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因為山在那裡」,並不是我想闖入神明居所的理由啊。

  • 字級

文/達利

《眾神的山嶺》是一本在講「登山」的書;這麼說來,八成是在說行前準備多麻煩、爬山時候多辛苦、同行隊員(或者競爭隊伍)多會惹麻煩心機多陰險、大自然又迎面丟來多少考驗造成多少意外......之類的東西吧?

不。

幾個已經是上班族的朋友約了一起要去攀爬喜瑪拉雅山,登山中途遇上意外,兩名隊員被強風捲入深谷,隊伍中負責攝影的深町誠正好捕捉到朋友墜谷的一幕。攻頂失敗,大家都回日本了,只有深町不想回去;除了親眼目睹隊友死亡的衝擊之外,在日本的感情問題,也讓深町不想回頭面對。一日,深町在尼泊爾街頭的一家小店裡頭,發現一部老舊的蛇腹相機,這部相機不僅與喜瑪拉雅登山史中的重大謎團有關,也意外地引出曾在日本名噪一時、但已消聲匿跡多年的登山家羽生丈二......

深町發現的蛇蝮相機,與 1924 年英國探險家馬洛里攀登聖母峰時帶的相機型號相同,在那次的攀登行動中,馬洛里及同行攻頂的厄文失蹤,直到五○年代,才有登山家成功登上聖母峰──但馬洛里和厄文是在攻頂時遇難?還是下山途中發生意外?如果是前者,那麼目前的紀錄就沒什麼爭議,如果是後者,那麼喜瑪拉雅登山史就要改寫──而解開這個謎題的關鍵,就在馬洛里當時帶著的那台蛇腹相機當中,因為如果他們成功登頂,一定會拍照留念。

《眾神的山嶺》作者是夢枕貘,雖然他廣為人知的系列是奇幻作品《陰陽師》,但夢枕貘不但喜愛各種戶外活動,也實地參與過喜瑪拉雅山的攀登行動;透過 1924 年真實的攀登史實以及 1993 年虛構的書中角色,人類與喜瑪拉雅的抗衡歷史、攀登超過八千公尺高峰所要準備的繁瑣工作、尼泊爾的社經狀況,以及各個角色們的心理情緒,被夢枕貘流暢的字句帶著,一一織進故事的情節裡頭。

本書於 1997 年初次出版,1999 年由谷口治郎改編為一套五冊的精采漫畫《神之山嶺》(《刺蝟的優雅》作者芭貝里曾經盛讚這部作品),但也在那一年,七十幾年未被發現的馬洛里遺體,在喜瑪拉雅山上被找到了(不過被放在故事裡的關鍵相機仍不知去向)。於是,夢枕貘在那年出版的文庫版的時候,對故事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結局大體沒變,只有一些小細節做了更動;繁體譯本照著文庫版翻譯,所以與漫畫版的結局有些許不同,細心的讀者,可能會發現這其中的趣味。

登山時有與自然的抗衡,在平地則有與其他人的感情與利益糾葛,而且無論身在何處,每個人都還得與自己內心的所有翻攪對抗──這種拉扯爭鬥的過程,在書中隨處可見,而最常被問出來的問題,就是:

「為什麼要去登山呢?」

當年記者如此詢問馬洛里時,他說了一句被後世登山者引為名言的回答:「因為山在那裡。」

這句話充滿西方「人定勝天」的征服意義,但仔細想想,要說什麼「登山是為了征服大自然」,其實只是個誤解;畢竟千辛萬苦爬上山頭,然後就得準備回頭往下走,來來去去的都是人,山自始至終都自顧自地矗在那兒──說真的,人有沒有爬上去,它根本不理會,這哪有什麼「征服」的意義?從故事裡看得出來,登山前籌措經費十分麻煩,自我訓練非常嚴苛,實際登山時隨時可能會有意外,輕則凍傷截肢,重則失去生命──進行這樣從頭到尾都看不出什麼好處的事,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或許,我們不應該在這裡隨隨便便地引用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乍看之下,這個解答似乎太簡單了。在故事裡,羽生丈二用這句很淺顯的話來解釋,但深町在經歷許多磨難之後,才終於明白這層意義。

是故,還是請大家跟著他們,一起走這一遭吧。

從人的世界闖入神的居所,然後,我們才有可能真正地體悟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真正致命的,不只是疾病的傳染,還有無知與恐懼。

透過四本作品,一起理解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為何息息相關,思考公共衛生與人權之間該如何拿捏,以及日常建構的政府體制與施策將如何影響事態的發展。

1830 0