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入門】推理數數兒

  • 字級

文/冬陽

聽聞綾辻行人「館系列」第九作《殺人奇面館》中文版即將推出之時,相信有許多綾辻迷同我一樣,抱持著興奮中略帶小小感傷的情緒──興奮的是,苦等五年終於有新作可看(前作《殺人驚嚇館》中文版於2009年7月推出);感傷的是,作者曾說過館系列預計寫十本,這個承諾要是不變的話,下一部館系列恐怕就是完結之作了。

以十本作為推理系列作的書寫目標,綾辻行人肯定不是第一個。瑞典作家史迪格.拉森在撰寫「千禧年系列」初期同樣以十部作為目標,先密集完成了《龍紋身的女孩》、《玩火的女孩》與《直搗蜂窩的女孩》,正在著手第四部作品時,不幸因心臟病猝死,死後於2005~2007年間陸續推出這三部作品,成為轟動全球的暢銷之作。

拉森的十部作目標亦非他的獨創,而是師法同為瑞典人的前輩麥.荷瓦兒與派.法勒夫婦,他們於1965~1975年間完成了可謂「推理史上最佳警察程序(一譯警察辦案,Police-Procedural)小說」的馬丁.貝克系列,享譽全球推理文壇;同樣寫警察程序小說的另一位瑞典推理大師賀寧.曼凱爾在1991~2009年間創造了韋蘭德這個角色,也同樣寫了十部作品,原以為又是個十部作系列,不過2002年曾以韋蘭德的女兒琳達作為主角寫了《冰霜將至》,2013年又將一部原本於2004年在荷蘭出版過的中篇小說〈Het Graf〉以瑞典文改寫成長篇《Handen》,這……這應該就算超過十本了吧?

如此說來,美國堂兄弟作家艾勒里.昆恩的「國名系列」可就離「十部作」僅僅一本之遙啦。1929年以《羅馬帽子的秘密》出道後,到1935年的《西班牙岬角的秘密》為止,七年間完成了九部作品,倒是日本的出版社把《生死之門》(The Door Between)譯成《日本扇子的秘密》(日本扇の謎,《柯夢波丹》雜誌日文版;此外還有數個譯名版本,例如早川書房《日本庭園の秘密》、東京創元社《ニッポン樫鳥の謎》與《寶石》雜誌《琉球かしどりの秘密》),悄悄湊成了不存在的十部作。喜愛歐美作品的日本作家北村薰倒是仿此一系列書名(國名+物件+秘密),在艾勒里.昆恩一百歲冥誕那年發表了致敬作《日本硬幣的秘密》(ニッポン硬貨の謎),不過國名系列最終仍只能以九本計算。

說起日本作家對昆恩的愛,那就不能不提有栖川有栖了,筆下「火村英生系列」模仿了昆恩的國名系列,自1994年出版的《俄羅斯紅茶之謎》開始到2005年《摩洛哥水晶之謎》,這八本小說多以中短篇為主,亦可視為一種致意行動。

昆恩雖沒完成十部作,這對堂兄弟以巴納比.羅斯為另一個筆名所寫的「悲劇系列」,從《X的悲劇》、《Y的悲劇》、《Z的悲劇》到《哲瑞.雷恩的最後探案》,倒是給了1982年出道的一位女作家不錯的靈感──她就是字母天后蘇.葛拉芙頓。葛拉芙頓從A開始,第一本《不在場證明》(A is for Alibi)的書名等同宣示了兩件事:一是這是本推理小說無誤,二是我打算要寫26本書。不過也有人開玩笑說,小說不必寫到Z就喊停,第27本可取名為《匿名戒酒協會》(AA is Alcoholics Anonymous),如此可以不斷地寫下去……(說正經的,葛拉芙頓去年已經寫到《W is for Wasted》,只差三本就大滿貫囉)

除了字母之外,還有沒有其他類似的「限量系列n部作」呢?當然有。例如艾勒里.昆恩曾用月分寫下十二篇短篇推理故事,集結成短篇集《犯罪日曆》;英國夫妻檔作家妮基.法蘭齊2011年起推出新的「星期系列」,從《憂鬱星期一》(Blue Monday)開始,今年四月剛推出《Thursday's Children》;等等等等。這是一種吸引讀者好奇的成功策略,限於專欄篇幅暫且先介紹到這裡,想問問讀者諸君,你一共看過哪些了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9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