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 本月大人物 /

《籠子裡的愛麗絲》皮耶‧勒梅特:說故事的快樂是極其孩子式的快樂

  • 字級


籠子裡的愛麗絲
籠子裡的愛麗絲
少女愛麗絲在街頭遭到綁架。綁架她的人只想看著她死。

負責此案的卡繆•范赫文探長當然不願讓事態這麼發展下去,只是現場目擊者舉證不全:嫌犯不明,沒有線索,唯一確認的是,遭綁架者的是年輕女子。探長決定從她著手。而「愛麗絲為何遭到綁架?」這個謎團將范赫文探長捲入一場布局複雜且時間緊迫的競賽──一切宛如命運的安排。

時間殺人。為了拯救在吊籠中生死垂危的愛麗絲,一場陰森駭人的毀滅風暴即將掀起。



〔關於作者〕
皮耶‧勒梅特(Pierre Lemaitre)
1951年生於巴黎,法國作家、編劇,著有《新郎禮服》《籠子裡的愛麗絲》及《天上再見》等書,2013年以描寫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作品《天上再見》,榮獲龔古爾文學獎。

曾任文學教師多年,作品備受各界讚賞,被譽為犯罪小說大師,曾榮獲2006年干邑處女作小說獎、2009年最佳法語推理小說獎,以及2010年 Le Point 週刊歐洲犯罪小說獎。《籠子裡的愛麗絲》是他第一本被翻譯成英語的小說,贏得了2013年 CWA 國際匕首獎最佳犯罪小說。


Q1. 對您而言,創作推理小說最大的樂趣是什麼?相較於其他創作形式,如小說、劇本、散文等,推理小說的創作是否有其難度?
皮耶.勒梅特:創作推理小說,是因為我喜歡故事,而且是貨真價實的故事。而涵蓋強而有力的人物、情節曲折、神祕、懸疑……集以上大成者,正是推理小說。對我而言,說故事的快樂是一種極其孩子式的快樂,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應該曾經享有過(但我不記得了),應該曾經有人說故事給我聽過。也或許是因為我最初讀到大仲馬作品時感到無比愉快的緣故,而大仲馬至今依然是我的明師。

至於創作推理小說是否有其難度?推理小說具有非常強的約束性:一定得遵守某些規定,必須符合「推理小說」的定義,是作者與讀者之間默許的一份契約。對,技術上的確是困難的,但技術並不是文字創作唯一重要的因素,所以說,並不會,創作推理小說並不會比其他創作形式更困難,重點是你寫得出來……還是寫不出來,就這樣。

Q2.《籠子裡的愛麗絲》結局讓人餘韻猶存。正義與真相兩者在您心中孰輕孰重?司法向來追求的是真相,您是否追求真相有所質疑?若正義無限上綱,是否有危險?
皮耶.勒梅特:就某方面而言,對我來說,《籠子裡的愛麗絲》的確已畫下句點──我選擇了自己偏好的正義當主角而非真相。這是我的道德立場,我身為公民的立場,藉由我的主角表現出來了。誠如您說的,司法向來追求的是真相,問題是真相本身不見得都很公平。這就是發生在愛麗絲身上的事,所有公民都該深思這個問題。至於說無限上綱的正義是否很危險?我想說的是,社會生活的任何領域,不加以制衡才會很危險。制衡的存在,是讓社會取得平衡的必要條件。

Q3.《籠子裡的愛麗絲》裡可見大量人體遭受暴力的狀態與醫藥知識,您是如何獲取這方面的知識?
皮耶.勒梅特:其實我並沒有特別研究。老實說,我不會非常重視精準度。倘使我寫的情節很確實,那很好,可是如《CSI犯罪現場》雖是假的,我看了也不會反感啊。我寫的不是文獻,而是小說。我企圖完成的是,我的故事夠「精確」(就算細節是假的,也不會引起讀者反感,不想看下去!)到讓讀者想繼續看下去,一直看到最後一頁。

Q4. 從構思到完成,《籠子裡的愛麗絲》耗時多久?
皮耶.勒梅特:我平均一年完成一本小說。只要超過一年,我就會開始覺得這個故事很煩,禁不住想:一本要我耗費超過十二個月才完成的小說,讀者看了八成也會很煩(我這麼想其實是在自我安慰……)

Q5. 您心目中最喜歡的推理小說作品或者最欣賞的作家是?為什麼?

皮耶.勒梅特:我從來就不想回答這種問題,至少基於兩個原因。首先,我「隨機應變」的能力沒那麼強,我可以回答您我最喜歡的作家是誰,可是,或許明天或後天,我就會自問:「可是……我為什麼沒想到某某或某某作者呢?!」於是,我會很氣自己竟然忘了提起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作者,而因為是您問我這個問題,以致我也會連帶對您生氣(氣幾分鐘而已)。 再者,我偏好某些作者,但都不是出於相同的原因,例如我喜歡某某作者營造的氛圍,喜歡某某作者心理描寫的準確度,又喜歡第三位作者嚴謹的劇情鋪陳,可是也喜歡別的作者描繪各種情境的強度,某某作者的風格等。

Q5. 《天上再見》獲得到 2013 年龔古爾文學獎後,您接下來有什麼寫作計畫?會繼續寫推理小說嗎?
皮耶.勒梅特:我目前正忙於和美國團隊合作,將《籠子裡的愛麗絲》改編成電影,同時改編《天上再見》。此外,《天上再見》也將改寫成漫畫,或許還有電視劇?幾個月過後,我才會重新回到小說創作。

至於推理小說,我還是很喜歡這種類型:要是我有了好點子、好的故事,我會立馬就寫,一秒鐘都不會猶豫。

Q6. 可否簡單描述您日常的寫作習慣?
皮耶.勒梅特:我有固定的寫作時間,但還不致讓我覺得被時間綁住。每天早上我開始寫,直到傍晚。跟鐘表匠一樣、跟鞋匠一樣,我是一名工匠:我就是這麼過日子的。我熱愛我的職業,但這僅止於是一份職業,就這樣。

Q7. 《籠子裡的愛麗絲》是您第二本在台灣問巿的小說,您有什麼感覺?
皮耶.勒梅特:對我而言,作品能夠翻譯成繁體中文非常重要,因為它跨越了文化和語言的界限。倘使我的作品有幸在台灣暢銷,對我來說會是非常非常棒的好消息,我會欣喜若狂。因此,我希望台灣讀者買我的書吧,送別人我的書吧,我在台灣若受到歡迎,我就會很期待到台灣來和你們見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1098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