控制劇情走向,以達到用關鍵台詞擊破馬倫心魔之目的,他們催促馬倫回頭看看兩對父母、兩個家鄉。同伴的勸言與鼓舞,就藏匿於看似即興演出的精心編劇之下,故事青春熱血又細膩動人。

兩部作品的共同處,就是在表面的行為下(推理劇本中的謎題/演出一部舞台劇),背後都有其更深層的用意(將未完的劇本透過推理完成/透過演出時的關鍵字解開馬倫心結)。

除了安排上的倒轉恰為對照,兩位主角意識到自己「被利用」後的心境差異,也是正好相反。《愚者的片尾》中,折木剛剛因第一集《冰菓》事件,推理能力被同伴重視,在眾人試圖解開電影劇本謎團卻屢屢碰壁時,他的自負之心漸起,也為了勝任偵探角色而自感優越。於是,當他發現自己其實是被利用來替生病的編劇代筆,即使理解女帝學姐的苦心,也明白學姐在當初委託案件時,刻意吹捧他、說他有推理才能,都是為了利用他想出更好的劇本,繼而保護原編劇不被同學們指責。然被當棋子利用使喚,讓折木的自尊受創,他便極力將學姐放入一高高在上的女帝姿態,加以指控譴責。並為學姐被指責後的不為所動、不愧疚不難堪而感到某種安心(倘若在那等情境下,女帝哭了或跟他道歉,反而讓他沒辦法繼續當個純然的受傷之人)。

〈退出遊戲〉內,或許是因為篇幅和結構使然,千夏明明是被利用、被蒙在鼓裡的即興劇演員,卻沒有對春太、名越與草壁老師的一手編導感到不悅,而是以旁觀者姿態,為馬倫的際遇嘆息。當然,在短篇中自然沒有太多餘力去處置千夏知道真相時的心情,然整個系列裡,千夏對於自己腦力不如人,春太的推理才能大活躍,則一向豁達大度,沒有任何晦暗心思,只是靜靜沉浸在真相帶來的哀傷餘韻。

同樣都是被他人所利用,折木強力指責對方,千夏卻未感到不悅。我想,這樣截然相反的態度,真正體現了這兩部作品內在精神的歧異。縱觀「古籍研究社系列」,會發現折木的成長之路蜿蜒而細膩,他不是個體貼溫柔的人,所以能輕易相信「編劇生病需要靜養」這種牽強的藉口。到了第五集《兩人距離的概算》,折木卻能為了學妹莫名退社而追根究柢,其動力源頭,或許是因為別人曾批評他:「不知道嗎?也對,你不會去關心周圍人們」。「春&夏推理事件簿」內,也許沒有這樣的成長性,但主角提供的不是自身的成長,而是陪伴新進社員療傷。千夏的率性與溫柔,以及同伴們提供的避風港,是重要的依靠。

推理解謎尚不足以滌淨傷口,尚不足以建構成長的完整性,為什麼要有學校,為什麼要有同伴,為什麼要看得更多、更深,我想,這兩部作品,給予了最充分的解答


﹝春&夏事件簿系列﹞
初野晴所著短篇推理小說,故事講述美少年春太與青梅竹馬的千夏因同時愛上管樂社指導老師草壁,立志振興社團(討好草壁),在招攬社團人才時遇上許多謎團,不得不抽絲剝繭解開謎題。是充滿青春、熱血的校園推理作品。
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退出遊戲(春&夏推理事件簿)

初戀品鑑師(春&夏推理事件簿)

初戀品鑑師(春&夏推理事件簿)

幻想風琴(春&夏推理事件簿)

幻想風琴(春&夏推理事件簿)

千年茱麗葉(春&夏推理事件簿)

千年茱麗葉(春&夏推理事件簿)

行星凱倫(春&夏推理事件簿)

行星凱倫(春&夏推理事件簿)



古籍研究社系列
米澤穗信所著推理小說。故事以神祕古籍研究社團為主軸,主角折木(秉持無用至上)與千反田(好奇心旺盛的千金小姐)、福部(折木的朋友,腦袋充滿無用雜學)、伊原(折木青梅竹馬,個性剛烈且毒舌)四個各有特色的社員們,共同解決發生在校園中各式謎團,而謎團背後時而牽動著讓人感傷的真相。

冰果(動畫書衣版)

冰菓

愚者的片尾

愚者的片尾

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

庫特利亞芙卡的順序

繞遠路的雛偶

繞遠路的雛偶

兩人距離的概算

兩人距離的概算




延伸閱讀▶▶【推理入門】青春推理的寫手──談米澤穗信及其作品


小部

雜食閱讀者,喜歡奇幻、推理,出社會以來閱讀越發輕量化,耐性越來越薄,迷戀車上補眠與熬夜,很怕對世界失去興趣。經營部落格「剝洋蔥」。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好姐妹嗎?看看有時暖心、有時讓你起殺心的姊妹情誼作品

有好姊妹當然就有壞姊妹,文學作品中的姊妹情誼有時讓人感動糾心,有時讓人心一驚。

30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