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推理藏書閣

是盤尾鼠還是眼鏡男?別太相信你的既定印象...

  • 字級

文/達利

在很多方面,我們都被「既定印象」深深地影響。幾乎無人例外。

這話的意思,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會先入為主、都會以偏概全,換個角度看,「既定印象」聽來似乎有點負面,但事實上也不盡然全都不好──很多訓練、很多告誡,其實就是要讓人養成一些既定印象,讓人能夠快速地進行大量學習,或者在還沒遇上危險情況之前,就已經具備基本的觀察及避禍能力。

比較麻煩的是,「既定印象」生成之後,就不大容易改變;那麼,如果遇上的情況符合「既定印象」、但卻與事實有所出入,那麼這種變成「刻板印象」的「既定印象」,可能就真的會衍生出一些問題。

舉例來說,我們都知道「遇到危險的時候,要找警察幫忙」,但倘若有天我們無意間聽到強盜團夥在商議行搶計劃,於是匆匆跑去找警察,偏巧在附近撞見一個,馬上把自己的所聽所聞和盤托出,結果這警察其實是強盜們的內應,如此一來,豈不大糟?

這個例子當然誇張了點兒,不過既定印象就是如此;要不想造成後續問題,最好還是先搞清楚背後事實。

《鼠男》這個故事當中,就有好些關於「既定印象」的思索。

姬川亮的姊姊小時候墜樓身亡,遺體檢驗的結果,讓人認為她的死因並不單純;原來就已臥病在床的父親不久後也隨之辭世,母親則封閉自己,讓小小年紀的亮嚐到家庭破滅的滋味。亮漸漸長大,讀高中時認識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組成樂團,並與其中擔任鼓手的女孩小野木光變成戀人;出社會後,小野木光在長久以來大家一起練團的樂器行工作,一夥人雖然不曾大紅大紫,不過一直維持著固定練團的習慣,而就在樂器行老闆表示可能要轉型經營的練團之夜,發生了一件出乎大家意外的事……

這是《鼠男》的故事概梗。

雖然是個本格派的推理故事,但《鼠男》當中並沒有任何異想天開的機關或精密算計的詭局,相反的,這個故事裡的兩起核心事件,起因及後續發展,都源於某些既定印象所產生的誤會。既定印象一旦與事實相悖、誤會一旦產生,就會一步一歪斜地離真相愈來愈遠;而令人唏噓的,是這些誤會及後續衍生的問題,起因並不一定是惡意,有時甚至還是某種善念、某種體貼,但卻因起步注視之處就已然偏頗,於是註定會前往一個無限嘆惋的方向。

所以,倘若你想讀的,是個過程懸疑、結構縝密,結局大轉彎但卻一切入情入理的傳統推理小說,那麼《鼠男》應當不會讓你失望;而如果你想要的,是個重視角色個性描寫、人性當中良善與惡念爭鬥的故事,那麼《鼠男》也絕對會讓你十分滿意──因為《鼠男》不但保有本格派推理那種人人似乎都可能行兇、結局又令人大呼意外的閱讀樂趣,卻也有許多社會派推理較常著墨處理的人性議題。

再換個角度來說:如果你這幾年曾經注意過本書作者「道尾秀介」的相關介紹,那麼很可能已經對他留下諸如「此君在日本被譽為『本格派新希望』」或者「慣用『敘述性詭計』手法」的種種「既定印象」,這樣的話,你大約會認為道尾秀介是個很喜歡寫傳統型式推理故事、而且喜歡在裡頭用些手法欺騙讀者以造成閱讀樂趣的作者。那麼,閱讀《鼠男》,你將會發現,道尾秀介作品的,還有許多令人欣賞的內裡。

《鼠男》的書名,來自心理測驗當中使用的一個圖像;經過適當的誘導,受試者可能會將這個圖像視為一隻盤尾老鼠,或者是個戴著眼鏡的光頭男子。

無論是老鼠還是眼鏡男,都是受試者已然生成的既定印象;但,當受試者認為這張圖是老鼠之後,有可能重新以不同的角度審視,發現這可能應該是個眼鏡男嗎?

別太相信既定印象。就翻開《鼠男》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00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