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推理專欄】傾聽臥斧唱談他的《碎夢大道》

  • 字級

星期六下午,坐在某家咖啡廳的窗邊,陽光灑落,牆上有Jimi Hendrix和Sex Pistols的黑白照片為伴,輕啜甜甜的摩卡香,傾聽臥斧唱談一曲《碎夢大道》,好不愜意。

攻讀醫學工程的文青

雖然拿的是醫學工程的文憑,但是臥斧懷抱著截然不同的夢。

理性邏輯思考的他,卻對藝術有強烈渴求,看電影,聽音樂,想當漫畫家,寫詩,甚至開始用文字講故事。喜歡推理小說這個文體,不過有興趣的並非謎團,而是對人性感到好奇,因此在創作時,意圖將歐美的冷硬推理移植到台灣來,寫就了華文推理當中最具黑色調性的《碎夢大道》。

在夜店表演的鍵盤手

臥斧並非夜店咖,但是曾經組團在夜店表演,他在台上試圖營造一種讓大家狂嗨的氛圍,然而下了舞台,他對耳鬢廝磨、貼身熱舞的客人冷眼旁觀,想像每個人背後的故事,看透那裡一切的歡愉都是暫借,清醒之後,要用悔恨和眼淚來償還。他的小說《碎夢大道》以夜店為背景,架構出一個是非沒那麼分明的地方,舞孃、黑道、圍事、酒保……這些日夜顛倒的虛構角色,栩栩如生地踩在灰色地帶,身上各自揹負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如果願意繼續挖掘,你會發現夜店其實是小說中那城的縮影,而那座城,當然就是台北。

熱愛拳擊和攀岩的運動家

臥斧動靜皆宜,他是搖筆桿的人,也是拳擊和攀岩運動的忠實信徒。到了《碎夢大道》中,他成了男主角的部分原型。小說中的男主角在夜店工作,格鬥功夫一流,專門幫老闆解決各種疑難雜症。他擅長蒐集資訊,知道很多事情,但反諷的是:他在一場車禍中失去了記憶,對自己的過去一無所知。他被派去尋找一位失蹤的舞孃,起初只不過是找人和跟監,後來卻挖出大陰謀,完全符合冷硬派推理「由小入手,最後發現大問題」的標準模式。書中刻意不提及男主角的名字,所以也可稱之為華文推理的首位「無名偵探」。

持續進行文字練習的技工

臥斧筆勤如耕,持續進行大量的文字練習,每週要求自己至少完成一篇故事。他深知創作和出版是兩回事,清楚筆法必須有趣,隨時估算何時該替換場景、更換視角,預想讀者會有什麼反應,必須把讀者想得比自己更挑剔才行。他會突發奇想,比方說,若把超能力放在冷硬派推理會怎麼樣?當奇幻元素揉合寫實推理時,會爆出什麼樣的火花?《碎夢大道》做了這般異想天開的嘗試,男主角擁有擷取他人記憶的特異功能,只要伸手觸及他人肌膚,儲存在腦中的記憶便垂手可得。但是,用超能力來破案卻觸犯了推理小說的大忌,該如何不犯規而偵破案子,這算是某種高難度的炫技了。

碎夢大道的建造者

臥斧在《碎夢大道》中,呈現了拆建案、學運、靜坐抗議等社會現象,正好與當今的社會問題不謀而合。他認為自己所屬的世代冷漠無感,於是透過主角來自我反省,從一開始是旁觀者,逐漸建立自己的判準,最後意識到該做些什麼努力。羅大佑以《皇后大道東》唱出對香港前途的疑惑,臥斧也在《碎夢大道》提出政商勾結與利益輸送的憂慮。身為《碎夢大道》的建造者,他希望讀者能在閱讀之餘,回頭探索現實世界中的種種社會議題,同時建議推理創作者要勤練基本功,多做研究、經常閱讀、效法福爾摩斯隨時隨地進行觀察,正視自己是在寫小說,注意結構的重要性,並看重文字的美感,不是一昧追求謎團的繁複與意外性,反而忘了講個有趣故事的初衷。

後記:聽聞《碎夢大道》可能是系列作的第一部,接下來有三、四本的故事腹案已然成形,令我不禁當場催促臥斧趕快寫、馬上動筆寫(要是我有超能力,只要伸手一搭對方胳臂,就可以立刻得知故事的後續發展,呵呵)。然後聽說有電影製片正在研讀這本小說,我心中又是一喜,或許有朝一日會看到影像化的版本哦!哪位導演會把這個失憶偵探尋找失蹤舞孃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呢?我不經意抬頭一瞥,赫然發現Jimi Hendrix彷彿在使眼色,正對著我會心一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8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