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愛他,就讓他好走……《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

  • 字級

前幾天立法院三讀修正通過安寧緩和條例,已插管的末期病人意識不清時,可由病人的配偶、子女、孫子女、父母提出終止施行心肺復甦術,此外,健保IC卡中的安寧緩和醫療意願註記,可視為正本。其實在歐美等先進國家,為免末期病人徒受無效醫療的痛苦,讓末期病人得以「自然死亡」的法令,早已行之有年,對於距臨終約二至四周的病患,可以及早撤除身上的管線,是讓病人少受一點苦,並有尊嚴的離去。

學者田立克曾說:「不計一切代價去努力延長病人死亡的時間,是一種殘酷的仁慈。」初看這句名言並沒有太大感觸,但看完《 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後,不由得讓人深思,對於至親的不捨,希望醫療做延命的救治,這樣無效的醫療,真的是為病人好嗎?

《 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書中提到有一位女性癌末患者,因癌症已經轉移至腦部、肺部,其主治醫師研判病情,即使病人接受治療,大約也只剩數週生命,病人知道自己已經回天乏術,希望能出院回家,但她的先生卻強烈要求醫生要為她插管治療,否則要告醫生見死不救。由於插管非常不舒服,也不能出聲說話,病人只好寫紙條表達:「不要再治療了,如果再繼續治療,我要告你們。」護理人員好心將紙條給先生,希望她先生能尊重病人的決定,但她先生卻將紙條當場撕毀離去。

幾天後病人利用翻身時的空檔,氣憤自行拔管,但因為她先生的主張,醫師只能再度為她插管,雖然安寧團隊的護理長多次參與家庭會議,希望先生能夠了解醫療團隊已盡了全力,希望他能停止這種只會增加病人痛苦,剝奪病人善終的醫療,但因為先生表示,不想失去太太,還想拼一下,所以每次洽談都無功而返。就這樣病人在加護病房與呼吸照護病房住了一個多月,還得忍受放射性治療與插管的不適,最後全身浮腫瘀青、臉部扭曲變形地在病床上往生。這樣愛的方式真的是為病人好呢?還是只是為了填補心中的遺憾?

《 向殘酷的仁慈說再見》是一位加護病房醫師的善終宣言,書中幾十篇的真實案例,面對生死之間的故事,讓你我了解生命的逝去並不可怕,重要的是如何面對「死亡」。正如作者所言:「你一定不知道他有多痛,才以為強留住他是一種愛……」善終宣言──就是讓即將往生者承受最少痛苦並維護其尊嚴。

所以~愛他,請讓他好走……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被男友無預警分手的羅曼史作家琪琪,能用商管行銷概念挽回愛人的心嗎?

有人說情場如戰場,也有人說商場如戰場,如果A=B、B=C,那A就等於C,也就是情場如商場,我們讀了這麼多的兩性書感情書婚姻書、自我成長書、靈性成長書、拜兩百次的霞海城隍廟月老。但也許我們一直以來都問錯問題,找錯對象呢?如果情場是一場可以控制風險的活動呢?我們可以用商場的行銷技巧來行銷自己嗎?

174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